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有個神,為什麼聽不見我的祈禱?

  如果神真的存在,祂憑什麼決定我的命運?

  人類有罪嗎?我們又憑什麼決定他人生死?

  我不知道。




  曾啟銘獨自漫步在重慶南路上,而且還一邊走一邊逍遙地自言自語道:「要我回家去拿東西?開什麼玩笑,現在可沒車坐耶!隨便找個幾家店拿拿就好了,反正都沒人啊,真是一群笨蛋。」

  通勤上學並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而曾啟銘就是那種要坐上半個小時捷運,再走上好一段時間才能到學校的通學族;所以在沒有捷運一類大眾運輸工具的情況下,要他長途跋涉的回家還不如一刀將他給宰了。

  「為什麼我知道沒有捷運呢?其實啊,就算那個地下道變得再怎麼陰森我也不是不敢下去,但是我可沒笨到走到捷運站裡苦等了半天之後才去說:﹃唉啊,現在沒捷運耶!﹄這句話;因為呢,我覺得就算捷運會繼續行駛,可是在沒有人駕駛的情況下我就會跟白癡一樣眼睜睜地看著一班班捷運列車過站不停;要是不小心搭上這種無人駕駛的幽靈列車,就有很大的可能會轟隆轟隆地跟其他什麼不知名的東西撞成一團。至於那個不知名的東西是什麼嘛……呿,我怎麼知道,就是不知道才叫不知名啊!」

  一路上他就這樣一直咭哩呱啦的對自己不停地說著一堆廢話。四面張望著,看路旁有賣胡椒餅的店面,他又發出了:「平時都大排長龍,現在門可羅雀,真是不景氣啊!」這種評語;然後理所當然的順手拿了幾個胡椒餅。看到一旁有賣衣服的店面,隨手把正在吃的胡椒餅叼在口中,再拿起一件看起來合適的衣服再自己身上比了幾下,結果一不小心那胡椒餅被他咬散,灑了衣服堆上都是碎屑。

  他不以為意的拍去餅屑,再把幾件衣服裝進袋子,施施然地朝下一個目標走去,一路走還一路道:「抱歉了各位老闆。不過被本大爺相中可是你們至高無上的榮耀喔,應該覺得很感動吧?」說著說著還「哈哈哈哈」地笑了起來。

  可見這個男人即使只有一個人,仍然是十分聒噪的。

  來到一間似乎比較高級的服飾店,他想著平常沒有什麼機會光顧這種店,所以正好藉此機會來體會一下有錢人奢侈的生活,才要推門進去時,後面突然有人大聲喊道:「喂!你想闖空門啊!」

  曾啟銘大吃一驚,回頭一看,原來是趙耀祖;便道:「別胡說,沒有半個人在怎麼會叫闖空門咧?而且商店的義務就是要歡迎客人的光臨,如果不想讓客人進來,大可以把店門關起來,所以我可是正大光明的走進店裡的喔,不過因為沒有老闆跟我結帳,也沒有人攔阻我的離開,所以我會當這是店主的招待啊!」

  這番強詞奪理令趙耀祖白了他一眼,才要回嘴,又聽曾啟銘繼續道:「不過趙兄啊,你不是比我先離開麥當勞嗎?怎麼到現在還在這裡,我還以為你早就回家了吧!」

  「誰叫劉劍鴻下達了一個令我們意外的錯誤命令?」趙耀祖道:「所以我偷偷留在那門外看劉劍鴻的反應呀!」

  「你這個性還真是有夠差勁的耶,這種事有什麼好看的?」曾啟銘揚了揚眉,頗不以為然地回答。其實他心裡還是忍不住地想知道班長的反應,便向他評為個性差勁的好友諂媚道:「所以說趙兄啊,你到底看到了些什麼了呢,快不吝嗇的跟我分享一下吧!」

  「劉劍鴻看我們幾個走了之後呀,才想到自己說錯話。」趙耀祖笑道:「那傢伙張大了口,然後就那樣一臉呆樣的楞在那裡快一分鐘,那表情真是超爆笑的,你沒看到真是太可惜了。」

