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種寧靜叫做萬籟俱寂,我顯然就在這種寧靜之中。週遭的車聲,或是空氣的風聲,全都消失在我跟她的吻中,我唯一聽見的,是我的心跳聲,還有,她的心跳聲。

  急促,強而有力,快速,撲通,撲通;甚至還能聽見我身體內血液的流動聲,澎湃。

  我們分開,看著她依然閉著的雙眼,我覺得非常的難為情;臉上,不,不只臉上,渾身都是躁熱,我絕對是紅透了臉,不曉得該說什麼,只好說:「對不起……」

  左維欣緩緩睜開眼睛,眼神很溫柔,然後……竟然轉成了--殺氣?

  「砰!」

  「哦……」

  一個得過跆拳道比賽第一名的拳頭狠狠地打在我胸口。我慘叫著,雙手抱著胸口縮了起來。聽說跆拳道練到黑帶都要能打破很厚很厚的木板……哇哩咧!我的肋骨應該沒斷掉吧?但是,好痛……靠!黑青腫個一個禮拜絕對跑不掉了--

  「什麼對不起?你在對不起什麼?你不是喜歡才這麼做的嗎?」

  「是…是啊……就……那個……」一看左維欣那一雙亮澄澄的大眼睛居然閃著淚光,我整個慌了起來。

  「既然喜歡,有什麼--」左維欣原本生氣的瞪著我,突然伸手指著我背後,手指還很明顯的在顫抖著:「賽,賽郎……後面……」

  我轉身順著左維欣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也嚇得起了一陣陣雞皮疙瘩。

  透明的,很虛幻的影子,就是那謠傳中的好兄弟,真的出現了。

  這些鬼魂幽靈一個一個朝著我飄過來,我轉了一圈,前後左右,都是。

  但是我竟然有種好像在哪裡見過的感覺,而且我很確定我並不害怕,左維欣則是緊緊抓著我,我還能感受到她胸口貼在我背上的感覺。

  「別擔心,別怕,沒事,不會有事!」我說著。

  這一方面是給左維欣壯膽,另一方面,我真的覺得沒事。我的身體告訴我應該不是第一次看到這些好兄弟,因為我並沒有在顫抖。

  「停!停下!停下!」

  不曉得為什麼,我鼓起勇氣大喊,結果那些阿飄還真的放慢腳步,不對,他們看上去沒有腳,所以是放慢了飄步,有幾個還真的停下來。是因為我的命令嗎?不太可能吧……

  「看來謠傳是真的呢,不過妳一定要替我說謊喔。」

  我裝出很鎮定的樣子跟左維欣開玩笑,不過,現在該怎麼辦啊?

  「不,謠傳……不是真的……」左維欣紅著臉,用著很小很小的聲音說:

  「因為,告白不會出現……接吻才會……」

  聽她這麼講我實在很不好意思,只好抿著嘴巴,看往別的地方。

  「這裡,你,原來。」

  忽然一個女生的聲音從我們兩個的頭頂上傳出來,我跟左維欣都抬頭往上看,就看到一個人影像是吊著那種特技鋼絲在我們頭上將近二十公尺的地方,先從我們後面繞了一個半圓形,然後輕飄飄的落在我們前面。

  那是個女孩,看起來年紀跟我差不多,應該是女孩吧?她的臉看上去就很幼齒,臉上帶著的微笑也很純真,說不定年紀還比我小。她穿著一件削肩高領式的紅色緊身短T恤,因此露出了光溜溜的手臂跟肚子的部份,下半身則是穿著寬鬆的黃色低腰褲裙。

  公園的燈光令她一頭卷髮看起來像是濃濃蜂蜜的顏色,也將雪白的手臂染上一層淡淡的黃色,她才落地,就很輕鬆的轉身朝我走過來,好像她的體重不存在似的。

  所有的好兄弟看到她出見,竟然都紛紛轉身跑開,那女的看也沒看,一邊繼續走著,一邊開口說了一個字:

  「臨!」

  我彷彿在風中聽見一種很微妙的鈴鐺聲,鏘啷啷的,那些好兄弟瞬間就化成一絲絲的殘像,集中在那個女的身上消失。

  我心中突然有種感覺,就是那個女的把這些好兄弟都吸收掉了。

  「終於,好久,我等你。」那女人來到我面前大概三公尺的時候這麼對我說。

  左維欣立刻很用力地搥了我一拳,還捏著我的手臂說:「你們是什麼關係?」

  「拜託--!」我揉著被捏的手臂,大叫:

  「什麼什麼關係?她剛剛在天上飛耶!什麼什麼關係?我跟這種人怎麼會有關係?」

  女生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生物,身為物理化學雙科小老師的我完全沒有辦法理解啊!剛剛有一群阿飄圍著我們,然後還有一個從天空飛下來的奇怪女人,左維欣竟然只關心我跟這奇怪女人是什麼關係?

