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智慧還是深沉的計謀?那是狡詐還是善意的行為?

  那是烙印。我看見那烙印刻蝕在心底,不覺得痛,卻覺得悲傷。當面對的不是神的懲罰,而是人性痛楚的折磨,我們還要承受多久?

  難道一切都要用生命來換得?難道夢終究要崩潰?

  我不知道。




  自從昨天晚上廣晏走了,除了范詩紋之外,也有幾個女同學也跟著昏了過去,趙佩涵正是其中之一,然而當她醒來之後,卻還是處於一種恍惚的狀態。

  前來探望她的趙郁琴,只看到她靜靜地坐在床上發呆,臉上還留有風乾的淚痕。

  而原本白嫩如雪的膚色更顯得蒼白。

  其實昨天晚上趙佩涵昏倒的時候,趙郁琴正好也在她旁邊。

  「那種壞學生有什麼好?真是奇怪?」其實趙郁琴心底是這麼想的。

  事實上,趙郁琴對林廣晏的雖然感到哀傷,那層難過也還沒到達悲傷的程度。或許是他們三個人在班上都屬於所謂的壞學生之列,平時就無相往來,甚至還有些嫌惡他們不好好上課;所以,她對趙佩涵這種因為悲傷而昏倒的狀況格外感到不可思議。

  當然她並沒有注意到趙佩涵關心的是曾啟銘。

  然而曾啟銘在班上也是個異類。不修邊幅的邋遢對任何女生來說都會是引起反感的缺點,何況她與曾啟銘的交情就叫做沒有交情,雖然對於同學們突然傳出曾啟銘暗戀張明奾到肯為她犧牲,趙郁琴聽到的時候心中是有些許的感動,但這個想法也是轉瞬即過。

  她不是沒有感情的人,但是那種哀傷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產生在曾啟銘身上。

  「提起精神來吧!」趙郁琴輕握著趙佩涵的手打氣道:「人死又不能復生,妳又何必這個樣子呢?」

  其實她說的有些心虛,甚至她也不知道該不該有悲傷的感覺。於是趙郁琴只好試著將對林廣晏的哀傷轉化為同理心去體會趙佩涵的心情。

  趙佩涵茫然看了她一眼,哽咽道:「難道一個好朋友死了,妳心中不會難過嗎……」說到這裡,竟接不下去。

  趙郁琴對自己輕輕地嘆了口氣。她很理性,很冷靜的思考著。然而如果冷靜是一種壓抑,而壓抑成了無形的習慣,那要如何改變自己?

  是因為太要求自己要冷靜的關係嗎?還是我誤以為冷漠就是冷靜?或許……這就是人類會被天譴的原因吧?

  那麼,剛剛周德樺的表現究竟是冷漠,還是冷靜?







  時間是天譴發生第三天的早餐時刻。

  雖說是早餐,時鐘的指針卻毫不客氣的指在十點半的位置。班上同學在王佳嬇花了很大功夫的催促下才三三兩兩陸陸續續地來到十樓的餐廳。一反昨日的吵雜,偌大的餐廳裡竟然沒有人講半句話,似乎一整片愁雲慘霧籠罩整個班級。這其中當然包含了無理取鬧的賴床、面對天譴的恐懼與憤怒,或是否認天譴否認一切的崩潰情緒。

  天譴發生,神諭降臨,原本在同學們的心中不過就是種新奇體驗。眼前有人被野獸撕裂而死所帶來的震撼感,雖然會在那瞬間有感同身受的心理創傷,卻因為已經習慣速食資訊的感官,體驗者只會在回想起來的時候餘悸猶存。只有在回憶時刻才能體會的感受,遠比不上一個活生生的人在面前緩緩斷氣而給人心理上的無盡侵蝕。