  曾啟銘推開店門,趙耀祖也理所當然地跟了進去,還不住揶揄道:「我剛剛真的以為你不會離開麥當勞耶,有那麼好的機會可以和張明奾在一起,你怎麼會放過呢?」

  「去你的!」曾啟銘一臉苦情:「拜託,我現在看到她就像看到鬼一樣,連躲都來不及,那有可能去跟她在一起啊!」

  「喔?奇了奇了!」趙耀祖大笑道:「想不到你心態改變得那麼快,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我還去你的珍妮佛咧!」曾啟銘回罵。「這麼老的廣告詞你還用,你不是特地跟來找我打架的吧?」

  趙耀祖正色道:「當然不是,我只是剛好走來這裡,見到你正要幹不法的勾當,所以見義勇為地來監督你,然後順便問問你對這個世界變成這樣有什麼看法而已。」

  趙耀祖總是喜歡和曾啟銘或是歐陽隼拌嘴,享受其間的樂趣。

  曾啟銘悠然回答:「我可是怕他們的衣服自此之後永遠賣不出去,為了避免他們滯銷過多,才來幫他們流通流通的喔!沒聽我剛剛說這是他們的榮耀嗎?」

  「對對對!」趙耀祖道:「就像老師記你一支大過般的榮耀,旁邊還有一群天使齊唱聖歌為你祝賀咧!」嘲諷的言詞由趙耀祖的嘴裡出來,一點也不輸周德樺的毒辣。

  曾啟銘早已習慣,笑道:「變成這樣不是很好嗎?最起碼不用再上那無聊的課了。」隨手拿了一個袋子,翻找著適合自己肥胖身軀的衣服,不料一連翻了三四個陳列架,都沒有適合自己身材的。

  趙耀祖諷刺道:「你在這種時候要是找不到衣服穿……」曾啟銘不待他說完便一拳揮去:「你給我閉嘴!臺北可是一個繁榮富裕的國際性首都喔,如果找不到我適合的衣服穿反而是臺北市在丟臉了!」又翻了一會兒,果然翻出幾件加大尺碼的衣褲,便得意地大大狂笑幾聲。

  趙耀祖道:「你還真輕鬆啊!但是和你抱持著同樣想法的人恐怕不多吧?」

  「跟我一樣的想法嗎?豈止不多,應該是根本就沒有才對。」曾啟銘一臉正經道:「但是我看你和周德樺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我想我們的想法雖然不盡相同,但卻也差不到那裡去。」

  「呃──」趙耀祖先是一愣,才露出極為興奮的表情。

  「想不到竟然被你給看穿了。」

  「廢話,你當我是白癡啊!」曾啟銘略頓一下,又道:「我看不只是你們兩個,搞不好連歐陽隼那個龜毛的變態也是懷著鬼胎啊!」

  趙耀祖苦笑道:「事實上若不是有那種潛在威脅的話,我想這種世界美妙得大概會令每個人都以為這裡是個天堂呀。」

  一陣冷風吹來將路旁攤販的遮雨帆布掃得匹啪作聲,而灰暗的天空彷彿正顯示他們數十個同學茫茫無知的灰暗未來。他所指的潛在威脅便是指雙頭犬以及呈殭屍化的老師,如果沒有辦法知道發生原因就沒有辦法防止這種威脅再次出現,況且往後還會出現什麼樣的鬼東西也沒有人知道。

  「你以為現在這裡變成了什麼?是春秋戰國時代還是三國時代啊?」曾啟銘看穿了好友隱藏在內心的真正企圖,抓到機會就回頂吐嘲:「你該不會以為亂世出英雄這句話要應驗在這個時候了吧?」

