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的伴侶才叫天造地設?

  怎樣的情人才是最適合的?

  如果原本以為是最適合的,但是到頭來卻發現只有自己是一頭熱呢?

  如果狂情烈愛只是一場夢,那夢醒了之後呢?

  最最難受的,不是如何面對另一個人,而是,該如何面對自己。

  所以很多人,就乾脆裝聾作啞,假裝不知道自己錯了。

  然後再告訴別人說:婚姻是戀愛的墳墓、日子久了感情就淡了……之類云云。

  這樣的話能騙誰呢?

  騙的,只是自己。

  
這裡是歌詞的連結

  她倚在沙發上,絞著手指。

  在黑暗的客廳裡,電視還在演著,那光打在她的臉上,一閃一閃的。

  她無意識的用力咬著下唇,目光直直的,緊緊的盯著大門看。

  他今天又沒有回來。

  自從上次在他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之後,他就常常徹夜不歸。

  他在外面有別人了,她知道。

  但是她沒問,就是要等著他某天開口講。

  然而他卻從來沒有表態,回到家之後對她仍然是百般呵護的,甚至,每一次在床上他都是很奮力的。

  所以她沒有機會發火,沒有把柄可以抓出來懷疑。

  只能繼續聞著那股淡香,繼續等著他的徹夜不歸。

  她可以感覺到自己那股情緒已經從奔騰的狀態和緩下來了。

  從驚慌失措、憤怒、悲傷,到現在,已經逐漸往冷靜,往恨的方向去了。

  他到底想怎樣?

  他擺出來的姿態,是「不想再繼續深入家庭關係,不想再繼續增加雙方的牽絆關係。」

  可是他又不肯明著講出口,讓兩人逐漸僵化的關係公開著坦白。

  所以感覺上兩人還是合的,感情還是好的,但是實際上彼此之間的牽連卻是越來越單薄。

  這種單方面的情感抽離,讓她很不是滋味。

  那自己的全心投入又算什麼呢?

  為什麼要讓她一個人演獨角戲?

  她已經忍無可忍了,她決定,今天要跟他攤牌了。

  一切都準備好了,只等他回來。

  喀擦。門鎖轉開。

  他一進門,看見她,微微的愣了一下。

  「妳……還沒睡?」

  「在等你回來。」她的表情有點冷冷的。

  「那,正好,我有話想跟妳說。」他拉鬆了領帶,坐下來之後,拿出一份文件給她。

  「這,是我的保險。」他皺著眉,表情有些無奈。

  「我……我得了癌症……醫生說我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時間……所以最近我一直努力想辦法……想至少讓妳之後的日子好過一點……」

  他嗚咽著哭了,公事包裡的藥罐子掉了出來,散發出那淡淡的香味。

全站熱搜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