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力量令他勇敢?是什麼原因令我迷惘?

  就如同所見的,世界已經變了個樣,在這裡,生存的法則似乎已背棄了曾經學習過的一切;我…也失去了平靜生活的願望。看著熟悉的街道,回家之路曾幾何時成了走不盡的不歸路?而家……還在嗎?

  我不知道。




  一個小時很快便過去了,各組都回到了便利商店外,劉劍鴻先召集了各組的組長報告搜索的結果。而這期間林廣晏與陳中翔兩人不知為了什麼事情打了起來,經過周德樺即時的調停,兩方人馬才不再糾纏。

  班長在彙總了所有組長的回報結果後,就叫大家坐在馬路開了個會。

  「嗯…這個…經過大家辛苦的探查之後呢,每一組回報的情況都幾乎一樣,就像各位同學自己所看到的,路上根本沒有半個人,然後這個也只有周德樺和曾啟銘兩個小組呢,有碰到一些意外;簡單的說呢,就是遇上不知道哪裡來的瘋狗……幸好這個只有張明奾一個人受到了一點點的輕傷……」

  愁雲慘霧又開始籠罩這個班級,甚至幾個女生就這麼抱在一起悲泣著。而曾啟銘聽到班長最後那一句「只有張明奾一人」受傷的事情時,總覺得他自己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皺起眉頭思索了起來。

  趙耀祖一把拉著歐陽隼,裝著一副很正經的表情問道︰「怎麼會只有曾啟銘和周德樺那兩組有遇到什麼瘋狗怪物?這不是太奇怪了嗎?我們為什麼就沒那麼好的事情?」

  「誰知道?」歐陽隼竊笑著。「大概是他們兩個身上還有那隻歐魯特洛斯的獸血氣味沒洗乾淨吧?」言下之義似乎是因為他們身上滿是獸血的臭味所以才招來橫禍。

  兩人對著曾啟銘偷偷笑了起來,不料卻被曾啟銘發現;曾啟銘叫罵道︰「去你的,你們笑屁啊?有人受傷很好笑嗎?」

  大家吵雜的討論及完全無解的疑問實在是令劉劍鴻不知道要怎麼接下去,求助地望向周德樺。

  副班長輕拍著領導者的肩膀,朗聲道:「這樣好了,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吃午飯了,況且坐在馬路上也不是辦法,不如大家先找個地方吃飯,也趁這個時間想想後續的處理方法吧!」

  同學們群起附和,高呼英明,顯然是同意這個意見了。

  其實周德樺早已預判好之後的幾條可行的活路,只是想讓劉劍鴻自己能推測出這些路子,所以才讓大家的目標轉移,他就可以利用這幾分鐘的機會對劉劍鴻分析未來的狀況,好讓這個班長能替大家想出一個辦法。

  街道上依然毫無旁人,周德樺領著這群學生橫行霸道;直接走在路中心。

  同學們在空蕩的馬路上他們也不敢走散,深怕會有其他的瘋狗惡犬再度出現,於是在外圈的同學大多是男生。而男生們也是提心吊膽的護衛著女同學,卻又不敢顯露不願意的表情,只好緊鎖眉頭,疑神疑鬼。

  在搜查之後,同學們的心中擔心的事情逐漸地轉移到了未來生活的威脅,因為在世代族群的習性洪流下,他們很快的就認同了親人消失、被世界孤立的事實;更有極少數的人對父母親人的消失感到歡喜無比。因為在他們的觀念裡,若世界只剩下了他們,也等於是他們統治了世界──至少在現狀中,他們是所知的世界裡唯一的存在。

  只是,這個統治者會是誰?

  沒人去多想,他們只知道自己是自己的統治者!

  眾人離開了學校,被正副班長兩人領著來到了學校附近的麥當勞;基本上台北市是個非常熱鬧繁華的國家首都,因此街上不怕沒有可以解決民生問題的商店,不過周德樺是考量到這裡的食物製作簡便,現成的食才取用便利,數量更是足以應付所有同學,加上只要稍微經過調理就可食用,因此這裡當然成了首選。

  由於原本的店員都消失了,周德樺便建議劉劍鴻讓一些已經回復平靜的女同學替大家處理午餐的問題,於是一樓點餐區頓時熱鬧紛紛,門庭若市。

  期間周德樺特意要求歐陽隼坐在靠門口的位置,以便注意是否有其他開始變異的動物衝了進來。在同學們吃飽喝足後,劉劍鴻就往中間一站,對著同學們大聲宣佈著:「各位同學,請聽我這邊的報告!」

  等到所有的同學都把目光集中到班長身上之後,他才繼續說道:「剛才,我和周德樺討論了一會兒之後,已經有了初步的結果。現在,世界的狀況就如同大家所知道的一樣;在我們所知道的範圍之內,我們的親人、老師等,已經沒有其他的人存在。所以說,在我們還沒弄清楚造成這一切異狀的成因之前呢,基於這個……安全上的考量,我認為大家,嗯…這個…所有的同學,有必要住在一起!」