  「唉呀,雖不中,亦不遠矣啊!」趙耀祖頓了一下,道:「不過,若宣之於口,好像倒挺對不起死去的那三個同學了…不過他們也跟我沒什麼關係啦,事實上呢,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機會試試看自己的才智以及能力可以發揮到什麼地步。你不覺得現在這種世界裡任何紙上的學歷都派不上用場了嗎?只能靠自己的知識或武力來決定一切……」

  這兩個人的心態真是奇怪,世界發生了這麼奇怪的變化,竟然還為此覺得高興,像原本就巴不得世界大亂一樣。

  看好友還在沈默思索,他又道:「我猜你現在想的是未來食物的問題吧?」

  曾啟銘嘆了口氣,塞了一個胡椒餅到嘴裡,回答道:「席卻,賽都的淑物鬆偶出玩的一踢……」

  「喵的!」趙耀祖忍不住的踢了他一腳,罵道:「你這個貪婪饕餮!不要嘴巴塞滿了東西還發出豬啼好嗎?」

  「凹啦凹啦,」曾啟銘只好趕快的把東西吞下,緩道:「我剛是說:的確,再多的食物總有吃完的一天啦;總之,新鮮的食物一定會漸漸的腐敗。所以食物會愈來愈少,如果世界一直都沒有回復到原本的樣子,那我們最後所面臨的困境必然是這個問題,所以趁現在多吃一點吧!」說著還遞了一個胡椒餅給他的好友分享。

  「你說的沒錯。」趙耀祖接過胡椒餅,斯文的吃了一小口。

  「對了!」曾啟銘道:「那隻歐魯特洛斯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趙耀祖道:「我怎麼會知道。」

  曾啟銘苦笑道:「那玩意兒不是希臘神話裡的魔界才有的嗎?如果捉來去動物園展示一定比什麼熊貓無尾熊或是什麼企鵝的更吸引遊客哩!」

  「什麼東西啊,真虧你想得出來。」趙耀祖也苦笑道:「其實這也是讓我覺得奇怪的地方,那東西是魔界裡的,怎麼會出現在這現實的世界裡呢?」

  「喔喔喔!」曾啟銘兩手平攤,故意道:「難道這裡已經變成魔界了嗎?」

  「你想像力也太糟糕了吧?」趙耀祖輕搥好友一下,罵道:「看看四周,魔界會是這種樣子嗎?」

  曾啟銘傻笑道:「我想也不是。」

  「你還沒回答我第一個問題,」趙耀祖又回復正經:「你覺得讓世界變成這樣的原因是什麼呢?」

  曾啟銘道:「我不知道。因為不管是人禍或天災都不可能只留下我們的。」

  趙耀祖道:「有理,和我想的一樣。沒聽過白光這種天災;而人禍的話也沒聽過有哪一國有這種使人消失而不破壞建物的武器,而且光留下我們似乎一點意義也沒有。」

  曾啟銘又道:「如果現在這樣就是最壞情況的話就還不錯啦,但如果還有其他的問題存在的話,那可就麻煩大了。」

  兩人討論了一會兒卻完全沒有結論,這使得兩人都有些沮喪,曾啟銘為了緩和一下氣氛,突然笑道:「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不用上學了,滿不錯的。」

  趙耀祖瞪了他一眼,道:「不上學有這麼好嗎?」

  「至少現階段是這樣子最好啊!」曾啟銘大笑道:「我可是一直在為你們大家著想的哪!」眼見衣服已經搜括的差不多了,又道:「你要回家嗎?」

  趙耀祖道:「當然回家啊,我可不想像你一樣當闖空門的小偷。」

  「我可是努力的將榮耀分享給大家啊!」大放厥詞的曾啟銘又是一臉正經:「所以說我是闖空門的小偷未免太冤枉我了吧?」

  趙耀祖又白了他一眼:「闖空門就是闖空門,還辯解那麼多…。」

  「哼!」曾啟銘推著趙耀祖,催促道:「走吧走吧,回你家看看有什麼可以讓我搜括的東西。」

  趙耀祖罵道:「狗屁,你只淮看不淮動。」

  兩人一邊笑罵著一邊推門而出,揚長而去。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