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起床,坐在床上發呆了一下子,總覺得身體好累。

  昨天跟阿碇去石門玩太晚,一回來就睡覺了,連有沒有洗澡我都忘了,而且石門那裡到底有什麼好玩的可以玩那麼晚我也不是很有印象。

  唯一有印象的竟然是……Veronica……的……乳溝……唉……

  我看了看手錶,十點多。

  算了,今天比較重要的事情是K書,不然禮拜一化學小考考差了,又要被那個機車的副班長嘲笑。說什麼化學小老師還考得比他差啦,賽郎果然賽啦,是個遜咖啦--

  真是夠了。

  一下床,就聽到客廳傳來不熟悉的聲音,這麼早是有什麼客人會來啊?

  來到客廳,看到兩個不認識的男的坐在那裡,結果老媽就跟我說:「你起來啦?這兩個要叫舅舅。你就叫大舅小舅吧。」說著還很隨便的指了他們一下。

  什麼?舅舅?這兩個人的年紀看起來也沒比我大多少,一個戴著看起來就像是書呆子的厚眼鏡,另一個是給我穿著一套白色運動服加個運動外套拉鍊還拉到領子的兩個怪人竟然是我舅舅?

  而且我完全沒印象有這兩個舅舅的說。

  「叫人啊,還不叫人?」

  「喔,大舅好,小舅好……」

  「嗯,好,真乖。」帶著厚眼鏡的大舅微笑著點頭。

  「乖。」穿著運動服的小舅也跟著點頭。

  我苦笑的點頭--哇哩咧,還乖咧!

  「你昨天在外面玩一整天,你今天還有要幹麻嗎?」老媽問我。

  「就--看書啊,不然還能幹麻?」

  「好,那你晚上乖乖看家,你舅舅他們難得過來,我晚上帶他們去吃上閤屋。」

  「上…………」

  天啊,這會不會太靠腰?我急忙問:「我、我沒得吃喔?」

  「你自己說你要看書的啊。」老媽說。「既然你這麼認真的說要看書,我也不好意思叫你不要看啊,加油考上個好學校吧!」

  「喔…」我回答的很心不甘情不願。

  我簡單的盥洗後就回到房間,說是看書,卻在書桌前又發呆了半個多小時,什麼都看不進去,因為一想到上閤屋就覺得很不爽--

  真是太可惡了,我決定中午先去找阿碇吃飯,至少要他把欠我的大麥克給我吐出來!

  看不下書,我又晃到客廳,準備先出門去找阿碇。電視正在播一則新聞,說昨天晚上石門的海巡抓走私,結果被走私犯以強大火力反擊,有人員殉職的事情。

  「哎呀,好可憐啊,你們昨天不是去石門嗎?有沒有碰到這什麼走私犯啊?」

  「沒、沒有啊,厚--我們沒有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啦。」我不耐煩的回應。當父母的就是喜歡沒事情擔心這個擔心那個,我看了看手錶,快十二點,就說:

  「我去找阿碇一起看書啦,四點以前回來。」

  「是喔?你不在家吃飯喔?」老媽的臉顯得有點不高興。

  「我剛剛看書有一些地方不懂要問他啦--」

  當學生的好處,尤其是要準備考試的學生,就是有個看書來當無敵的藉口。

  我正在門口穿鞋子,老媽又走過來關心:

  「你真的不在家裡吃喔?好啦好啦,你路上小心啊。」

  「會啦……」

  結果在我要關門的時候,還聽到老媽在裡面嘮叨:

  「真是的,這孩子要出門也不早點講,害我剛剛訂了比薩,還芝心的呢,也不曉得吃得完吃不完…」

  卡答,門關上了。

  賽--!



  我帶著沮喪的心情跟阿碇約在麥當勞。

  不過老實說,跟芝心比薩或是上閤屋比起來,大麥克感覺就有點廉價,而且這附近的麥當勞在假日都有特別多的小鬼在什麼而兒童遊樂區跑來跑去,而且莫名其妙的,今天不曉得是怎樣,這麥當勞根本就是……

  「你很賽耶!」

  「我又幹麻?」

  「我從來沒看到這間麥當勞客滿過,人都還排到外面來。」

  「喵的咧,關我屁事啊!」

  「那是你自己賽,可別說我沒要請你吃大麥克喔!」

  看著麥當勞門口那一群莫名其妙的人形長龍,阿碇用很賤的表情跟我講。

  我搖了搖頭,捶了一下阿碇:「不管,我餓了。」

  阿碇看了看手錶,說:「那就去『她』那邊吃吧,還可以看書。」

  聽阿碇特別在「她」這個字上面加了重音,我當然知道他講的是哪裡,點頭說:
  「好吧。」

  「不過我們昨天跟雷芷芸她們出去玩的事情什麼都別說喔!」

  「好啦好啦……」

  於是我們轉到附近巷子裡的一間簡餐店。

  偶爾我跟阿碇會來這寧靜悠閒的地方看書吃飯,甚至可以說這間簡餐店幾乎是有我跟阿碇的專屬座位了,因為這是阿碇他一個國小同學家裡開的。

  我跟阿碇一進門,就聽到左維欣的聲音:「歡迎光--是你們喔--?」

  「啊不然咧,什麼是你們喔?我們是客人、客人!」阿碇每次都會跟左維欣吵兩句。

  「好--客.人!水壺在那邊自己倒水啦!」

  左維欣咚咚咚的跑進櫃檯,連菜單都懶得拿出來:

  「請問兩位客.人今天想要吃什麼啊?」

  她還特別在客人兩個字上加了重音,然後又補上了一句:

  「你們兩個要是再敢點我不拿手的給我試試看!」

  左維欣挑著眉,放下了狠話。

  這是因為上次我們點了滑蛋牛肉飯跟蛋包飯,結果阿碇一直嫌人家說什麼蛋不夠滑,很失敗之類的,而我的蛋包飯則是根本沒有什麼金黃色的蛋皮,沒有!完全性的沒有!

