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們衝回到補習班教室的時候,已經遲到兩分鐘了。原本很擔心,因為這個老師向來是以機車出名的,每次有人遲到就會講些酸溜溜的話來酸人,不過聽其他人說今天不曉得為什麼,老師好像來了之後又有事情被電話叫走。

  「賽!」才剛坐下,阿碇就壓低聲在我耳朵邊講:「又被你賽到了。」

  「干我屁事啊!」

  「對了,剛剛我看見樓下辦公室有個新來的女同學穿我們學校的制服喔——」

  「是我們學校的又怎樣啦?我才剛結束一段真誠的戀情耶!」

  我指著阿碇的鼻子說:「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但是對方沒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時候她們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

  「夠了啦,全世界都會背了!」阿碇打斷我講話。

  「死阿碇,你就讓我有點失戀的感覺好不好?」

  從阿碇的語氣跟態度上,我覺得他完全性的是在想辦法慫恿我展開第二八八次戀情。

  而且說也奇怪,阿碇最厲害的本事就是他都知道我喜歡的對象是哪種類型,好像我的菜他都知道一樣,所以,說不定那個女同學真的值得成為我第二八八次目標?

  至於會不會怕因為被拒絕了這麼多次而打退堂鼓嗎?

  其實換個角度想,我從來沒被女生拒絕過,更沒有領過好人卡的經驗——因為從來沒有人對我說過:「你是個好人」之類的。

  因此就某種方面來說,我的戀愛經驗絕對可以算非常豐富的吧?

  又過了三分鐘,老師回來了。大概是因為他浪費了大家的時間,所以一進來就開始上課,結果正在說明一個題目的公式的時候,一個女同學悄悄地,默默地從門口走了進來。

  她步伐很慢很輕,但是門口就在黑板旁邊,所以她一進教室門就吸引住所有同學的目光,引發一陣竊竊私語,而老師的目光當然也被吸引住了。

  那女同學實在是美到爆炸!

  她穿著跟我同一所學校的制服——同樣是制服,全校的女生沒人穿起來比她好看的,她有著一頭完全沒有染色痕跡的黑色直長髮,額前的留海剪得又平又整齊,端正的五官配上她蒼白到帶了點病態的膚色,磚紅色粗框眼鏡之下卻是一雙有點微微藍色的眼瞳,加上那大概不到一百六十公分的身高,讓她整個人看上去就顯得很嬌柔弱小的樣子。

  而且,重點是,她那雙眼睛就像是有魔力一樣,看到了眼睛就轉不開了。

  但是,非常的奇怪,我完全沒印象在學校裏有看過這個女同學。

  因為如果知道學校有她的存在,阿碇應該早就跟我講了,不會到今天才有初次見面,相見恨晚的感覺。

  老師一看她進來打斷了上課,果然擺起一副臭臉跟她對看了一眼,不過卻很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在老師與女同學四目相接之後,原本以為老師會擺個臭臉酸那個女同學一兩句的,不料老師竟然又把笑咪咪的跟那個女同學說:「妳先去坐最後面的位置吧。」

  反常!這非常的反常!

  阿碇轉頭低聲對我說了一個字:「賽!」

  屁啦!難道老師也被這女同學的美色迷住也跟我有關喔?

  應該說是,人長得漂亮就是有優勢的是吧?我跟阿碇兩人面面相覷,而其他同學們似乎也大感意外,互相都低聲交頭接耳的討論著幾句。

  接著女同學就只是低著頭,似乎有點害羞,然後在同學們的注視下輕飄飄穿過走道,坐在我後面的空位上。

  說輕飄飄,是因為她走路完全沒有腳步聲,彷彿就像是用飄的一樣。她整個人的動作雖然散發著一種端莊優雅的氣質,卻又有點不夠大方的感覺。

  不過無論如何,沒有讓老師結一臉的臭臉上課,是一件好事。

  我偷偷推了阿碇一把,低聲問道:

  「你剛剛講的就是這個女的喔?」

  在我提出疑問之後,阿碇停頓了大約四又三分之一秒的時間,然後竟然是用這樣答非所問的答案回答我:

  「她實在太正了,連我都想追了。」

  就在這一剎那,我第一次在阿碇的臉上看到發情兩個字。

  突然間,背後傳來很低,很小聲的「科科」聲,有點像是聽見阿碇的回答而發出的笑 聲;阿碇好像沒注意到,但是我確定我有聽見。
  
  於是……我稍稍地轉頭用眼角餘光瞄了那女同學一眼,發現她頭依然還是低低的。

  不過——

  不過那雙黑中透藍的大眼睛正透過她頭髮的留海盯著我看……

  老實說她真的很美,卻帶了點陰沉,想到她剛剛那走路過來的樣子,我竟然有將她認為是阿飄的錯覺——畢竟她除了容貌之外,個性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啊。

  我連忙回頭專心上課,因為不知不覺中,我真的覺得背後傳來陣陣涼氣……

(未完,續接:= Devil May Cry = (1))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