  同學們聽到這裡不免一陣譁然,不過班長還是堅持著繼續說著:「因為在那陣發生變異白光之後,我們的世界就變得非常奇怪,所以呢,我們住在一起之後大家互相也有個照應。因為人數一多,或許在被不明敵人攻擊的時候,擊退牠們的機會也就更大。」

  不少的同學在說到要住在一起的時候就紛紛發出否定的意見,而趙耀祖也挑著眉毛,用著疑惑眼神看了與劉劍鴻一起討論的兒時好友。周德樺略為點頭回應了好友的質疑。然後就在班長講完結論的同時,底下同學們的鼓噪聲立即爆了開來。

  「為什麼一定要住一起?」

  「我寧願躲在自己家裡!」

  「幾個要住一起的就自己去住就好啦,讓大家自由不是比較好?」

  「住在一起才安全啊!」

  「住一起有危險的時候還可以幫忙──」

  各種不同的意見開始互相衝突,劉劍鴻一時慌了手腳,而他的音量卻又壓不下同學們一起爭吵的聲音。

  「煩死了!我才不管你們要怎樣咧,我要回家!」陳筱玟突然高聲一喊,書包拎著就要朝門口離去,周德樺連忙對負責守門的門神使個眼神,於是歐陽隼的身影立刻後發先至的擋在門前,不讓她離開。

  「讓開!」

  阻門者以冰冷的表情對著比他小上兩號體型的弱女子,並未作聲。

  「不讓是不是?我偏要走,你敢碰我一下我就告你性騷擾!」

  陳筱玟說罷便執意推開眼前的妨礙者,不料對方卻宛如石像般聞風不動,也未出手反推抵抗她。林宗豪看在眼裡,想起了剛剛分組探索前歐陽隼看著他的眼神,不爽的情緒勃然湧起爆發,大罵一聲「肏你媽屄」之後香煙隨手一彈,整個人瞬間從椅子上彈起,怒意橫張地往門口衝去。

  「肏他媽你這是什麼意思嗄?你囂張個什麼雞巴?幹麻?現在連他媽的離開這裡的自由都輪到你來管啊?幹你媽你算老幾啊?」

  英勇的大哥一動,一旁的小弟也跟著起身往門口走,其他的同學們全都鴉雀無聲地看著這意外的一幕。

  周德樺看劉劍鴻還在發楞,只好先出聲干預道:「你們要不要先聽班長把話說完啊,聽完再做決定要不要一起住吧!」

  「呃……這個,」劉劍鴻仍在猶豫的同時,林宗豪已經推開陳筱玟,然後一個右勾拳就往他的敵人臉上揮去,沒想到對方僅以左手擋住他的攻擊,右手還趁隙往他受傷的肩膀上拍了一掌;林宗豪被這一拍只感到肩膀傳來一陣酸麻,才要大罵,不料右手卻被對方反手一扭,肘關節立即受制,緊接著一股莫名的力量壓向自己的胸口,一口氣就這麼被壓迫著,力量一送,林宗豪顛簸著連退了幾步,後腰輕輕地撞在櫃檯邊。

  林宗豪一口悶氣被梗在胸中,無法出聲;左手攙著櫃檯,右手輕捂著胸口,臉上的表情更因憤怒而扭曲著。

  憤意狂怒的眼神與冰冷平靜的眼神在虛無中再次交會。

  「現在這種情況應該不太適合打架喔,你們先聽我解釋一下吧,作大哥的人可要有肚量啊!」周德樺翩然來到門前,對著林宗豪投以和藹微笑的同時也阻斷了他憤怒的視線;優雅轉身,對陳筱玟以斯文的口氣朗聲說道:「真是抱歉,是我請他替我們守在門口的,原本目的是為了預防有其他變異動物出現,只是剛剛的情況緊急,我才請他攔住妳,希望妳不要介意。」又看了看林宗豪:「我真的很希望大家都能夠聽完班長的計劃之後再作決定,現在世界變得如此奇特,班長也是為了大家的安全才努力作出這個計劃的,如果妳一個人就這樣離開,我們也放心不下……」

  周德樺邊說邊打開大門,繼續道:「筱玟,妳真要離開我不會阻攔妳,只是怕妳離開之後找不到其他留下來想要一起住的同學。現在手機不通,我想什麼e-mail、MSN、即時通應該也不能用了,更別說寫信一類的;我們沒有辦法知道妳去了哪裡,到時候真的又發生什麼事情,妳自己一個人要怎麼辦?如果要走,至少聽完我們會去哪裡再走吧……」

  周德樺這番話雖然是要說給陳筱玟聽,卻刻意放大音量好讓所有同學們都聽得到,一方面可以正大光明地解釋不讓同學們離開麥當勞的原因,以便化解同學們的誤解以及林宗豪的敵意,另一方面則是要讓其他與陳筱玟有一樣念頭的同學認清當下的處境,放棄獨立生活的念頭;再加上說辭語氣都不強硬,自然是要讓當事人自己找台階下了。

  陳筱玟猶豫了幾秒,哼了一聲,走到最近的位子上隨意坐下。林宗豪則是瞥了歐陽隼一眼,丟下一句:「看在周德樺的面子上放你一馬!」之後就大搖大擺的回到座位,逕自又點了根煙抽了起來。

  (未完,續接:天譴 第三劫 天譴(1))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