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07天譴_第七劫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變了,那份青澀不再…

  那擁有自孤獨高傲而來的強韌精神;令他冷靜地解放內心的哀傷,於是…他選擇以如狼一般銳利的鋒牙面對著自認正確的抉擇。

  是恨?是寂寞?亦或是悲傷讓他踏上這條無間道?

  我不知道。




  狼是一種群居的動物。牠們有著自己的領域,在狼群之中,有負責獵捕食物的狼,亦有負責守衛窩巢的狼。甚至在狩獵的時候,專司追趕的狼和給與致命一擊的狼亦有不同;牠們各司其職,因為每匹狼都很明白,成為一個群體,才能在險惡的環境中生存下去。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變了,那份青澀不再…

  那擁有自孤獨高傲而來的強韌精神;令他冷靜地解放內心的哀傷,於是…他選擇以如狼一般銳利的鋒牙面對著自認正確的抉擇。

  是恨?是寂寞?亦或是悲傷讓他踏上這條無間道?

  我不知道。


  周德樺搖頭笑著,結束了與趙耀祖的通話。他很清楚趙耀祖的無奈,不過以長遠的計劃來看,趙耀祖非得去當這個保母不可;如果能讓張瑞隆和李明宋從趙耀祖身上感受到些什麼,那這些感受說不定能擴散在其他人身上。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變了,那份青澀不再…

  那擁有自孤獨高傲而來的強韌精神;令他冷靜地解放內心的哀傷,於是…他選擇以如狼一般銳利的鋒牙面對著自認正確的抉擇。

  是恨?是寂寞?亦或是悲傷讓他踏上這條無間道?

  我不知道。


  周德樺起身伸了個懶腰,忽然警示聲音響起,周德樺轉頭看著第四號螢幕。

  螢幕呈現著四個分割畫面,畫面中都是台北市的地圖,各有標示顏色與人名的光點在慢慢移動。發出警示的光點由綠色轉為紅色閃爍點滅的狀態,在地圖上那兩個紅點標著李明宋與張瑞隆的名字,沿著濟南路轉入建國南路,不一會兒又轉進仁愛路。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變了,那份青澀不再…

  那擁有自孤獨高傲而來的強韌精神;令他冷靜地解放內心的哀傷,於是…他選擇以如狼一般銳利的鋒牙面對著自認正確的抉擇。

  是恨?是寂寞?亦或是悲傷讓他踏上這條無間道?

  我不知道。




  趙耀祖坐在市民大道與敦化北路交接的小公園略作休息,同時用布擦拭著黑劍上的血跡。地上兩具變異動物的屍體倒在濃色的血泊之中,時值正午,血跡就在發燙的柏油路上擴散蒸發,而發出了鐵銹般的氣味。為了不讓自己漫無目的晃著,他幾乎是規定了自己每天行走的路徑與範圍。

  與其如無頭蒼蠅那般毫無方向地去尋找完全沒有提示與線索的要素,不如先想辦法提升自己的存活機率。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變了,那份青澀不再…

  那擁有自孤獨高傲而來的強韌精神;令他冷靜地解放內心的哀傷,於是…他選擇以如狼一般銳利的鋒牙面對著自認正確的抉擇。

  是恨?是寂寞?亦或是悲傷讓他踏上這條無間道?

  我不知道。




  劉劍鴻覺得自己才剛剛睡著,就聽到電鈴聲突然響起。但是房間吹著強勁的冷氣,他整個人蜷縮在被窩內實在有說不出的舒服,索性將被子一拉,連耳朵也一起蓋住。

  在王佳嬇的要求下,他每天都乖乖地在十二點以前上床就寢,而且時值夏初,將空調開到最低的溫度,然後蓋上大棉被睡覺實在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尤其在天譴之中完全沒有電費的考量──不過門外的電鈴聲還是不住催促,完全沒有打算停下來的意思,劉劍鴻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滾下了床。看了看手錶,凌晨一點多。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