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眷戀的回頭看了最後一眼。

  他的一切都在那裡,他的公司,他的錢,他的妻子,他的女兒。

  曾經他什麼都有,曾經他在商場上呼風喚雨,曾經有過和妻子的濃情密意,曾經和他的女兒之間的親子之情,現在全部都消失了。
 
  妻子離去前丟下了一句話:「你什麼都沒有了,要我們跟著你喝西北風啊?」
 
  他強辯:「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啊。」

  妻子牽著女兒頭也不回的走出那過去是他們的家的地方。

  現在他僅有的只有身上這套看起來還像個樣的西裝大衣,摸了摸口袋,還有120元。

  還有兩天就過年了,這年該怎麼過呢?

  真的是山窮水盡疑無路啊!

  一般人或許會想到死,可是自殺,他沒有這種勇氣。

  之前在路上看到遊民,只覺得他們身上很髒,有時興之所至也會施捨個一兩百元。可是現在看到了只覺得他們可憐,和自己一樣可憐。

  就像現在,他看到一個遊民,全身發抖的縮在地上。

  今天的氣溫是幾度啊?記得前幾天看新聞報導時說寒流要來,自己身上穿的也僅夠保暖,可是看著那遊民在地上發抖的模樣,他不禁起了側隱之心。

  他走近那遊民,將身上上半身的衣服全部脫了下來,一件不留的遞給那遊民,說道:「穿上吧,這樣可以保暖些。」

  那遊民用呆然的眼神看著他,他轉身要走了,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回過頭來,掏出身上僅有的120元遞給那遊民,又說:「這些錢你拿去吃一頓飽的。」

  由始自終那遊民沒說過一聲謝,但他覺得無所謂,反正他做這些也不是要那遊民的謝禮。

  可是……這天氣還真冷啊……

  離開了那遊民,走了大約七八百公尺,突然腳邊一聲爆炸,把他嚇了一大跳。

  他低頭看,原來是個水鴛鴦。

  接著背上一燙,他回頭一看,又是一個水鴛鴦打到他的背上。

  他感到憤怒,抬頭一看,原來有一群小鬼在放鞭炮,這時又有一堆衝天炮向他衝來,而要閃躲已經來不及了,他本能的用雙手護住頭臉,那些衝天炮直接撞上他的胸腹之間,然後爆炸。

  那些小鬼們大笑著,一邊有人說道:「炸變態,哈哈……」

  他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撿起地上的樹技,就要去追打那群小鬼,忽然腳邊又一聲炸響,又再度把他唬了一跳,原來是剛才打到他背上的水鴛鴦到現在才爆炸,那些小鬼們笑得更響了。

  於是他和小鬼們展開了一場追逐戰,那些小鬼們在跑的路上還一直用鞭炮攻擊他,他的身材又有些臃腫,追不上那些小鬼。

  終於,他放棄了,他停了下來,呼呼的喘氣。那些小鬼也跑到不見蛋了。

  跑了一陣,倒也不覺得那麼冷了,就在這時,他看到了那個包包。

  那包包就放在路邊的變電箱上面,他先左右看看,沒人。

  於是他走近前,拿起那包包,正要打開看裡面有什麼的時候,突然想到如果裡面是錢的話,那麼他難保不起貪心,會把那些錢吞沒,指尖在拉鏈上猶豫了幾秒,就決定不如送到警察局去,看會不會有失主來認領。

  如果裡面是錢的話,那失主不曉得會有多焦急,一想到此,他的腳步不禁加快了些。

  到了警察局,警察一看他上半身光溜溜的,只差點沒把他當蹓鳥俠給抓了起來,他連忙大叫:「我撿到一個包包,我是送失物來認領的。」

  警察們本來還在暗想他是來蹓鳥的還是被搶劫,一聽到他是送失物來的,連忙放開他,並拉了張椅子請他坐下。

  「老兄,你怎麼這副德性啊?」一個警察問道。

  他把碰到遊民並把衣服給他的事說出來,警察們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現在還有你這種人?」

  「我這種人?我這種人怎樣?」他怔住。

  「你這樣子不行啦!要是碰到別的分局的人搞不好真的會把你抓走的。」

  警察們拿了兩件衣服給他穿上。

  接著開始問他在什麼地方撿到包包的,裡面有什麼東西等等的問題。

  他先說了在哪裡撿到的,至於裡面有什麼?他回答:「我不知道。」

  警察們疑惑的問怎麼會不知道?

  「如果裡面是錢的話,我怕我會忍不住把它吞沒。」他回答。

  警察們這可怪住了。

  這時有個老頭突然撞進警察局,哇哇叫著:「我的包包不見了,裡面有二百萬元啊!我的貸款啊~~~~~」

  老頭忽然哭了起來,警察們連忙安慰他,並問他包包的形狀,以及在哪裡丟失掉的。

  老頭說了,其中一個警察道:「這可真巧,有位先生檢到一個包包,我們先打開確認一下裡面的東西。」

  老頭往他的方向看過來,一眼就看到放在桌上的包包,激動的差點爆血管。「就是那個包包!就是那個包包!」

  警察們請老頭稍安勿躁,接著就有人打開那個包包,先清點裡面的金額,再看有沒有其他東西,在裡面找到了那老頭的身份証,至此這包包確定是那老頭的了。

  「裡面果然是錢啊!」他喃喃的道。並慶幸沒打開那包包。

  警察們已經向那老頭說明了撿到包包的人就是他,而且撿到的時候並沒有打開來看。老頭問為什麼?警察照實說了。

  老頭走到他的面前,深深一鞠躬,他連忙站起來,雙手亂搖,道:「這沒什麼啦!」

  「請問先生在哪高就?」

  「不……我沒工作。」

  「不嫌棄的話,可願意到我那上班?」 

  他怔住。「可是我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不要緊,我們有員工宿舍。」

  他考慮了不到二秒,「那就請多多指教了!」說著一鞠躬。

  柳暗花明又一村!

  就這樣,他到了老頭,不,是老先生的公司上班,之後又娶了老先生的孫女,再之後繼承了老先生的事業,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寒單爺,原來您在這兒啊!叫我一頓好找!您身上這是什麼衣服啊?」

  「呵呵!這剛才有個人給我的啊!」

  「原來如此啊!那麼您給了他什麼呢?」

  「本來是要給他財富的,可是卻被他自個兒變成了幸福,呵呵!」

  「唉喲,那他炸寒單了嗎?」

  「呵呵!雖然是湊巧,但他也的確是炸了,話說他若是不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給我,那也炸不到啊!」

  「話說人間真的越來越冷了呢!」 
 
  「呵呵!是啊!」

  「而且也不流行炸寒單了,所以您也越來越沒事了。」

  「呵呵!胡說,這不就有事了嗎?」寒單爺的手上仍然拿著那120元,「這是那個人請我的吃飯錢,咱們就去吃吃人間的美食再回去吧,呵呵!」



  僅以此作品祝大家新年快樂!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