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面時,她像極了一隻文靜的小鳥。

  容貌是姣好素淨的,那種不同於都會女性的美,很自然的使我想起了高中時的初戀情人,也是那麼的美。

  地點是公司的迎新會,她是新人之一。

  我找到人事部的經理,問他:「那個女孩子在哪個部門啊?」

  人事部經理見我這麼問,回答:「幹嘛?春心動了啊?她是總機小姐。」

  總機小姐?我點點頭,沒有理會人事部經理的耶揄。

  之後就是想辦法接近她了。當她答應和我一起去看電影的時候那副羞答答的表情,讓我興奮得整晚睡不著覺。

  和她交往的快樂是巨大且難以想像的,因為她,我工作的效率起碼提升了三成。

  那一晚,我永生難忘。

  那是我和她靈魂和肉體合而為一的一晚。

  在那之後,我開始考慮結婚的問題。

  要結婚,當然得先求婚,我們交往了也有一年了,雖然不長,但也不算短,該怎麼求婚呢?

  我先到珠寶店買了結婚的鑽戒,一克拉的鑽戒,要價不斐啊!

  接下來的幾次約會,我心裡都在想著該怎麼求婚的問題,幾度發呆和心不在焉,她一開始有問我怎麼了?但我總是打哈哈混過去。

  我東想西想,該怎麼求婚才浪漫呢?想了半天,什麼也想不出來,簡直就像是沒有靈感的小說家一樣。

  就隨機應變吧!心裡這麼想著,打電話和她約了三月十四日共進晚餐,為什麼挑三月十四日?因為這一天是白色情人節,也就是男性要回禮的日子。

  心裡想著她收到鑽戒的那一刻的歡喜表情,我安然入睡。

  終於到了三月十四日,我一身西裝筆挺,從家裡走出來。

  回頭望了一下我的狗窩,心裡想著所有的男人,不管家裡再怎麼亂七八糟,臨到約會的那一刻,總是能出淤泥而不染的從狗窩裡走出來,想到這裡,不禁笑了出來。

  到了約會的地點,看了一下手錶,我居然提前了一小時到了!

  再心急也不用這樣吧?我苦笑了一下。

  等她來的時候,我拿出了一本<冰與火之歌首部曲>,走到哪裡都一樣,書不離身是我的習慣,像在等人的時候就可以看書,順便平靜一下心情,等一下可是要求婚的呢!

  她來了,穿的像個小公主一樣,讓我一陣發呆。

  「發什麼呆啊?」她問。

  「妳今天好漂亮!」我傻傻的回答。

  她臉上一紅,害羞的看了我一眼,輕輕的說:「呆子!」

  到了我訂位的高級餐廳,侍者點完菜之後,我心裡想著求婚的時機,臉上的表情就嚴肅了起來。

  她看了我一眼,低下頭,心裡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一餐和往常都不一樣,我心裡一直想著該什麼時候求婚才好,想了想就決定在侍者上完甜點後,那樣才不會有人來煩。

  決定了的時候,侍者剛好送了主餐來,我簡直食而不知其味,想到等一下就要求婚,我心裡的緊張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的湧出來。

  她又看了我一眼,低下頭來吃著她的牛排。

  好不容易吃完了主餐,侍者送了甜點來,這時候我心臟跳的超大聲的。

  「我……」

  「我……」

  我們兩人同時出聲,情緒被中斷的我,便說:「女士優先,妳先說!」

  她笑了一下,說;「我要結婚了。」 

  什麼?我還沒求婚啊?
 
  「是高中的同學,他一直在鄉下等著我回去,我明天就回去了。」

  這幾句話就像是轟雷一樣,轟得我說不出話來。

  過了良久,我好不容易擠出了三個字:「恭喜妳!」

  她輕輕嗯了一聲。

  這頓飯就這樣結束了,回去時,我問她:「明天幾點的車,要不要我送妳?」 

  「早上九點四十分的車,你不用送我了,你還要上班呢!」她輕輕的說。

  「嗯……」

  我送她回到她家的樓下,看著她上去,心裡忽然想到「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這首詩。

  她回頭望了我一眼,我彷彿看到了她的淚水。

  「錯覺,一定是錯覺!人家都要結婚了,哪可能流淚啊!」我心裡強迫自己這麼想。






  隔天早上,因為昨天晚上喝太多酒造成宿醉,腦袋裡像是有兩個師在打仗一樣,痛到不行。但還是得上班,千辛萬苦的從床上爬起來,漱洗了一下,吞了幾顆普拿疼,就上班去了。

  到了公司,經過總機的時候,聽到總機小姐們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只聽到一兩句「腳踏兩條船,真不是東西」「真可憐」什麼的,還有總機小姐們怒視的眼神,心裡想到她已經不在了,心中不禁一痛。

