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01天譴_第一劫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血;染紅了他的雙眼,我看到他浴在血中。生命在恐懼之前毫無意義,暈眩令我站不住腳,搖搖欲墜;每個細胞都在顫抖,掙扎著發出哀嚎鳴動,恐懼將我想維持冷靜的心一瓣瓣撕裂,胸口彷彿赤裸敞開,無力。在最後之前我能活著嗎?

  我不知道。



  看著雙頭犬支離破碎的龐大屍體橫在地上,那個帶來死亡與恐懼的惡魔已無法再目露兇光,利刃般的牙已無法撕裂任何一個人類,於是同學們的驚呼中混了幾聲喝采。

  周德樺和曾啟銘鬆了一口氣,但對於陳賢休最後舉動的都倍感詫異。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血;染紅了他的雙眼,我看到他浴在血中。生命在恐懼之前毫無意義,暈眩令我站不住腳,搖搖欲墜;每個細胞都在顫抖,掙扎著發出哀嚎鳴動,恐懼將我想維持冷靜的心一瓣瓣撕裂,胸口彷彿赤裸敞開,無力。在最後之前我能活著嗎?

  我不知道。



  「撐下去!」

  突然聽周德樺大叫一聲,眾人回頭一看,眼前竟然出現一幅難以置信的景象:只見被壓倒在地的陳賢休機敏的一手撐住雙頭犬其中一個頭的上顎,另一手則撐住下顎,而雙頭犬因為一個頭被制住,而另一個頭又因為脖子角度的關係無法轉過來噬咬,只是拼命地使力,想要扭開陳賢休的雙手,竟形成一個膠著的狀況!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血;染紅了他的雙眼,我看到他浴在血中。生命在恐懼之前毫無意義,暈眩令我站不住腳,搖搖欲墜;每個細胞都在顫抖,掙扎著發出哀嚎鳴動,恐懼將我想維持冷靜的心一瓣瓣撕裂,胸口彷彿赤裸敞開,無力。在最後之前我能活著嗎?

  我不知道。



  趙耀祖和洪文碇跑過了一間間無人的教室,見許多教室的課桌上課本都還放著,或是黑板上還留著寫到一半的字,兩人只感到一陣寒意由背脊傳上來。

  「事情好像真的不大對勁啊──」

  「這……人都到……哪裡去了……」

  「我也不知道。」

  趙耀祖應聲。「沒辦法了,看來我們要繞遠一點……會怕嗎?」

  「誰怕了?」洪文碇努力克制心裡的顫抖,不甘示弱地回答:「現在打算怎麼辦?」

  「這還用說嗎?從老師辦公室開始,」趙耀祖推了下眼鏡,沉聲道:「搜查全校!」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血;染紅了他的雙眼,我看到他浴在血中。生命在恐懼之前毫無意義,暈眩令我站不住腳,搖搖欲墜;每個細胞都在顫抖,掙扎著發出哀嚎鳴動,恐懼將我想維持冷靜的心一瓣瓣撕裂,胸口彷彿赤裸敞開,無力。在最後之前我能活著嗎?

  我不知道。



  一有同學醒來後曾啟銘不敢再看「她」,只好閉上眼睛收斂心神,聽著同學們討論關於白光的事情。後座的趙佩涵悠悠轉醒,看曾啟銘還是用著一貫的姿勢坐著,立即拍著對方肩膀問道:「怎麼回事,怎麼會有剛剛那白光啊?」

  「不知道。」曾啟銘搖頭回答。「妳問我,我去問誰?」

  這時歐陽隼緩緩地從前門走進,曾啟銘上前一把抓著他質問道:「你這傢伙該不會知道這白光是什麼吧?」

  「白光?」被質問的人輕輕推開對方的手道:「剛剛那白光嗎?」

  「廢話!不然是哪道光?」曾啟銘依然揪著他的衣角道︰「平常都很鎮定的你怎麼突然會這麼驚慌?甚至還臉色大變的衝出教室,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莫非你早就知道會有那個鬼白光?」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血;染紅了他的雙眼,我看到他浴在血中。生命在恐懼之前毫無意義,暈眩令我站不住腳,搖搖欲墜;每個細胞都在顫抖,掙扎著發出哀嚎鳴動,恐懼將我想維持冷靜的心一瓣瓣撕裂,胸口彷彿赤裸敞開,無力。在最後之前我能活著嗎?

  我不知道。




  六月的天氣一半是燥熱,另一半則是悶熱。

  梅雨季節才剛結束,大地吸收的水分此刻正被烈日緩緩地趕出來;晴朗無雲的時候暑氣會隨著藍天消散,一旦蒼穹披上了灰濛的雲幕──尤其是在台北這種盆地地形──無處可逃的水氣只會讓周圍似個蒸籠般愈見悶熱。

  湛藍的天空雖飄著成堆的積雲,卻也無法將炎熱的暑氣遮蔽。唧唧的蟬聲不斷地在空中迴響,而燥熱的水氣在地面形成一道海市蜃樓的奇景;這是屬於六月天裡燥熱的景象。位於台北市鬧區的一所學校,由於七月要進行綜合學力測驗,所以一般的學生們應該都緊鑼密鼓的在準備著。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