  然後補償我的是炒蛋加荷包蛋再加一顆沙拉用的水煮蛋--

  「那不就只剩下牛腩燴飯了?」阿碇說。

  我立刻補充:「還有剩咖哩雞肉飯。」

  我跟阿碇都很清楚,這兩種飯左維欣只需要在盤子裡放好漂亮的白飯,再把醬料淋在盤子上,然後飯上面再灑點芝麻就好。

  「哦、拜託--叫妳媽弄啊,我們是客人、客人耶!」

  「不管!我媽出去還沒回來啦,一個牛腩燴飯,一個咖哩飯,我知道了,客.人!」

  「…………」

  左維欣依然將客人兩個字加上重音,還很故意裝可愛的對我眨了她的大眼睛。

  她的膚色因為經常曬太陽的關係,所以是有點比較偏深的膚色,卻因此讓她的眼睛看起來格外明亮,再加上左維欣的五官輪廓很明顯,身材又是瘦瘦高高的類型,可以說是有著印度風的美女。

  「真是夠了。」

  阿碇嘴巴裡明明在抱怨,但是他的表情一點都看不出來有任何不爽樣子。其實,我們也都很難想像能燒出一手好菜的左維欣會是什麼樣子。

  看著櫃檯後面放的那些獎盃獎牌,一堆什麼大隊接力啦,一百公尺、或是四百公尺賽跑,不是冠軍就是亞軍,而名字當然就是正在幫我們兩個準備午餐的左小姐的大名了。

  而那個最特別的獎牌,也是最不起眼的那個被放在角落的小獎牌,則寫著北區跆拳道比賽第一名……

  不過左維欣雖然看上去很纖瘦,但身材絕對是前凸後翹,有一次我跟阿碇看她在操場跑步,實在很有波濤洶湧的感覺,後來忍不住問她跑步的時候會不會因為「那個」晃來晃去造成不平衡--然後我跟阿碇的肩膀就多了一個半個多月才消掉的黑青。

  所以我跟阿碇都很認命的,準備吃那個我們不曉得吃第幾遍的牛腩飯跟咖哩雞肉飯。

  其實看阿碇跟左維欣抬槓的樣子,我猜想阿碇應該是有點喜歡左維欣,才會要我不能跟左維欣講說阿碇跟別的女生出去玩的事情,但是阿碇又從來對左維欣沒有表示,有好幾次我慫恿阿碇跟她告白,結果都給阿碇很賤的迴避掉了。

  「看什麼啦,發呆喔?」

  左維欣從櫃檯後探出頭來看我們。她將長到肩膀上的頭髮紮了一個偏左邊的小馬尾,額頭右邊的頭髮則是讓它很自然的瀏海,額角還有幾滴汗水。

  「沒有啊,在看妳的獎牌啦--」

  「有什麼好看的?你們應該都已經看到煩了吧?」左維欣一邊說著,櫃檯那還一邊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音,不曉得她在幹麻。突然又聽到她問:

  「喂,你們要不要打奶泡?」

  嗯?什麼?我有沒有聽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天一直看著Veronica乳溝的關係,我突然有了桃色的聯想,愣了一下,緩緩轉頭跟阿碇對看一眼。

  「我…我們年紀還小,不、不太適合--那東西吧?」

  阿碇瞪大了眼睛。看來他也跟我一樣有著那個桃色的聯想吧?

  「打奶泡跟年紀有什麼關係?」左維欣從櫃檯後面站起來。「讓我練習一下嘛!」

  我跟阿碇的目光都不自覺的集中在她的胸口。

  她今天穿著一件白色偏緊身的T恤,胸口的位置繡著一朵紅色玫瑰,這件衣服我們都看過很多遍,但是今天覺得那朵紅玫瑰格外的搶眼突出--

  「就算沒關係…」我聽到阿碇吞口水的聲音。「可、可是妳不是我們誰的女朋友,」阿碇紅著臉說:「而且一次幫兩個人打--」

  「你們在說什麼啊?打奶泡很快啊,一下子就好了,快說,到底要還是不要啦?」

  阿碇對著我看,又多猶豫了幾秒,才緩緩點了一下頭;既然左維欣這麼堅持,我們只有悉聽尊便,客隨主便了,所以我也點了一下頭,補充阿碇的勇氣。

  「喔……好吧。」阿碇說。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阿碇那張看起來賤賤的臉上,洋溢著一種春天的感覺。

  「好,再等我一下。」

  這……不用很趕啦,我們不急,這種事情是急不來的……我在心底很小聲的這麼說。

  不一會兒,左維欣從櫃檯後走出來,她穿著牛仔短褲,因為經常跑田徑的關係,修長的雙腿也是曬成人家說的那種古銅色,說真的,跟左維欣已經熟到不能再熟,她的美腿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是現在一看到那雙腿,整個人就覺得躁熱起來……

  我的視線只好往上,但是又停在胸口的玫瑰,移不開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