  人事部經理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說:「求婚還順利嗎?」

  我還沒回答,總機小姐其中之一便大聲說:「當然不順利,像這種腳踏兩條船的人怎麼可能會順利?」

  我一聽,大怒:「誰腳踏兩條船啊?」

  「就是你這個混蛋!枉費她把一切都獻給你了!」總機小姐比我還大聲。

  事有奚撬,我說;「等等,是誰告訴妳們我腳踏兩條船的?」

  「這還用問嗎?就憑你和她最近幾次的約會都心不在焉的表現就知道你腳踏兩條船了!」總機小姐的音量仍然不小。

  「這麼說來,是妳們的推測嗎?最近這幾次的約會我是一直在思考該怎麼向她求婚,所以才會心不在焉的。」我疲倦的答道。

  人事部經理也說:「是啊!這小子是要向她求婚的,還跑來問我是怎麼跟我老婆求婚的呢!」

  我有點臉紅,嘆了口氣,說:「來不及了,她已經要結婚了。」

  總機小姐們吃了一驚,久久說不出話來。

  人事部經理也十分吃驚,說:「什麼?她遞辭呈說要結婚了,不是跟你啊?」

  「她並沒有要結婚!」總機小姐說:「她只是想避開你,不想妨礙你和你的新女友而已!」

  我暴跳如雷:「我沒有什麼新女友!」我掉頭就走。
  
  走沒幾步,突然意識到有點不對,又回頭問:「妳剛才說什麼?」

  總機小姐有些好笑的望著我,把剛才講的話又重複了一次。
    
  「她沒有要結婚,她沒有要結婚,她沒有要結婚。」我重複了三次才跳起來,跟人事部經理說:「我要請假!」

  「嗯哼!什麼理由?」人事部經理笑問。

  「追我老婆回來!」我答的坦然。

  「嗯哼!記得回來時要填假單喔,不然錢照扣!」人事部經理眨眨眼睛。

  「謝了!我欠你一次!」我笑著回答。人已經往外衝出去了。

  




  到了火車站,看了一下時間,九點二十五分,還來得及,馬上衝到廣播室,請他們廣播,內容是她有失物,請到服務台認領。接著我就衝到服務台去,等到九點三十五分,都沒有人來,於是我買了張車票,是到她鄉下的車票,也是九點四十分,心想她的老家那站是小站,大概沒多少人下車,到那裡總可以碰到她了吧?

  上了火車,巴不得趕快到,又不敢睡,說實在話也睡不著,要看書嘛,也看不下去。想到之前送她回家時看到的淚水,心急火燎,大概只有這四個字可以形容現在的心境。

  好不容易終於到了,我趕忙跳下車,左看右看,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我連忙大叫她的名字,她聽到了,身子一顫,緩緩回過頭來,這時候我已經跑到她前面了。

  她顫聲道:「你來做什麼?」

  我嘻皮笑臉的說:「當然是來見我岳父岳母的啊!」

  她羞紅著臉,說:「誰說要嫁給你了?」

  我再也忍受不住,一把將她抱進懷裡。

  她輕輕的說:「別這樣,有人會生氣的。」

  我問:「誰敢生氣?」

  她忽然哭了,哭得梨花帶雨,我手忙腳亂的幫她擦眼淚,急問:「怎麼了?怎麼了?」

  她抽抽噎噎的說:「我都知道了,你不要瞞我,我知道你有別的女朋友了。」

  我惱怒的說:「根本沒有!是誰告訴妳我有的?」

  她茫然的問:「真的沒有嗎?可是她們說一定有啊!」

  「可惡!那些婆娘,我回去一定要宰了她們!」我發狠的道。

  「別這樣。」她輕輕的說。

  我緊緊的抱住她,說:「前幾次的約會委屈妳了,我在想事情,所以才會心不在焉的。」

  「你在想什麼?」她問。

  「我在想怎麼跟我親親老婆求婚。」我嘆道。

  「貧嘴!」她羞紅了臉。

  我從口袋裡拿出了那一克拉的鑽戒,拿起她的右手,把戒指套進她的無名指,笑嘻嘻的說:「禮成!奏樂!」

  「誰跟你禮成?」她嬌嗔道。「我告訴你,我爸爸很頑固的……」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