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超越現實的事,已經不是我這物理化學雙科小老師能思考的事情了……

  「嘖!生贅之力……永月城討厭的地方就在這裡,沒想到你一點都不體貼這小子,那你快講一下卡蜜拉這女人是你們闇族的什麼東西啊!」

  我感覺到一陣恐懼,以及,憤怒。

  我感覺體內的血液在奔流著。

  「為什麼我沒事?你們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我不懂什麼是生贅之力,但是你們既然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為什麼還要帶左維欣來這裡?

  眼鏡男說:「你動腦想像一下好不好,在場只有她跟我們不一樣,你為什麼總喜歡講廢話?你要知道……」

  我腦中一陣暈眩,眼鏡男後面講什麼我全部沒辦法注意,什麼時候,我已經被當成「不是普通人」的那一群了?

  確實,沒錯,除了左維欣,雷芷芸是吸血鬼,Veronica是她的守暮者,眼鏡男功夫男是惡魔獵人,我是遠古之血的傳承者……

  可惡!

  也就是說,我注定不能跟左維欣在一起嗎?似乎我跟她在一起,只會害了她……

  我該怎麼辦?

  我摸著左維欣乾瘦到有點凹陷的臉,剛剛是那麼光滑柔嫩,現在卻……

  「……什麼?你說卡蜜拉的事情你不管?那是你闇族搞出來的東西你竟然不收尾,你以為我跑來找你幹麻?什麼這傢伙不會死你就……」

  聽起來,眼鏡男似乎是在跟城主吵架,我忽然有種衝動,如果讓左維欣喝了我的遠古之血那會怎樣?她會不會好起來?

  如果我的遠古之血能夠讓我在永月城裡面不受影響,應該也能保護左維欣吧?

  舌尖隱隱作痛。

  我想起了剛剛被卡蜜拉強吻的時候咬破的傷口,現在偶爾還會滲出一點血水,我用牙齒把舌尖的傷口弄開,然後用手指沾了一下舌頭,果然,有著我的血……

  我吻著左維欣。

  她明明是在昏睡著,卻又有種生理反應令她飢渴的吸吮著我舌尖流出來的血。

  我們分開的時候,我看見她的嘴唇開始帶著點紅潤,應該有用吧?

  我抱起左維欣,跟功夫男說:「快走吧,我怕左維欣承受不了。」

  「在那個將要來到的日子降臨之前,這些因果不是我們能干預的,你我於此刻也只能遵行著混沌因果律而來保護這些人。」城主對著眼鏡男一臉理所當然的講著。

  可惡!那個將要來到的日子究竟是什麼?如果你們能夠一次解決所有的問題,為什麼都不出面呢?我只想當個普通人啊!

  城主揮手指揮著那群站在旁邊的女僕:

  「送客。」





  離開永月之城的時候,眼鏡男的表情並沒有不高興,他似乎是跟那個城主常吵架吧?

  反而是我內心有一股憤怒,卻不得不壓抑下來。

  我們依然是通過眼鏡男開的任意門。這時候才覺得,戴著眼鏡的他,長得還真有點像是大雄……

  穿過了那發出強烈白光的門,來到了一個有點熟悉的地方,這是上個月才跟班上同學來玩過的地方--淡水的漁人碼頭。

  
  (未完,續接:= Final Fantasy = (1))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se2046
  • ㄟㄟ~~
    那個永月城感覺好像是夜巡者裡面的幽界,是同樣性質的地方吧?
  • ㄟ...其實不太一樣捏,
    永月之城整個領域是城主"龐"以他的魔力做出來的空間,
    因此要進入永月之城的領域,本身就要先獲得城主的同意,
    此外,只要進入永月之城領域就會被強制吸取生命力,
    吸來的生命當然是給城主囉。
    所以跟幽界不一樣~~

    另外,眼鏡男持有的『暴食之印』是惡魔七公爵『蒼蠅王』的印記,所以他是......

    nakama666 於 2009/08/08 09: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