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醒了過來。

  並非自然醒來的,他也沒那麼好命。

  他是被香醒的。

  所以他一醒來就看到滿房間的食物。

  天婦羅,炒飯,牛排,林林總總,佔滿了整個房間,連走路的地方都快沒有了。

  他怔住。

  並沒有怔住多久,他開始思考。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食物在他房間裡呢?

  想來想去沒有答案,於是他想走出房間去問問媽媽,可是滿房間的食物,他一不小心就踢翻了一盤鹹魚雞粒炒飯,「幹!」了一聲,總算到了房門口,打開房門,吼了一聲:「媽!我房間怎麼回事?」

  本來以為看到的會是慈愛的媽媽,可是看到的卻是……小喬?

  他揉揉眼睛,就算昨天晚上他打了真三國無雙on line,而且也的確投入小喬陣營,打了不知道多少場的爭奪國戰,最後還贏了曹操,可是……再怎麼說,在現實世界裡看到小喬,是一件多麼令人……興奮的事啊?

  好萌啊……他呆呆的看著小喬,那張必殺的萌臉,以及那噴火的身材,他在心裡大叫:「我被萌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喬突然一笑,對著他說:「你看著我幹嘛?」

  他回應來的比想像中快:「因為妳好萌……不對,妳怎麼會在這裡?還有我房間怎麼回事?」

  小喬輕輕一笑,回答:「那是我要慰勞你的啊!昨天晚上多虧你衝到十九連勝,所以我們才贏的。」

  他不禁有些暈陶陶起來,想想不對,又問:「我那三個隊友呢?」

  小喬又笑了笑,回答:「他們啊,黃蓋和太史慈還有甘寧去招待他們了!」

  他心裡為三位隊友默哀一分鐘,可惜這一分鐘對現實來講不到一秒鐘,只見小喬輕輕巧巧的走進他的房間,拿起一盤T骨牛排,往上一拋,接著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她的愛用武器-喬佳麗,接著往上一跳,只聽到刷刷刷刷的聲音,小喬落了下來,接住了落下的牛排,他一看,完全切好了,而且那T骨上連一點肉渣都沒有,而且小喬的愛用武器-喬佳麗又不見了。他張大了嘴巴,呆住了。

  接著小喬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叉子,叉起了一塊肉,「啊」的一聲,就放到他的嘴裡。

  他咀嚼了兩下,我的媽啊,又酸又苦,差點嘔出來,看著小喬那期待的眼神,他勉強吞了下去。

  「好不好吃?好不好吃?」小喬用著期待的眼神看著他。

  「好吃……」他有苦說不出,只好想辦法轉移話題,說道:「昨天那要十五連勝的那場蠻硬的,還好贏了,我有點小問題要問妳……」

  小喬又叉起了一塊肉,放到他嘴邊,「啊」的又一聲,他說:「不忙吃東西,我的問題……」

  小喬仍然十分堅持,又「啊」一聲,他騎虎難下,只好先聞了聞那塊肉,奇怪,肉香是貨真價實的,而且顏色又漂亮,怎麼可能是那種可怕的味道?

  他張開嘴,小喬將肉放入了他的口中,他又咀嚼了兩下,媽呀!這次是又鹹又辣,他的表情就像是吞進了一隻臭水溝撿起來的髒拖鞋一樣。

  小喬仍然用著期待的表情看著他,又問:「好不好吃?好不好吃?」

  他再也忍不住了,吼道:「這種東西是人吃的嗎?」吼出來了才知道不對,怎麼可以這樣對小喬,正要道歉,只見小喬萌到不行的臉一變,聽到她喃喃的說:「不好吃,我做的菜不好吃……」突然小喬的臉色變得像地獄少女閻魔愛抓狂一樣,右手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一個漏斗,一下子插在他的嘴巴裡,接下來就是那盤T骨牛排整個倒進漏斗裡,接下來廣州炒飯,炸蝦天婦羅,鮭魚卵壽司,林林總總的食物都往那漏斗裡倒,他的嘴裡直接承受著重度酸甜苦辣鹹各種不同的滋味,接著就失去意識了。






  他醒了過來。

  並非自然醒來的,他也沒那麼好命。

  他是被香醒的。

  所以他一醒來就看到滿房間的食物。

  壽司,燒臘,披薩,林林總總,佔滿了整個房間,連走路的地方都快沒有了。

  他怔住。

  並沒有怔住多久,他開始思考。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食物在他房間裡呢?

  想來想去沒有答案,於是他想走出房間去問問媽媽,可是滿房間的食物,他一不小心就踢翻了一盤泡菜牛肉炒飯,「幹!」了一聲,總算到了房門口,打開房門,吼了一聲:「媽!我房間怎麼回事?」

  本來以為看到的會是慈愛的媽媽,可是看到的卻是……大喬?

  他揉揉眼睛,就算昨天晚上他打了真三國無雙on line,而且也的確投入大喬的妹妹小喬陣營,打了不知道多少場的爭奪國戰,最後還贏了曹操,可是……再怎麼說,在現實世界裡看到大喬,是一件多麼令人……振奮的事啊?

