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譴的作者向來是個很喜歡在自己作品中惡搞的人。

尤其喜歡搞很冷門的東西,或是只有先知道某某才會知道某某的Parody。

啊,不對,其實Parody本來就是先知道某某才知道某某被Parody才好玩。

比方──第六劫 異能(3)中,趙耀祖的:「靠!難不成照相機還比較有用嗎?」就是來自知名的PS2遊戲『零~zero~』系列;這是一部拿著被稱為『射影機』的照相機到鬼屋旅遊並拍攝驚悚畫面戀愛冒險故事(誤)…

賽郎》在關係表上是《天譴》的前傳,人物當然就有重疊,像是《賽郎》中的『』,永月之城的城主,就是天譴無量劫中出現的銀髮男子。相對的,《賽郎》中最後出現的新角色──少年,就是無量劫中,被龐稱為七座的少年。

這種Parody就是建構在:「如果讀者都有看過兩部小說才會發現的事情…」或是「這個片段的謎題其實在別本小說裏面直接有解答…」之類的。

現在的樂趣很低,不過隨著堆疊出來的內容,應該會有更多的蛛絲馬跡來尋找吧?比如說,在《賽郎》的結尾中,已經『很明白的暗示』了天譴中真正的大魔王是誰,雖然說作者不斷的從中誤導。

必須承認,為了編織這些誤導的線索,天譴變得非常難寫。

因為要把線索丟到不是在本篇故事裡面的遙遠地帶,重點是,還不能忘記這條線的伏筆,換句話說,不能把伏筆藏到連作者都忘記,雖然我常常忘記。

然後,天譴也不斷的嘗試挑戰作者的寫作能力,像是第三劫第一段,採用的是第三人稱轉第一人稱的描述,第六劫第一段則是採用第二人稱轉第一人稱的描述,所以在第九劫第一段,就會出現第一人稱轉第三人稱的描述。

規則確立之後,每三的倍數劫,都會出現人稱對調的寫法,這是很頭痛的考驗,不過讀者們應該可能說不定估計似乎會不曉得這種寫法的難處在哪吧?所以,這寫法惡搞的是作者自己。

目前最冷門的就是:每一劫的開頭紅字,到底是誰的口白?

老實說,目前看過天譴,或是很了解天譴設定的親朋好友們,還沒人猜到過。

作者也花了很大的心血在隱藏這個人,然後就有了一個樂趣:希望這個人永遠不要被讀者找到。

因為被找到,表示藏的不夠好,卻又不能不留線索讓人來找,因為不留線索就是犯規,真的,這些紅字開場白,是天譴每個章劫最難寫的地方。

啊,真希望沒人找到啊~~~~~~(喬巴狀)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xibolin
  • 特地查字典Parody是什麼意思......(打油詩?)
    想要別人全都看懂很難,因為沒人看過你全部看過的書,體驗過你全部體驗過的經歷,但在看出端倪的瞬間,是會發生會心一笑的!
    神秘口白是誰?可以請黃文擇擔任嗎?
  • 啊,打油詩...現在一般都會把Parody翻譯為『戲仿』,字典通常跟不上時代啊,

    話說,找八音才子來唸口白,我得先用台語來寫...

    而且我還會聯想到地下電台賣藥的迴音音音音音音音音...

    nakama666 於 2009/11/23 16:14 回覆

  • xibolin
  • 啊~又增長了知識!
    話說這「戲仿」又是什麼?又得去查字典了......
  • 呃...戲仿啊ˊˋ...

    阿就是像驚聲奸笑系列就是戲仿的大作,
    如果沒看過驚聲奸笑所戲仿的電影,通常樂趣會減低不少,

    又或是駭客任務啦,或是星爺的電影啦,都是被很多其他作品戲仿,
    比方說...恩,
    史瑞克那個公主跳起來畫面停格,還播弄了下頭髮,就是對駭客任務的戲仿,會說成:「那一段的Parody是來自駭客任務~」之類的,

    有個超有名的例子:
    「曾經有一段真誠的愛情放在我面前,但是我沒有珍惜,直到失去了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就是被戲仿的對話經典,
    已經有太多的改作,
    於是技安<---這個導演乾脆在天下無雙這電影裡面自己搞了一段:
    「曾經有一碗熱騰騰的燒豬手麵擺在我面前,我沒有好好珍惜,等到麵涼了,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啊,不過你說的沒錯,戲仿「想要別人全都看懂很難,因為沒人看過作者全部看過的書,體驗過作者全部體驗過的經歷,但在看出端倪的瞬間,是會發生會心一笑的!」

    這確實是戲訪的精隨啊啊啊啊啊啊(迴音)~~~
    比如說你的《洗傲江湖》就可以看作對《笑傲江湖》的Parody,
    然後我想辦法要在《非原生災害防治室》Parody你的小說之類的...嗯嗯...

    話說,你的頭髮...還有那身水手服...

    nakama666 於 2009/11/30 16: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