• Feb 17 Wed 2010 03:03
  • 迎神

  計程車上,他還在電話裡忙著叮嚀墨西哥鮑魚的事,海運的船期延誤了,一貨櫃的罐頭等著送到各間餐館,今年過年,物流大塞車,好不容易才動用了不想用的人脈,硬是調了朋友的貨卡,大年夜的要人緊急配送這些貨,電話那頭說沒問題,但司機的紅包不能少,光準備紅包袋現金又是一陣人仰馬翻。

  搞到最後一刻才上了高鐵,事情都交辦下去了,他還是不放心。

  下了高鐵台南站,搭上計程車的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四十分,算算回到老家還要半小時,這個年夜飯是吃不到了。但他還是決定空著肚子回去。

  司機在車上似乎調侃了些什麼事業做很大之類的話,他沒放在心上,因為助理一通電話打過來,說是有輛車在高速公路上爆胎,搞了老半天才弄清楚人車平安,貨也沒事,就是行程至少得延誤兩個小時。

  等到確認物流公司那邊的調度狀況,車已經到了家門。

  他丟了五百塊給司機,說聲新年快樂,下車,回家。

  還在圍牆邊就聽見象牙製麻將牌相互撞擊的聲音,他皺了皺眉。

  客廳牌桌上,隔壁雜貨店的王大媽一臉手氣正順的模樣;對桌坐的是補習班的陳老師;背對他那個是生面孔,沒見過;然後正對著客廳摸牌的,是他的母親。

  「又在打牌。」他也不管場面話,衝著就是一句。

  「這我家,礙到你了?」頭也不抬,又摸起一張牌,看也不看就丟出去。

  電話鈴又響,又怎麼了?有時他真想一使勁把手機給扔進安平港。

  他嘆了口氣邊換拖鞋邊接電話,沒什麼,只是確認性質的回報,他忍住脾氣和助理說聲新年快樂,並委婉地提醒助理過年期間沒事別打來。

  電話剛掛,王大媽自摸了。

  「好了好了,今晚打這樣夠了,散桌吧!」

  也不管這些長輩們心裡頭怎麼想,他插手攪了局,掏出早準備好的三包大紅包,硬是送客。

  好不容易一行人客套了三巡,關上門,一回頭就是母親那張沒脾氣的臉。

  「這可好,家裡頭沒人,年夜飯都省了,過年呢!什麼時候你才想到要回來過年?」母親邊收拾著牌桌邊說。

  「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說你的心吶!」

  他沒什麼話好說,逕自走進飯廳,桌上擺了幾道小菜,一鍋冷了的羊肉湯放在電磁爐上,沒什麼年味,這幾年來家裡都是這樣。他順手轉開電磁爐,打開冰箱,拿出一罐啤酒,正要開,一隻手伸上來將罐子給按下:

  「先吃飯吧!」是母親。

  轉過身,餐桌上已經備好了碗筷,碗裡頭一大碗白飯。

  他挾了口青菜,配兩口白飯,直覺母親的口味逐年清淡。

  「做生意,在外面怎麼大魚大肉我管不著,難得一趟路回到家裡,吃點少油的吧!」

  「爸呢?」

  「還不就跟吳隊長他們瞎混去了,退休的老男人,能期待什麼?聽說你要回來,特地買了你最愛的羊肉湯,等到剛才,看看你都怎麼辜負人家的。」

  他看著桌上唯一重口味的羊肉湯,感到一陣鼻酸。

  「知道了。」

  自從和人合夥做起貿易,隨著生意日漸起色,留在外頭的時間也長了,後來索性在陽明山買了別墅,想接家中兩老北上清閒,老父親待沒兩天卻犯了痛風,直說疼,吵著搬回台南,母親當然是跟著父親的。

  於是偌大的別墅一個人住,陽明山晚上風大,又冷,住不下去了,輾轉了幾回,到處租房子,三年了,到現在還搞不定該住哪。

  本來以為賺了錢,總該有機會好好閒下來孝敬父母,誰知道事業是越做越大,兩代間的對話卻越來越少,難得逢年過節一趟路回家,相看兩瞪眼,誰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媽。」

  「怎了?」

  母親隨口應了話,起頭的他卻不知道要怎麼接話。

  「你這次回來,什麼時候走?」母親問道。

  「初四。初五以後連著還有事忙。」

  母親聽了沒說話,只是靜靜地坐著看兒子吃飯。

  「多吃點肉,這你北部吃不到。」

  「知道。」

  北部哪有吃不到的東西。比這鍋羊肉高級的他早就都吃遍了,可他也總是不明白,為什麼三天三夜羊大骨和著中藥燉出來的羊肉湯,卻怎麼也比不上老父親在不知名巷弄裡提回來的這一大袋兩百塊錢碎羊肉塊湯。

  喝了口湯,暖了暖身子,這湯頭依然是不變的香甜,好多年了,家裡過年總是擺上這鍋湯,母親擔心羊肉太燥,總會額外燙點白蘿蔔,但也就只是這樣而已。

  其實他知道的。

  他怎麼會不知道這湯多了什麼大廚沒有的調味。

  多出來的,就只是對家的思念,以及父親母親對孩子的關愛。

  「初四那天別出門,吃過晚飯再走,好嗎?」

  「怎麼了?」

  初五有行程,原先是打算初四一早離開的。

  「初四灶王爺要回來,查戶口。家裡頭是不迷信的,可你現在做生意,這些年,灶王爺查戶口總看不到你,年末灶王爺要回玉皇大帝那回報,特別煮了紅豆年糕湯給祂,還提醒祂家裡有個兒子。今年你犯太歲,讓人家看看你,求個平安,人家說迎神是午後的事,鞭炮都準備了……」

  母親還在繼續說,但他已經什麼都聽不見,盈眶的淚水在眼珠子裡打轉。

  「媽。」

  他放下碗筷,撲上去趴在母親懷裡。

  「哎!你這孩子是怎了?快放手啊!」

  「今年過年,我都在家陪你們!」

  初五的行程什麼的,總是有辦法解決,他只知道,現下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生意,而是他好多年來虧欠家裡的一句:

  新年快樂!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se2046
  • 真正深厚的感情,往往看起來很平淡,懂得珍惜的人,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 是啊,鄭中基和陳慧琳唱過一首歌,〈製造浪漫〉,副歌裡就提到了,平淡之中製造一些些浪漫,絲絲點點浪漫累積著情感,那時年紀小,還不懂,現在卻覺得這樣的平淡,才真正讓人珍惜。

    nakama666 於 2010/03/04 21: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