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06天譴_第六劫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是智慧還是深沉的計謀?那是狡詐還是善意的行為?

  那是烙印。我看見那烙印刻蝕在心底,不覺得痛,卻覺得悲傷。當面對的不是神的懲罰,而是人性痛楚的折磨,我們還要承受多久?

  難道一切都要用生命來換得?難道夢終究要崩潰?

  我不知道。



  張明奾躺在床上,看著有螢光彩繪圖樣的天花板。

  這棟大樓本來是個商業旅館,昨天初次進來房間的時候,還被抽屜內的保險套嚇了一跳,然後跟其他女同學起鬨著,大家都把保險套弄成水球來玩。只隔了一天。明明只是昨天的事情,這時候卻像是十年前的記憶。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智慧還是深沉的計謀?那是狡詐還是善意的行為?

  那是烙印。我看見那烙印刻蝕在心底,不覺得痛,卻覺得悲傷。當面對的不是神的懲罰,而是人性痛楚的折磨,我們還要承受多久?

  難道一切都要用生命來換得?難道夢終究要崩潰?

  我不知道。


  歐陽隼發著「嘖嘖」聲從一堆玻璃與文件、雜物中站了起來。他脫下破爛的上衣摸著吃痛的背部。那爪痕仍然不住地滲血,卻意外的少。於是他伸展著全身的骨骼與肌肉,發出「喀喀」的聲音,走出凌亂不堪的警衛室。
  
  他看到趙耀祖與周德樺就躺在大廳的地板上,卻不見歐魯特洛斯的蹤跡。

  趙耀祖在咳嗽聲中翻過身體,兩手撐著坐了起來,還是不住咳嗽,直到他發現自己胸前一大灘血漬,才想起被應該已經被歐魯特洛斯踩斷了肋骨,居然還活著。他混著咳嗽聲音咒罵著:「靠(咳咳),我沒(咳咳)沒死啊……?」抬頭看歐陽隼走來,更忍不住罵道:「你剛(咳咳)剛剛逞強個屁(咳咳咳)屁啊!」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智慧還是深沉的計謀?那是狡詐還是善意的行為?

  那是烙印。我看見那烙印刻蝕在心底,不覺得痛,卻覺得悲傷。當面對的不是神的懲罰,而是人性痛楚的折磨,我們還要承受多久?

  難道一切都要用生命來換得?難道夢終究要崩潰?

  我不知道。


  歐陽隼將雙手手掌平貼在門上,徐徐地吸了一口氣。
  
  凝神待發。

  周德樺與趙耀祖兩人持著槍退在一旁警戒,預防等一下門真的打開,怕有變異動物衝了進來--雖然沒聽到有任何腳步聲或是歐魯特洛斯的氣味,但是誰也沒把握接下來的事情或是歐陽隼這招會不會成功,兩人相互對望一眼,神經都緊繃起來。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智慧還是深沉的計謀?那是狡詐還是善意的行為?

  那是烙印。我看見那烙印刻蝕在心底,不覺得痛,卻覺得悲傷。當面對的不是神的懲罰,而是人性痛楚的折磨,我們還要承受多久?

  難道一切都要用生命來換得?難道夢終究要崩潰?

  我不知道。




  藥局外、通道、一直到檢驗室,牆上地上滿是斑斑點點的血跡、拖行的血跡、撞開散成一灘灘的血跡。三十多分鐘的探索,除了能夠用血跡大略判斷昨夜曾啟銘他們的動線之外,就是找不到任何他們想找的東西──屍體。

  能找回遺體,也算是盡了最後的人事吧?

  雖然沒有看到其他活著或是死的變異動物屍體,但是那一道深深的爬行血跡又引導他們回到急診室大廳,然後往門外出去。周德樺皺著眉頭。門口有著遭到破壞的痕跡,他判斷是昨晚廣晏它們直接撞進急診室造成的。而從大廳往外看出去,那焦黑的貨櫃車頭就在斜前方的位置。

  究竟是誰讓那輛車頭燒掉的?或是車子撞壞之後自己燃燒起來?

  趙耀祖依然板著臉,忿道:「什麼都沒有,實在教人搞不清楚狀況。」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智慧還是深沉的計謀?那是狡詐還是善意的行為?

  那是烙印。我看見那烙印刻蝕在心底,不覺得痛,卻覺得悲傷。當面對的不是神的懲罰,而是人性痛楚的折磨,我們還要承受多久?

  難道一切都要用生命來換得?難道夢終究要崩潰?

  我不知道。




  而張明奾仍然在昏迷。應該說,是沉睡著。

  昨天晚上在她昏迷之中注射過狂犬病的抗體血清後,發病的情況已有極佳的改善。但是當她清醒回神,一知道是如何得到這血清的時候,人又差點昏死過去。過度的哭泣令她雙眼紅腫,近乎三十個小時以上未曾進食,讓原本就消瘦的她更顯得憔悴。

  哭了許久,淚水溼透了枕頭與棉被,她才昏昏睡去。

  周德樺和趙耀祖來到十二樓張明奾的房外,正看到歐陽隼關上了張明奾的房門。

  「你會被當作是色狼喔。」周德樺笑道。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智慧還是深沉的計謀?那是狡詐還是善意的行為?

  那是烙印。我看見那烙印刻蝕在心底,不覺得痛,卻覺得悲傷。當面對的不是神的懲罰,而是人性痛楚的折磨,我們還要承受多久?

  難道一切都要用生命來換得?難道夢終究要崩潰?

  我不知道。




  自從昨天晚上廣晏走了,除了范詩紋之外,也有幾個女同學也跟著昏了過去,趙佩涵正是其中之一,然而當她醒來之後,卻還是處於一種恍惚的狀態。

  前來探望她的趙郁琴,只看到她靜靜地坐在床上發呆,臉上還留有風乾的淚痕。

  而原本白嫩如雪的膚色更顯得蒼白。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智慧還是深沉的計謀?那是狡詐還是善意的行為?

  那是烙印。我看見那烙印刻蝕在心底,不覺得痛,卻覺得悲傷。當面對的不是神的懲罰,而是人性痛楚的折磨,我們還要承受多久?

  難道一切都要用生命來換得?難道夢終究要崩潰?

  我不知道。





  那是一片黑暗。

  不是漆黑,也不是深沉;就只是黑暗;迷迷濛濛,伸手不見五指,應該。

  伸起手來略低頭看,彷彿有種光,像是自體內發出的光,令你看見了自己的掌心。

  朦朧的光。

  於是你看見了那白皙的胸脯以及循著乳房曲線而集中的兩個粉紅色乳尖──還有在雙乳下方略有隆起的小腹;你訝異的撫摸著肚皮,你在意那看起來是脂肪肥厚的隆起。

  這時你才質疑自己為何赤身裸體,羞愧張惶的望向四周;依舊,黑暗。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