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我後面的大舅才說什麼要上工了,我還沒反應過來上什麼工,就看到小舅朝著剛剛那個(強吻我的)奇怪女孩跑過去,還跟超人變身一樣一邊跑一邊脫掉身上的白色運動服,結果運動服底下卻是白色的功夫裝,超沒創意的嘛;同時,還忽然有一團橘紅色像是一個岩漿球的東西就忽然從我背後飛出去,還帶著空氣劇烈燃燒的聲音,啪啦啪啦。
  
  一眨眼的時間,火紅的岩漿球直接砸在那個奇怪女孩身上,引起了強烈爆炸。

  「哇靠!」

  我跟左維欣同時都尖叫起來,下一瞬間,爆炸的聲音夾帶著強烈的熱風吹得我閉起眼睛,空氣也震動起來,加上沙塵刮得我滿臉疼痛,還有點站不住腳,我跟左維欣兩個人互相抱著才勉強能站穩。

  這……人家只不過是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偷親了我一下,也不必這樣子吧?

  火焰很快散開。

  這時候才看清楚,那個偷親我的女孩整個人包在一個粉紅色的光球裡面,所以一點事情也沒有,但是她腳下的地面已經被剛剛的爆炸炸凹了一個大約半公尺深,直徑絕對在七公尺以上的淺坑,而且坑洞裡面還因為爆炸的高溫,依舊在燃燒著一些火燄,還有一些石頭被熔化,變成暗紅色的岩漿。

  我張著嘴巴轉頭看剛剛大舅站的地方,他不曉得什麼時候換上了一件灰色的斗蓬包住自己,只露出他的右手,而且他的右手正燃燒著一團團紅色的,翻滾不停的火燄。

  「到底怎麼回事呀?」

  左維欣拉著我問,我還感覺到她整個人在發抖。

  「我也不知道啊!」我轉頭問大舅:「現在到底怎麼回事?」

  「你這不是廢話嗎,當然是用火球K她啊,看得出來我用火球K她吧?難道你看不出來那是火球?那我就要好好表演一下了!」

  「我不是問火球啦!我是問你是怎麼回事啊!」

  「他們到底不是你舅舅呀?」

  看見左維欣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我竟然有一種心酸的感覺……

  「我,我不知道啦!」

  我簡直快瘋了!如果說,這兩個被我稱為舅舅的兩個人真的跟我有血緣關係,那麼我不得不懷疑老媽是不是隱瞞了一些關於她真實身分的事情,例如她的真面目可能是神力女超人,或是她曾經是X-Man的成員之一,再不然就是她是能在霍格華茲學院呼風喚雨的偉大女巫,只是暫時地居住在我們這麻瓜的世界。

  當然了,也很有可能,我,我不是她親生的……

  這時候大舅已經站在我跟左維欣的前面,兩隻手都不停生出火球亂七八糟的丟出去,還一邊哈哈哈哈或是呵呵呵呵的大笑,弄得整個公園到處是爆炸跟火焰,這時我猛然想起來,剛剛朝那女孩跑過去的小舅呢?該不會被炸死了吧?我急忙問:

  「小舅咧?」

  「還在那裡!好厲害!」

  左維欣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拿起手機在拍那個女的,在火焰之中隱約可以看見小舅正跟那女孩打起來。

  說是打,卻也變成很奇妙的狀況,左維欣說的厲害,是在說小舅的動作吧?那根本是比電影還帥氣的迴旋踢動作。

  然而小舅的一拳一腳全部都沒辦法打到那女孩的身體,因為所有的攻擊全部被那個粉紅色光罩給擋了下來,不過小舅攻擊的力量還是能把那個女的撞飛,所以演變成小舅踢一腳,那女的連同光球就被踢飛,然後小舅又很快的追上去打一拳,那女的又被打飛……感覺像是在踢足球或是打沙灘排球一樣嘛,問題是--

  那是人類的動作嗎?哪有人一拳可以把人打飛十幾公尺,然後一個轉身又追上去的?再加上大舅不斷丟出火球砸在那個女的身上,所以整個公園幾乎有一半陷入火海與熔岩坑洞之中。

  看著眼前這些完全不真實的事情,我應該當作理所當然的嗎?先是有好兄弟,然後有個會飛的女人,然後大舅小舅又有這些超乎常人的行為,可是,好奇怪,為什麼我的身體完全沒有訝異或是害怕的那種反應?總覺得最近常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卻又想不起來究竟是哪些事情。

  我深深吸了口氣,調整呼吸,鼓起勇氣要跟大舅澄清一件事:

  「大舅,我問你喔!」

  大舅停止了笑聲跟丟出火球的動作,轉頭看著我,還挑著眉毛說:

  「問我問題要付出代--」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身體有個反應,就是必須在大舅把話講完之前就把問題問出來:

  「我們家族是不是外星人?」

  「…………」

  大舅頓了一下,眼睛瞪著我之外,臉還抽動了起來,好像被我搶問這個問題很令他生氣,幾秒之後他才用很不高興的聲音說:

  「當然不是啊,外星人你個頭啦。」

  然後他又把頭轉到一邊,嘀咕著:「真討厭,人類的潛意識深層記憶力真是討厭。」

  莫名奇妙被討厭的我才應該感覺很奇怪吧?我問個問題跟我記憶力有什麼關係?