  他們也沒有決死的心,無法去想像自己成為林廣晏那樣下場的時候,還能不能笑得出來,也終於知道神這下是玩真的,他們不再是個旁觀者,而是參與者。

  於是在這個正式體認天譴的早餐中,氣氛顯得異常的凝重。

  其實自天譴以來,劉劍鴻心情一直都是悶悶不樂,除了面對天譴的壓力之外,也有來自於責任感的壓力。因為自己身為班長,總覺得有義務要帶領大家渡過天譴,這令他更加為難。面對眼前沉悶又寧靜的僵局,根本也不知道該由何處說起,也只是抱著頭,兩眼無神地看著眼前逐漸冷去的稀飯。

  要不是王佳嬇跟洪羽蓉、趙郁琴她們幾個比較有心理建設的女生先準備了早餐,只怕現在會上演三十七的人搶熱水泡麵的消極憂鬱畫面。

  這種時候,王佳嬇的判斷是正確的。心情不好的時候,確實可以用豐盛的食物來填補心靈的空虛,以這層面來考量,王佳嬇遠比劉劍鴻更適合成為領導者。

  劉劍鴻往後一躺,揉著隱隱作痛的太陽穴,偶然瞥見餐桌上還有數個空位,終於講了這場早餐聚會中的第一句話:「還有誰沒到的?」

  洪羽蓉答道:「張明奾、范詩紋和趙佩涵還有……」

  這時徹夜未眠的天才覺得自己的精神上的耐久度已到了極限。他很明白,江于偉以及曾啟銘應該也是死了,所以他才花了一整個晚上規劃未來整整一年的生活方向。對周德樺來說,先提高同學們的存活率才有渡過天譴的勝算,只要通過天譴,所有人都會復活。然而劉劍鴻卻還無法進入事情的思考核心──這時候去管誰還沒到無疑是一件浪費時間的舉動。若再花時間把大家找齊,恐怕遇到下一次無法預料的事情,又會有多餘的死傷。

  他放下手中的餐具,但因用力過度而發出巨大的聲響,卻也打斷了劉劍鴻和洪羽蓉的談話。

  「別管她們了。」周德樺用餐巾略為擦拭雙唇,沉聲說道:「現在有幾件事情必須向大家宣布。」

  劉劍鴻跟其他人一樣都是眼神茫然的看著副班長一眼,然後相互疑惑的對看,不過他第一個看的是王佳嬇。

  也不管眾人錯愕的表情,周德樺繼續說道:

  「第一,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後,我想我們有必要成立一個小型,而且能自救的醫務中心。你們要叫醫務室,或是醫務所都隨便;反正目的是在日後有人受傷時能夠適當的照料。所以今天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醫院拿取必須的設備以及器材。

  第二,基於安全考量,今後所有女生的外出行動都必須有男生陪伴,以免發生意外。基本上我個人是建議女生們盡量少外出。至於尋找那個神所說的要素,由我們男生負責來執行。也就是說,男生跑外勤,女生做內務。如果女同學有自信能參與外務的勞動、曬太陽,東奔西跑諸如此類的,甚至與還無法確定的野獸作戰,我也沒意見,野獸昨天晚上你們都看到了。

  第三,為了方便所有人之間的聯絡,現在手機都不通,我們需要以無線電來做基本的通訊。無線電基地台與通訊功能都跟手機不一樣,而且反正現在的物資是自由取用,通訊主機及無線電手機則隨便到通訊器材行去拿。

  第四,以後有事情要開會,就在十樓集合,我們會在每個人的房間加裝擴音器,以便以後有事情時能夠廣播給大家知道。

  第五,我們需要成立一個電腦控制室,輸入全市地圖並和無線電作連線管理,以便能夠隨時知道大家在那裡。好,以下是分配的工作與任務名單……」

  除了趙耀祖以外,眾人在聽完一長串任務分配名單之後,臉色逐漸從茫然轉為困惑、訝異、還有人帶著些許的憤怒。

  因為這等同於直接讓大家沒有表達意見的空間。

  然而即使是民主時代,也同樣需要組織管理。但是周氏企業的家訓帝王學中卻完全不這麼認為。因為一個集團的強大力量,絕對不是透過民主構成的。力量是透過絕對的組織能力來相互協調各自之間的自由度,陷入盲從的民主只會有漠視與無力感,畢竟過度的民主甚至會違背了自然法則。

