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抑鬱;他憤怒;他悲傷。

  在天譴之下,他的耀眼光芒平息了我的不安,但他的不安卻該要由誰安撫?我能成為他的支柱嗎?而或…這就是我將要面臨的試練嗎?

  我不知道。





  洪智龍,鄭理詺,洪文碇及范洋華等四人結伴走在街上,一邊走還一邊想要拿什麼武器。

  洪智龍問道:「你們有想要用什麼武器嗎?」

  范洋華道:「那還用說?當然是到警察局拿槍啊!」

  洪文碇頂了他一句:「是嗎?拿槍你也不會用。」

  范洋華回道:「誰不會用?拿起槍扣板機不就可以了?」

  洪智龍也加入用槍派,三人繼續爭論不休。

  四人經過一家體育用品店時洪文碇卻忽然道:「我記得上次在這裡有看到過個東西!」邊說邊跑了進去。

  「阿碇又要幹嘛啊?」鄭理詺說。

  「嘿嘿嘿,」洪智龍嘲道:「說不定要投個什麼火焰魔球來打人吧?」

  眾人都笑了起來。

  還沒笑完,洪文碇就提著一把大型的十字弩弓出來。這把十字弓總長約一百三十公分,弓展有九十公分,外型是黑色而且光亮的材質,弓身的造型流線,在弓座前面還有兩根似乎是裝飾用的尖角,十分美觀。

  「各位同學!」洪文碇興奮的笑道:「我找到我的最佳武器了。」另一隻手提了一個中型的布箱。

  范洋華笑道:「阿碇,你要去打鳥啊!」

  洪文碇道:「打你褲子裡的鳥啦!這把十字弓槍可是仲魔二四0ED頂級型弩弓咧,聽老闆說有不少人戲稱它叫玻璃渣,不過他也沒解釋那是什麼意思啦。它的有效射程長達一百五十公尺,而且可以連射二十一發,箭頭是特有的白鋼合金,在有效射程距離的穿透力是兩公分厚鋼板,是可以完全貫穿喔。」

  說著將手中的十字弓得意的晃了晃,弓上紅底鍍金邊的〝仲魔〞兩個草楷字體閃閃發亮,似乎在炫耀自己不凡的身價。

  鄭理詺道:「那麼大的力量,它的弦一定很緊,你拉得動嗎?」

  洪文碇笑道:「放心,它有自動連續上弦的功能。這弓槍的價錢就約要十萬多吧!何況我還拿了不少的弓箭。」說著一揚手上旳布箱。

  洪智龍道:「可是這十字弓的大小不會影響你的行動嗎?」

  洪文碇道:「不會啊!」打開布箱,一邊動作一邊道:「它這套附帶的配件可以節省許多的麻煩。」他先把一條背帶接上十字弓,然後將布箱拆開,竟然成了身體四肢及軀幹的護具。洪文碇將護胸、護臂、護腿等完全裝備好之後,又將弓箭仔細的放在護具上每一個箭套內,只見身上到處都有可以插入鋼箭的地方;最後布箱剩下的零件組成兩個箭筒,一個橫背在後腰上,另一個背在背上,再將十字弓背上。

  「全身的護具上可收納兩百隻箭,箭筒各可以收納六十隻箭,而弓上一次可以裝上四十二隻箭,不錯吧!」

  「好帥!」鄭理詺嘆道:「真是正點,我也去拿一把。」

  洪文碇先是奸笑了幾聲才道:「抱歉啊,這把玻璃渣是店老闆的珍藏品,看在買了好幾代喬丹之鞋的份上,老闆才現給我看的咧,不然你想這種東西會在體育用品店會有賣嗎?」

  范洋華苦著臉,道:「你找到了,那我們呢?」

  洪文碇笑道:「我那知道啊?好自為之了。」

  這四個只顧閒聊而忘記警戒的人完全沒注意到有三隻德國狼犬大小的變異動物正滴著口水接近他們,直到洪智龍注意到的牠們時,已經有兩隻野獸一前一後地向他們撲來──剎那間洪智龍的腦海裡快速閃過一個景象,是他這兩個月來不斷在夢中上演的一個夢境片段──夢中攻擊他的龐然巨獸驀然與眼前的變異動物重疊,千鈞一髮之際他也做出了在那夢境之中的動作!

  他轉身撲倒一旁的人(夢中他撲倒的是個年紀相仿的女孩),然後利用身體旋轉的力量一腳踢開迎頭咬來的野獸,同時順手抽出洪文碇身上的鋼箭(夢中他是搶過女孩手中的水果刀),準確地刺進另一隻變異動物的喉嚨──一氣呵成的動作令洪智龍自己也傻了眼──遲疑之間最後一隻野獸也衝了過來,范洋華嚇得閃避不及,已經被利齒緊緊噬嗑他的右臂──洪文碇驚叫一聲,慌忙中也忘了手中拿的是把弩弓,隨手就往那變異動物的背上砸去,彷彿他拿的是根木棍──最先被踢開的野獸又帶著口水與低吼聲再度衝來,鄭理詺急得飛撲阻止,一人一獸當場扭成一團。范洋華血流如注不停呼救,但咬住他的野獸就是不肯鬆口──洪智龍回過神來,反手一刺鋼箭貫過野獸的左眼,穿過頭顱再由後頸突出。一看攻擊奏效洪智龍又抽了兩根鋼箭打算去幫鄭理詺的忙,不料那頭變異動物卻機靈閃開,又飛快躍上一旁的休旅車頂,居高臨下地尋找下一次的攻擊機會。

  洪文碇撕下衣服包紮好范洋華的傷口,倏地擎起弩弓秒準車頂,怒道:「你就來當當這把玻璃渣的頭號試驗品吧!」

  鋼箭化成數道一閃即逝的銀線軌跡穿進那變異動物身體與休旅車體,僅留下令人讚嘆威力的箭尾。看著三隻變異動物的屍體,四個人都餘悸猶存的坐在地上不停喘氣。洪智龍隨手將鋼箭丟回給主人,說道:「我們趕快送范洋華回去,武器改天再拿吧!」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