  好萌啊……他呆呆的看著大喬,那張必殺的萌臉,以及那濃纖合度的身材,他在心裡大叫:「我又被萌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喬忽然一鞠躬,而且還是九十度的,說:「真是抱歉,舍妹的料理不行,害你受苦了!」

  他一怔,想到上一段的夢境,說:「不苦,不苦。」突然想到現在的劇本是赤壁之戰,大喬早已和孫策一起消失,又說:「現在劇本是赤壁之戰耶,怎麼妳還在……?」

  大喬無奈的說:「沒辦法,舍妹闖的禍,做姐姐的總要補償一下啊!」

  大喬說著走進他的房間,用左手拿起一盤燒鴨,整隻的燒鴨,右手不知怎麼變出她的愛用武器-喬美麗,只見她的手極巧,用那麼大一把鐵扇切整隻的燒鴨絲毫不見局促,而且還片鴨,片的十分漂亮,切完後她的愛用武器-喬美麗又不見了,他只瞧得張大了口合不攏來。

  大喬收起了鐵扇,右手又變出了一雙筷子來,夾了一片燒鴨,「啊」的一聲,放進他的嘴裡。

  他下意識的咀嚼了兩下,和小喬做的菜有如天壤之別,好吃的差點連舌頭都吞下去了。

  他張大嘴巴,示意還要,大喬欣喜的又夾了一片給他。直到吃完整隻燒鴨,他滿足的舔舔嘴唇,只見大喬又拿了一盤披薩來,拿起一片,拿到他的嘴邊,「啊」的一聲,他心想,反正還吃的下,在學校他可是人稱大胃王的呢!於是張嘴,將那片披薩吃了下去。

  可是那披薩吃完,接下來又是一隻油雞,好不容易油雞吃完,接下來又是烤全羊,到這裡他已經完全傻眼了,不會是要他把所有東西全部吃完吧?

  等到烤全羊吃了五分之一隻的時候,他已經完全吃不下了,可是大喬還是把羊肉夾到他的嘴邊。

  他怒了,餵豬也不是這樣餵的吧?於是他手一推,把大喬的手推開,羊肉掉到地上,接著他大吼:「幹!我已經吃不下了啦!」

  大喬呆呆的看著掉在地上的羊肉,他吼出來了才知道不對,正要道歉,大喬那超萌的臉突然一變,變得和地獄少女閻魔愛送人下地獄的時候一樣,接著大喬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個漏斗,他看到那漏斗驚覺大事不妙,轉身想跑,後領被大喬抓住,只聽得大喬嘴裡喃喃的說:「我的料理還是不行,還是不行,還是不行……」他正想說話,那漏斗已經插到他的嘴裡,接著大喬便把那些美味料理往漏斗裡倒,倒到第三盤時他終於失去意識了。






  他醒了過來。

  並非自然醒來的,他也沒那麼好命。

  他是被嚇醒的。

  一想到剛才的兩個夢,他就渾身直打哆嗦。

  他左看右看,幸好這次沒再看到任何食物了,是他平常的房間。

  忽然他的房間一暗,還出現了背景音樂,這個音樂他還非常熟悉!

  不會吧?昨天晚上打完三國無雙之後,又看了兩集地獄少女,可是……再怎麼說,在現實世界看到閻魔愛,是一件多麼令人……傷心的事啊?

  「地獄少女……閻魔愛……」

  猛然又有兩隻漏斗插入他的嘴裡。

  在他的面前出現的是一目蓮和骨女。而在他們兩人的後面是輪入道和山童,只見輪入道和山童不停的在做料理,而一目蓮和骨女則拼命的把做好的料理往漏斗裡倒。

  他想說話,但已經說不出來了。

  接著就看到地獄少女閻魔愛從地板裡冒出來,然後說著她的經典台詞:「在黑暗中困惑的可悲影子啊,傷害他人和貶低他人,犯下罪行的靈魂啊,」

  好萌啊……超萌的……比大喬小喬還萌……他呆呆的看著地獄少女閻魔愛,那張必殺的萌臉,以及那骨感的身材。

  地獄少女閻魔愛接著道:「要死一遍看看嗎?」

  他在心裡大叫:「我再度被萌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再度失去意識。






  他醒了過來。

  並非自然醒來的,他也沒那麼好命。

  他是被嚇醒的。

  一想到剛才的三個夢,他就渾身直打哆嗦。

  他左看右看,再加上看下看,順便捏自己的臉頰,確定已經醒來了。

  他拿了擺在床邊充電的手機,看看幾點了。

  手機顯示四月一日早上九點三十五分。

  他心想:「天殺的,原來今天是愚人節,怪不得做這種怪夢,惡搞我嘛!」

  他下了床,看到書桌上有一封信,他拿起來看,只見上面寫著:



  乖兒子,我帶你媽去洗溫泉了,一個禮拜後回來,這六千元就當你這禮拜的生活費,有多的就給你當零用錢囉!

  父字



  他怔了怔,心想老爸怎麼那麼慷慨,不過六千耶,等下可以到8X91看看有什麼武器好買的。

  心裡正編織著美夢,一邊把信封裡的六千元拿出來,咦?不對,怎麼只有五千?有一張白紙,和鈔票一樣大小,上面寫著樂?

  他翻背面一看,當場傻眼,背面是千元鈔票,原來是玩具鈔票,他急忙看另外五張鈔票,只有一張是真的,其他四張的背後也都有個大字,組合起來是五個大字:「愚人節快樂」。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xibolin
  • 呵~真好玩!
    小喬和大喬,如果梳了同一個髮型,不知道怎麼分辨......
    媽媽、阿姨傻傻分不清楚?
    如果有不要的道具,可以送給偶嗎?
  • 如果梳了同一個髮型,看來只有靠愛來分辨了XD

    nakama666 於 2010/05/05 00: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