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智慧還是深沉的計謀?那是狡詐還是善意的行為?

  那是烙印。我看見那烙印刻蝕在心底,不覺得痛,卻覺得悲傷。當面對的不是神的懲罰,而是人性痛楚的折磨,我們還要承受多久?

  難道一切都要用生命來換得?難道夢終究要崩潰?

  我不知道。




  藥局外、通道、一直到檢驗室,牆上地上滿是斑斑點點的血跡、拖行的血跡、撞開散成一灘灘的血跡。三十多分鐘的探索,除了能夠用血跡大略判斷昨夜曾啟銘他們的動線之外,就是找不到任何他們想找的東西──屍體。

  能找回遺體,也算是盡了最後的人事吧?

  雖然沒有看到其他活著或是死的變異動物屍體,但是那一道深深的爬行血跡又引導他們回到急診室大廳,然後往門外出去。周德樺皺著眉頭。門口有著遭到破壞的痕跡,他判斷是昨晚廣晏它們直接撞進急診室造成的。而從大廳往外看出去,那焦黑的貨櫃車頭就在斜前方的位置。

  究竟是誰讓那輛車頭燒掉的?或是車子撞壞之後自己燃燒起來?

  趙耀祖依然板著臉,忿道:「什麼都沒有,實在教人搞不清楚狀況。」

  周德樺苦笑了笑,沒有回答。

  他們正要往車頭過去,歐陽隼卻在門口就停了腳步,伸手阻止其他兩人的前進。

  「血腥味之外,還有別的味道……」低沉的聲音另其他兩人也緊張起來。

  周德樺用力吸了兩下,確實聞到了一股介於熟悉與不熟悉之間的氣味;他對趙耀祖打了手勢,三人連忙倚在牆壁後面。

  正當周德樺想起來那氣味主人的時候,急診室門外也爆出一聲撕天裂地的狂吼,證明了他記憶中那特殊血腥氣味的擁有者。趙耀祖偷偷往外窺視,登時傻眼。

  雙頭犬歐魯特洛斯竟然再度出現!

  恐懼、憤怒與興奮,令趙耀祖全身都感覺到一股血液逆流般的刺激感。甚至他感覺那奔馳在血管內的紅色體液,彷彿點燃了復仇之火似的燃燒著。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魔獸。他取出了手槍,周德樺卻按住他的手,要他別輕舉妄動。眼前沒有其他變異動物,卻有更棘手的敵人──如果昨天曾啟銘他們也有碰上這隻雙頭犬,那麼廣晏能逃回大樓送來血清,那已經算是幸運的了。

  突然,他們身後也響起了「搭、搭、搭」的聲音。那是犬科動物在走路時候,腳爪指甲在地板摩擦的特有聲音。

  三人緩緩回頭,都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當他們被歐魯特洛斯吸引了注意力的時候,變異動物卻像呼應那召喚似的吼聲,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不知不覺中眼下已經有超過二十隻以上的變異動物將他們包圍在急診大廳之內。

  「前有狼後有虎,很糟糕。」周德樺盯著變異動物中體型最大的一隻,依照弱肉強食的動物法則,體型最大的通常都有領導地位;當然他也很明白,門外那隻雙頭犬的體型更大,絕對是領導者。

  「現在……?」變異動物低沉的嗚叫聲紛紛傳來,趙耀祖雖然很想上前一陣廝殺替曾啟銘報仇,然而他也很明白,自己是三個人中最沒作戰能力的;甚至,這幾天他除了第一隻雙頭犬的屍體以及死去同學的屍體之外,他根本沒遇到過什麼變異動物。所以他覺得自己必須徵詢著旁邊兩個人的意見,努力壓抑著心中那股衝動,他可不想變成拖油瓶。

  「這裡範圍太大,很不容易防守,我們先往走廊逃,再轉進樓梯間。」周德樺快速說道。他在剛剛的探察中就已經將醫院的樓層地圖背了起來。「我數三,趙兄你先,隼兄你殿後。」

  「嗯!」三人交互眼神確定了行動。

  「一……二;三!」

  三聲一起,周德樺與趙耀祖兩人率先起跑衝向轉角的走廊。

  這時最靠近走廊先頭的變異動物隨即撲了上去,接著連續兩聲巨大槍響,歐陽隼從後攻擊,一隻變異動物被轟開了半顆頭,另外一隻則連同左前肢與胸口都被打爛成碎塊,但是仍然繼續追擊。同時變異動物開始蜂擁而上,周德樺回頭掩護了三槍,子彈貫入追擊者的左眼與喉嚨,卻只是轟開了兩個血洞,無法停止牠們的行動,同時又被另一隻變異動物撲到身邊一口咬住褲管。

  忽然急診大廳傳來轟然巨響,那歐魯特洛斯聽見槍響也衝了進來,歐陽隼急急一腳踢開咬住周德樺的變異動物,同時兩人對著歐魯特洛斯連連開槍。趙耀祖猛地撞開樓梯間的安全門,三人衝了進去,他們合力要關起安全門,卻有三四隻變異動物被夾在門縫上哀嚎嘶吼,聽著歐魯特洛斯沉達的腳步聲,三人咬牙使出全力,歐陽隼飛快換上新的子彈,打爛兩隻阻礙者的軀體,終於門縫夾斷了其餘變異動物的身體,砰地關上。

