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聽很多恐怖電影、小說的劇組、作家等等的人提到,某些故事在創作中,總會遇到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那時,只當那是單純的媒體炒作,不以為意。

  直到兩天前,自己真的遇到了……

  那天晚上,就是前天的夜晚,我獨自一人面對著社區空蕩蕩的大廳,車道口鐵捲門不知怎麼地關不起來,只好枯坐在監視器前,看著無人進出、卻完全敞開的車道發愣。

  手機還是一樣訊號很差,隨身網卡在那裡的連線效果,只停留在「真的有連上線」的階段,冷不防對講機的鈴聲大作,又是一位住戶打電話下來關切鐵捲門的問題,很明理,是好事,但突如其來的聲響,確實讓這寧靜的夜晚多出幾分不安寧的要素。

  於是開始胡思亂想,外頭的風突然大起來,總覺得,似乎風聲中傳來不知所以的呢喃,這時想起篤信佛教的早班組長說過的話,他說這裡,有‧東‧西。

  為了寫恐怖小說,總是在大半夜裡跑去一些陰森地取材,卻從來也不認為自己真會遇到什麼怪事,桃102線很多故事來自真人真事改編,但也都不是發生在自己身旁的事,對於靈界或者怪奇一類的事情,可以說,從來沒真正體驗過。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怎知道,就在那天的深夜,腦海中,突然很鮮明地投映出一個血娃娃的臉孔,那隻娃娃殘破不堪,鈕扣製成的眼睛跳了一顆,剩下的一顆也脫了線頭,垂掛在臉上;娃娃的頭髮是毛線織成,原本該是蓬鬆的頭髮,此時卻糾結纏繞成一團,並且上頭還沾滿了泥土;包含臉龐、手腳、衣物等等的部份,全都是破的,裡頭的棉絮全溢了出來;而之所以稱作血娃娃,是因為那些破損的地方,都淌著暗紅色的血跡。

  當下,我知道靈感來了,腦中也迅速地建構起故事的開頭、結尾,甚至連更詳細的文句都已經湧現。但,坐在電腦前,卻不敢著手打字。

  大片落地窗外,不斷有人影走動,出外察看,卻不見方才離去的人的背影;監視器畫面一個閃動過後,再也無法顯現影像;前廳和緩吹拂的風,走出後廳卻是彷彿要將人吹離地面的颶風……

  這倒是頭一回遇到這種狀況,種種跡象,都讓人覺得有什麼東西在阻止我的作業,不禁戰慄起來!

  那真是我最漫長的一夜!

  所以……









  所以本期桃102線系列故事,繼續拖稿中!

  原因是作者即將前往遙遠的巴布亞‧紐幾內亞,找達卡‧拉卡布希贊‧圖勒罕女士進行除靈儀式,短時間無法回國,請各位讀者見諒!謝謝!

  逃──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yber runner
  • 嗯...拖戲
    李組長又皺眉惹
  • 被666抓包,我命休矣──

    nakama666 於 2009/10/20 12:06 回覆

  • 666
  • 抓包

    透過手機發出的,嘿嘿嘿嘿
  • 好厲害的手機><
    大人啊──原諒小的在下我啊──
    這下子真的要去收驚了!
    抖抖抖抖……

    nakama666 於 2009/10/20 12:06 回覆

  • rose2046
  • ="=......
    這是.....這是......
    你看,人真的不能鐵齒吧!
  • 唉呀呀──
    看啊各位!還是有人願意相信我的說詞嘛!
    真是太感動了!

    nakama666 於 2009/10/20 12:41 回覆

  • rose2046
  • = =+.....
    想上映"玫瑰捅你眼"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