  突然大舅皺起眉頭看著市民大道的方向。我才注意到,四周--整個眼睛所能看到的範圍都像是被一層透明的水膜包起來,看得到水膜外面的景象,卻又有種光線被熱空氣折射的時候那種很不真實的透明感,也因為是透明的,所以根本分不出來這層水膜的範圍是從哪裡到哪裡。

  這就是剛剛大舅說的空間閉鎖結界嗎?

  大舅對著市民大道的方向揮了一下手,一條熾白色的光柱就憑空出現在半空中,接著光柱向左右兩邊彎曲,張開了一個流線型的洞,就看到Veronica扶著雷芷芸憑空從那個洞裡面走了出來。

  雷芷芸一臉很虛弱,其實看起來比較像是很想睡覺,她半閉上的眼睛根本就是還沒睡飽的樣子,那既然這麼想睡覺跑來幹麻?而且阿碇也不在這裡啊,結果Veronica一看到我就氣沖沖的說:
  「你這可惡小鬼!」她邊說還邊伸手過來捏我臉:「你又惹了麻煩,害我們家主人不能好好的休息!」

  左維欣馬上抓住她捏我臉的手,很嚴厲的說:「妳幹什麼!」

  雷芷芸也同時用還沒睡醒的聲音說:「Veronica…不可無禮……」

  她一邊說還邊打了一個哈欠,Veronica才哼了一聲,把左維欣的手甩開--可是!

  「哎呀!」痛,痛死了,這是故意的吧?

  我的臉還被捏著,所以Veronica根本是故意很用力的甩手,我的臉整個痛得像是被扯下一塊肉,真是痛到我眼淚都滴出來。

  我正要問雷芷芸來幹麻,左維欣卻捏了我手臂一下,盯著我問:「她們是誰?」

  「就,就是禮拜六阿碇約我跟她們一起去石門玩的人啊,那個Veronica是雷芷芸的管家--」

  「什麼?你們跑去石門約會?」

  什麼什麼,我才是要喊什麼的人吧?糟糕,我不小心說溜了嘴,不過為什麼說出阿碇跟她們約會,倒楣的是我啊?

  大舅看我跟左維欣在吵架,竟然是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他問雷芷芸說:

  「妳想好了嗎?妳確定要這麼做?會變得很麻煩喔。」

  「只能這樣了。」

  雷芷芸很秀氣地摀著嘴巴打哈欠,又很疲倦的眨了眨眼睛,還帶著那種想睡覺的眼淚回答說:

  「無論如何,卡蜜拉已經發現了他了(哈欠),所以讓他有對卡蜜拉的記憶(哈欠,還揉了眼睛)應該會比較安全。」

  「都一樣啦--」大舅一臉不屑的表情看著我說:「反正都是個拖油瓶啊!」

  雷芷芸轉頭看著我,明明是睡眼惺忪,還是科科笑了起來,並且朝我走了過來。

  結果,左維欣硬是擋在我跟雷芷芸之間:「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雷芷芸看了左維欣一眼,輕輕的喊了一聲:「Veronica!」

  扶著雷芷芸的Veronica立刻就把左維欣拉到一邊,然後雷芷芸伸出雙手,放在我頭上兩邊的太陽穴。

  「妳,妳幹什麼!」

  「不要動。」

  雷芷芸用著很迷濛的眼神看著我。

  我注意到我身邊,應該是說雷芷芸跟我的身邊開始飄散著淡淡的白霧,然後我就聞到一股很熟悉的香氣,那是一種濃濃的女人香--雷芷芸的香味。

  「咦?這,這是……」我張著嘴巴看著雷芷芸。

  雷芷芸給了我一個微笑,接著又打起哈欠……

  遠古之血,卡蜜拉,吸血鬼,石門海邊,眼鏡男,功夫男,Veronica死了又復活,契約--我想起來了,全部!

  雷芷芸哈欠打到一半,忽然頭就向後一仰,整個人癱軟的倒了下去,聽到Veronica大喊「主人」的時候我也嚇了一跳,就急忙抱住她。

  「妳沒事吧?」

  雷芷芸閉著雙眼躺在我懷裡,真是的,不是說至少要睡到下一個月期嗎?這應該是下一個滿月的意思,妳這該睡覺的吸血鬼不好好睡覺--

  「啪!」

  腫了!真的腫了!剛剛被Veronica捏的地方,現在吃了一個火辣辣的巴掌,我的左大小姐,妳又打我幹麻?

  「我們才剛在一起,就有那麼多女人來找你,你到底交往過多少人?說你之前告白失敗都是騙人的吧?」

  「啊?」

  我經歷二百八十七次的告白,所有的告白全部失敗,妳是我第二八八次的告白,雖,雖然,是是妳要我向向妳告告告白的,但但我非常的樂意啊,妳,妳別哭啊--

  一看到左維欣明亮的大眼睛變成淚眼汪汪,我實在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好轉頭看著Veronica跟她求助:

  「Veronica,我該怎麼辦啊?」

  「當個好男人,就是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負責!」

  Veronica從我懷中接過她的主人,丟了這麼一句話給我。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