  「靠、很靠腰……」

  「呼……真是危險……」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一小段驚險的死裡逃生,三個人都笑了出來,然後將背靠在門上緩緩坐下。藉由笑聲,他們原本緊繃的神經稍微獲得放鬆,而門外變異動物撞擊安全門與地面微微振動的聲音正與他們的笑聲一應一合。

  「你用什麼槍啊?」笑了一陣,周德樺沒忘記鎖上安全門的上下插銷,邊對歐陽隼問道:「威力好像滿大的,不過似乎還是無法停止變異動物的行動力……」

  歐陽隼把他用的手槍遞給周德樺,卻是八吋的柯爾特蟒蛇左輪手槍,槍身與輪機都改造過,用的是點四四Magnum子彈;這與自己用的點四五手槍口徑差不多,威力卻有明顯的差距。

  而且這並不是在國內可以隨意取得的槍械。周德樺將左輪槍與疑問同時投給持有者。

  「子彈火藥量是兩倍,我有十二發,剩下四發。」歐陽隼轉開輪機把子彈退了出來,卻是中空彈頭額外加上十字紋。道:「都改成達姆達姆彈了。」

  「打吸血鬼啊?所以用這種有刻十字的子彈就有效?」趙耀祖說道,隨手丟出手中的S&W警用手槍:「那這種或是廣晏他們的衝鋒槍為什麼沒用?」趙耀祖跑在最前面,沒注意到變異動物被打爛了身體還能跑的樣子,只在最後看到歐陽隼用這槍打爛了變異動物的身體,門才能關閉的這一段。

  「不,這種也沒用。中空彈頭在擊中物體之後能造成彈頭在體內變形,歐陽兄刻上十字紋的達姆彈只是讓變形更加擴大而已。」周德樺道:「這等於是已經將物理傷害提升到最大限度,沒想到那些變異動物被爆頭了都還能動,這真是很討厭的感覺呀。」他語氣雖然顯得很無奈,眼中卻閃著興奮的光芒。

  「比較麻煩的是歐魯特洛斯。」歐陽隼道。

  「所以很糟糕。」

  「靠,這到底是天譴還是惡靈古堡啊?」

  「哈哈,還沒想出對策之前,先別跟歐魯特洛斯正面衝突吧。」周德樺自嘲說:「反正最唬爛的天譴都發生了,再發生什麼唬爛的可能性我都不覺得奇怪了。」

  金屬門還是不停傳來撞擊與抓扒的聲音;安全門內是一般尋常的樓梯間,卻看到堆了一些輪椅、急診病床一類的備用雜物。周德樺比了手勢,三人開始將這些雜物疊在門口,以免歐魯特洛斯真的把門撞開,那還有點東西可以擋牠一陣。

  趙耀祖問道:「現在要往上?還是往下?」

  「往下應該是會到停車場,往上是住院病房。」周德樺道:「從樓上應該比較好走,總比困在下面出不來的好。」

  其他兩人點頭同意,周德樺就帶頭來到了二樓,推了推門,卻發現二樓的安全門上了鎖。周德樺將耳朵貼在門上聽著門外的聲音。低聲道:「好像有變異動物的腳步聲。」隨後又比了上樓的手勢。到了三樓,卻發現安全門還是上了鎖。趙耀祖牢騷道:「幹麻,這真的是惡靈古堡吧?醫院這種不該上鎖的也上了鎖?」

  此刻的趙耀祖悶得一肚子怨氣;畢竟他的冷靜並不是像周德樺那樣訓練而來的,而是長期壓抑感情的現象。天譴之後一連串的事情以及曾啟銘死亡的事實令他情緒超過了壓抑限度,還沒讓周德樺來得及阻止,他就模仿電影常有的情節,拿出那把警用手槍對著門鎖孔發洩似的接連開了數槍。

  火光一陣閃現,槍聲在樓梯間激盪得三人耳鼓翁翁作響不說,彈跳的子彈更讓三人嚇得一身冷汗。雖然這槍聲很可能引來其他變異動物甚至歐魯特洛斯,不過其他兩人也知道趙耀祖的鬱悶,並沒多說什麼。周德樺試著又推了推門,還是聞風不動。呼了口氣,轉頭道:「歐陽兄,麻煩你上樓看看其他樓層的安全門吧。」

  歐陽隼飛快跳上樓梯,消失在轉角,不一會兒又從樓上奔跳下來,搖頭道:「到七樓都鎖住了。八樓堆了雜物不能上去。」

  「這已經不是前狼後虎的狀況了,我們根本就是逃進甕裡面的鱉。」周德樺才懶得去思考為什麼堂堂臺大醫院會有這樣在逃生梯的空間內堆放雜物,或是為什麼會鎖上安全門的問題,他又推了推門,嘀咕道:「真的很糟糕。」

  趙耀祖道:「所以現在……?」

  「隼兄,你有辦法嗎?用你以前說過的那個……!」周德樺說。他與趙耀祖都是班上少數知道歐陽隼是日本某武術派流的指導教練,雖然不期待有多少成功機率,但這時候腦筋只能動在這方面了。又補充道:「反正天譴都發生了,那麼再有任何可能性發生都不奇怪!」

  說著,三人都笑了起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