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變了,那份青澀不再…

  那擁有自孤獨高傲而來的強韌精神;令他冷靜地解放內心的哀傷,於是…他選擇以如狼一般銳利的鋒牙面對著自認正確的抉擇。

  是恨?是寂寞?亦或是悲傷讓他踏上這條無間道?

  我不知道。


  周德樺起身伸了個懶腰,忽然警示聲音響起,周德樺轉頭看著第四號螢幕。

  螢幕呈現著四個分割畫面,畫面中都是台北市的地圖,各有標示顏色與人名的光點在慢慢移動。發出警示的光點由綠色轉為紅色閃爍點滅的狀態,在地圖上那兩個紅點標著李明宋與張瑞隆的名字,沿著濟南路轉入建國南路,不一會兒又轉進仁愛路。

  「這兩個人是太閒了嗎?」周德樺本來打算去吃飯了,只好又坐回椅子上,操作著電腦將光點區域的地圖放大。

  十多天來,周德樺如自己所計畫的,架構了班上的無線電通訊網,並且在每個人身上的無線電內安裝了全球衛星定位系統晶片。天譴發生的當天原本以為衛星會跟一同失效,不過在他發現供水、供電、以至於路燈,這些無需人來操作,以自動控制系統為主要運作模式的民生裝置依然維持著運作,他也就燃起了一絲希望。

  周德樺從自己公寓的衛星天線想辦法連絡上當初周氏企業委託美國發射的私家通訊衛星,並嘗試連繫其它的的氣象、GPS衛星等,在確定了大多數的衛星皆處於運作無誤的狀態後,就將GPS定位系統也寫入了同學們聯絡的無線電裡;然後透過電子地圖,班上所有成員的活動就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雖然說整個系統還在測試階段,要等測試正常之後才會轉給班長劉劍鴻使用,最好的狀況是還能整合台北市內所有的道路監視攝影機,但是這份工程又更浩大了,所以周德樺也只是列為備選。透過這幾天的衛星定位監看,他也發現黃緯勝他們這幾天始終都是窩在便利商店中混日子。對他來說,這也沒什麼好與不好的問題。

  反正能夠自我求生,就是最好的狀況。

  只是張瑞隆跟李明宋離開小組而獨立行動,很明顯的提高了危險度,而且還離開了他預判中的安全距離。真要叫人過去支援,也只剩下原本就獨自行動的趙耀祖了離他們最近了。在確認了張瑞隆李明宋兩人最後定點的位置之後,周德樺點選了電腦上他設定的獨立頻道,然後拿起麥克風按下了通話鍵。

  「趙兄,收到回答。」

  隔了快一分鐘,趙耀祖略帶喘息的聲音才從擴音器傳來:「收到,什麼事?」

  「張瑞隆跟李明宋他們兩人離開小隊,跑到你附近了。」

  「附近?他們來幹麻?」

  「看他們停留的位置,應該是去打撞球了吧。」

  「所以?」

  「地址在──」周德樺將撞球間的位置報給趙耀祖,故意道:「去當一下褓母吧。」

  沉默了十多秒,才聽到趙耀祖那不情願的聲音傳來:「知道了。」






  趙耀祖結束了通話,有些憤怒地將無線電插回腰際。他並不想去跟張瑞隆他們會合,因為這會干擾他原本鍛鍊自己的目標。呼了口氣,拔起了那將一隻變異動物穿胸而過,正釘在地上的黑劍。剛才周德樺傳來通訊的時候他正好發現了兩隻變異動物的行蹤,在通話前他奮力斬殺了其中一隻,並趁隙將另一隻釘在地上,才能略作休息。

  原本是打算收拾掉這兩隻後才跟周德樺通訊,卻發現自己目前的實力還沒辦法完成。

  變異動物不斷掙扎,才一失去了黑劍的壓制便立刻從地上彈起,張口就往趙耀祖咽喉咬去。變異動物體型極大,雙腳人立起來比趙耀祖還高出一個頭,趙耀祖急疾向右跳開躲避了攻勢,同時還了一記斬擊,在變異動物的側腹又留下一道傷口;他觀察變異動物的體型,覺得應該是西藏敖犬變成的變異動物才會有這麼龐大的軀體與那超乎意料的兇猛,應付起來確實比之前的棘手。