  左維欣眨著她那雙明亮的眼睛,很無辜的看著我,還摸摸我的頭說:「嗯,也對。」

  結果,那個女的完全無視左維欣的存在,走到我的面前,她的身高跟我差不多,不像左維欣比我矮一點,然後--

  那女的摟著我的頭,將她的雙唇緊緊的貼在我的嘴唇上。

  這……

  這這這是更成人式的,的接吻嗎?我感覺她在吸吮著,我的舌尖先是一陣刺痛,接著又感覺一陣酥麻,不只舌尖,很快的全身都好像觸電,然後力氣也都消失,還有種虛脫腳軟的感覺,我想將她推開但是卻抬不起手,那女的看我有點站不住,用另一隻手也將我摟住,緊緊地將我抱在她懷裡。

  我覺得全身很熱,卻又半點力氣也沒有,而且胸口的觸感還很柔軟,讓我有點陶醉。我的胸口跟她的胸口緊緊貼合在一起,我能聽得見我的心跳聲,很快,很急促,但是那個女人的心跳聲卻非常的平順緩慢,而且很小聲,是,是只有我在緊張嗎?

  為什麼?為什麼這女的突然吻我?

  「你--!」左維欣大叫,她用力的把我跟那個女的拉開,然後瞪著我。

  我從來沒看過那麼憤怒的眼神,那雙眼睛好像就要噴出火來。

  「太過分了!」

  「誤會--誤會啊!」

  我不曉得該怎麼解釋,但這絕對是誤會,我不認識她,我真的不認識她,她雖然是飛過來的,但這絕對不是飛來艷福,這不是我賽到的桃花,我很純情的--我根本來不及解釋,就看到--

  「砰!」

  「哎呀呀呀--」

  我抱著左臉翻倒在地上。

  這就是跆拳道第一名全力一擊的威力嗎?

  台北的天空是看不到星星的,但是我在我頭上看到了,我的臉已經超過火辣的等級,這根本就是被隕石K到吧?

  糟,糟糕,我全身沒力氣,現在根本站不起來,我覺得下巴有點黏,左手一擦,卻是一片血漬……

  不--不會吧?左維欣一拳就把我打到吐血,那這樣以後我怎麼辦啊?

  不對,舌尖好痛,那是從舌尖流出來的?

  左維欣紅著雙眼看著我,大概是看我整著下巴都是血,以為是被她打傷的,所以生氣的表情也緩和下來了:「你,你還好吧?」

  「沒,沒事,沒事。」

  我本來要說這不是被她打的,是跟那個女的接吻的時候被咬破的,但是又覺得這樣一講我的小命可能不保,所以--我有權保持沉默!

  我伸出手要左維欣拉我起來,沒想到她轉過頭去,根本不理我,而是對著那女的說:

  「妳是誰呀?妳跟賽郎是什麼關係?」

  那女的也沒理會左維欣,她雙手自然垂下,閉著眼睛,頭稍稍抬高對著空中,好像還有一股氣流在她身邊繞動,將她的褲裙還有頭髮吹得飄了起來。

  說真的,我的手這樣舉在半空中實在很尷尬耶……

  忽然一個強大的力量牽住我的手把我拉起來,我一看,竟然是--小舅?

  「太慢了。」小舅說。

  「對啊,晚了一步。沒辦法,還在吃,真捨不得,那條魚實在是--」大舅的聲音從我後面傳出來。

  我覺得這兩個舅舅比剛剛那些阿飄還要阿飄,就這樣突然跑到我旁邊來。

  「想睡。」

  「當然了,這就是所謂的肚皮緊了,眼皮就鬆了,真是討厭,你知道嗎,人算就是不如天算,交給天去算的話,那就乾脆不如不要算;誰能算到結界會被這女孩給破了呢?難道這是迎接那個將要來到的日子之前必要經歷的因果嗎?真是該死,那傢伙實在很該死,我要放狗咬他!」

  我實在也聽不懂這兩個舅舅再說什麼,左維欣看我身邊莫名奇妙多了兩個人,一臉疑惑的看著我,這個,唉,妳別疑惑了,我也很疑惑。

  「賽郎,他們是--」

  「呃,喔,他們喔,應該算是我舅舅吧?」

  雖然是今天才知道我有這兩個舅舅的。反正老媽都這麼說了,我也只好叫了。不過真的很不想叫這兩個看來沒比我大多少的人舅舅。

  「舅舅好。」

  左維欣甜甜笑著,而且叫舅舅的聲音變得好親切--女人變臉怎麼變這麼快啊?

  「--嗯好,妳好乖。」

  大舅給了左維欣一個大拇指,轉頭對小舅說:

  「布下空間閉鎖結界吧,要上工囉!」

  「早就好了。」

  小舅說,眼睛也整著亮了起來。

 (未完,續接:= Dragon Quest = (1)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se2046
  • 大中午的,看完一陣清涼~~~
    期待接下來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