  這也是周德樺在天譴發生當天對於投票表決組長的給予否定態度的原因。

  周德樺並不想將劉劍鴻當作傀儡,但是在劉劍鴻還沒自覺成為一個組織首腦而做出應有判斷的這種時候,他就不得不暫時跳過這個班長來發號施令了。

  況且,給予大家勞力上與精神上的額外負擔,反而能讓他們早點脫離昨天之前的愁雲慘霧,他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對名單中兩位醫務組組長說道:「趙郁琴洪羽蓉妳們待會兒先去看看趙佩涵和張明奾,他們應該都只是情緒壓力造成的休克,後續妳如果有什麼想法,儘管跟我──儘管跟班長提議。」

  才準備要離開餐廳,突然聽到林嘉慶的問題:「我們要去那個醫院啊?你只講去醫院拿東西……」

  周德樺聽了,內心無奈地嗤之以鼻。這又是一個過度依賴民主的症狀:失去自我存在的判斷力。但是他不會將這樣的想法呈現出來,而是略帶微笑的反問道:「都可以啊;我想,去昨天廣晏他們去的臺大醫院如何?」

  林嘉慶一聽這反問,臉色立時沉了下來。

  想到昨天晚上林廣晏回來時候的那副模樣,不難想像臺大醫院的情況應該更悽慘,何況還有兩個人可能被那些變異動物啃食得亂七八糟的屍體晾在臺大醫院附近。想到這裡,悶熱的六月天裡,林嘉慶還是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林宗豪忽然用著極為不悅的口氣大聲說道:「幹!他媽的為什麼沒有你和趙耀祖的名字?幹你們想摸魚是不是?」

  他終於跟許諄雄陳中祥他們討論完剛剛名單的事情,得到名單沒聽到這兩個人名字的結論。其實,不在名單上的有三個人,林宗豪卻沒發現這件事情。但卻不是周德樺唸得很快的關係,而是他們三個根本沒辦法記那麼快的關係。

  周德樺露出了親切又愉快的微笑,回頭看了林宗豪一眼,道:「我和趙耀祖是要去昨天晚上的現場查看,你要是想來我很樂意歡迎,你是武器組的,在臺大醫院附近就有個警察局,要來嗎?」

  林宗豪臉色一綠,悶哼一聲,努力做出了不屑的表情,可惜任何人都看得出他只是在逞強而已。有了黃美玉以及林廣晏的經驗,林宗豪才不想專程跑去看兩個死人血肉糢糊的樣子。

  周德樺不再理他,立在餐廳門口問道:「大家還有什麼問題就先問吧?沒事的話我就去調查江于偉他們的情況了?」

  一片寂靜與沉默,回答了周德樺的問題。趙耀祖先出了餐廳門,周德樺才點頭致意,離開眾人的視線。

  自從周德樺一長串的發言,直至周德樺的離去,劉建宏的臉上都掛滿著些許無奈的苦笑。

  當他聽到周德樺所提報的事情完全沒和自己商量過,劉劍鴻頓時楞傻了眼,心中油然生起一股酸意,不住苦笑。總覺得周德樺再怎麼樣也應該先跟他商量或是先知會一下,但又仔細一想,跟他商量也沒什麼用,自己也提不出什麼有幫助的意見,只能用長長的一聲嘆息來聊表滿腔的無奈。

  坐在劉劍鴻旁邊的王佳嬇察覺到他的心事,側頭倚著他的肩膀對他悄聲道:「周德樺未免太不把你看在眼裡了吧!你才是班長耶!」

  劉劍鴻不經意的低頭,那豐滿上圍包裝在前襟敞開的的粉紅色襯衫內,胸罩的淡色蕾絲與乳溝都清晰可見。他吞了吞口水,窘紅的臉上仍是那副無奈的苦笑,完全無話可說。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