  「隼兄要解決他應該會比我更快吧?」

  三分多鐘之後,當趙耀祖的黑劍從那藏敖般巨大的口中貫穿頭部的瞬間,他對著變異動物那雙猙獰的眼睛這麼自語著。變異動物口中湧出的濃血灑在他的兩隻手臂上,而他身上的牛仔布料外套也被咬破一個大洞,側腹上留著利牙輕微削過的傷口,透出條條血漬。

  趙耀祖抽出了黑劍,甩開劍刃與手上的血跡,默默看著地上的兩具屍體。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著這麼強烈的求勝慾望;甚至他也不明白是不是歐陽隼替他擋下一次攻擊而激起了他內心的好勝心。也幸好歐陽隼並沒有死在歐魯特洛斯的那一爪之下。

  他覺得自己像是個獵人,而他的狩獵行為只是在證明自己獵食上的需求。趙耀祖很清楚自己需要的不是生理上的飽足感,透過與變異動物的戰鬥,他填補的是內心那股成長與超越的慾望。

  「活人是不可能超越死人的。」趙耀祖很深刻體認著這一點,因為他一直覺得在勇氣上,他輸給了曾啟銘。那麼,就不能輸給歐陽隼替他擋下一爪的勇氣──與實力,更不想輸給他現在所看見的一切現實。

  為了替曾啟銘報仇,他必須活下去;為了弒神,他必須活下去──但是想超越歐陽隼的念頭卻始終在腦海揮之不去。趙耀祖也強烈懷疑著自己內心那股慾望究竟是從何而來。

  微風拂過路邊行道樹的樹梢,牽動了沙沙作響的林蔭之聲,趙耀祖確認了方向,朝著張瑞隆他們所在的位置前去。






  劉劍鴻半躺在那張偌大的辦公椅上,雖然在冷氣狂吹的班長室,他的額角還是滲著一顆顆豆大的汗水,他的眼睛,則直盯著那張七斗大桌上的東西。

  桌上,正是那顆發著橘紅色光芒的天堂要素。

  他剛才慌慌張張地把天堂要素丟在桌上。

  原本只是拿著要素在想著林兆宏講的那七個美德,然後試圖在模糊的記憶中去想著林廣晏與曾啟銘他們過去的優點與好處,卻不經意的發現,過去曾經憎惡廣晏對抗老師上課的舉動,或是曾啟銘上課看小說的行為,現在回想起來都不再那麼的討人厭,反而都是值得回憶的優點。

  如果明知道出了門去拿血清會死,自己會不會去?劉劍鴻才在想著,拿在手裡把玩的天堂要素突然發出激烈的紅光,然後將他籠罩在紅光之中。

  紅光之中,他覺得他見到江于偉和林廣晏去臺大醫院的種種活動,又看見曾啟銘的退敵,然後所有的變異動物一撲而上,直到林廣晏騎車回來。

  紅光倏地散去,他驚嚇著將手中的要素丟開。

  所有的景象如同幻覺一般,既真實卻又不真實。

  劉劍鴻開始懷疑自己所見的是不是真的。

  也開始懷疑周德樺他們是否也已經先看過這些景象了。

  「如果看過,為什麼沒跟我報告呢?如果沒看過,那又為什麼只有我會看的見呢?」

  冷氣將汗水吹得冰涼,令劉劍鴻打了個冷顫。這時王佳嬇端著咖啡進了班長室,看劉劍鴻臉色慌張,便柔聲問道:「怎麼了嗎?怎麼把天堂要素就這樣丟在桌子上?」

  劉劍鴻隨口支唔道:「沒……沒什麼啊。」講完才開始在心底偷偷思考著:「該不該把剛剛從要素中看到的異象告訴王佳嬇?」

  王佳嬇穿著低腰熱褲,淨白的大腿透著的光澤,上半身則是穿著簡單的淡藍色襯衫──劉劍鴻的襯衫,在腰間隨手打了個結,而在冷氣的吹拂之下,劉劍鴻依稀在乳房撐起的布料上看見王佳嬇乳尖的激凸。劉劍鴻吞了吞口水,看到那乳尖的樣子,任誰都知道王佳嬇沒穿胸罩。劉劍鴻明明試圖移開自己的視線,卻還是被王佳嬇的身材吸引著。

  王佳嬇有意無意的彎腰將咖啡放在桌上,襯衫的釦子雖然扣緊到領口,但是從釦子與釦子之間的縫細中,劉劍鴻看見那渾圓白皙的乳房若隱若現。王佳嬇並沒有特別的搔首弄姿,就已經將劉劍鴻對性的慾望與幻想全然掌握住了,而這正是她的意圖。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