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騙人的吧?

  左維欣的身體像斷掉線的傀儡,無力的倒在旁邊,那頭,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還帶著笑容的頭,掉在還殘留在地上的冰塊堆裏。

  那笑容是對著我笑嗎?為什麼,為什麼要對我笑?為什麼!為什麼啊!

  我,我止不住我的淚水,是我害死了她嗎?

  我的心,好痛,好痛啊!那是整個的扭曲,是我害死了左維欣嗎?

  我顫抖著,十幾公尺的路,好像很遠,又好像很近,我抱起了左維欣的頭,我是怎麼過來的?我不知道,好像有冰塊割開了我的腳吧?那不重要,身上的痛楚好像不存在,因為不會比我的心臟還痛,全身的細胞都在沸騰,是我害死了左維欣嗎?

  身邊一個大爆炸,石塊泥土噴得我全身,啊?是眼鏡男嗎?好像是吧?是因為用了下一個真言術,所以眼鏡男能夠行動了嗎?臉上有點黏膩,是剛才有石塊打破我的頭嗎?

  誰能告訴我,我的心臟好痛,誰能告訴我,是我害死左維欣的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頭,好痛,心臟鼓動得像是要撕裂開,好痛!

  「爆!」

  地板突然站了起來,混著冰塊用力砸在我臉上,我還是抱著左維欣的頭,我不想在她臉上看到任何的傷痕,如果我沒叫她停就好了,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是我的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頭,我的心臟,好像炸開了,但是,好像又,不是……

  原來,不是地板站起來,是我趴在地板上,左維欣呢?還好,還在我懷裡,該死,她的臉沾到土了!

  腳好痛,斷掉了嗎?原來剛剛那一個爆的真言把我的腳爆掉了嗎?哈哈,哈哈哈,不是頭,哈哈哈哈,妳去死吧卡蜜拉!妳只爆掉我的右腳有什麼用?妳厲害就把我的頭爆掉啊!妳不是想吸我的遠古之血嗎?現在不得不殺我了吧?哈哈哈哈,肋骨斷了很痛吧?被逼急了,不得不殺我了吧?哈哈哈哈,那是左維欣踢的,很痛吧?

  「可惡啊--可惡啊--可惡啊--」我對著天空咆哮。我翻過身體躺在一地的冰塊上,背上很冷,是嗎?躺在我的胸口的左維欣更冷,她不會再搥我了,她的大眼睛再也不能對我眨呀眨的,她再也不會煮沒有金黃色蛋皮的蛋包飯給我了,她不會再用那些小愛心圖樣的東西暗示我了……

  「卡.蜜.拉!卡.蜜.拉!」我掙扎著站起來,卻在混著血水的冰塊上滑倒了,一根尖銳的冰柱刺穿了我的左眼,哼,一個眼睛算得了什麼!

  「卡.蜜.拉!」

  我終於,站了起來。

  是因為我的憤怒的關係嗎?卡蜜拉看著從左眼洞噴出血來的我,也露出驚慌的神色。

  「我.要.殺.了.妳!」

  那是什麼感覺?

  細胞……?

  我能感受我腳上的傷口正在快速的復原,好像每個細胞都獲得了逆流的生命能量,我流失的血液以原子為單位重新組合成為蛋白質以及胺基酸的分子團,然後鏈結、鑄型……

  我看著我的右腳,大腿以下原本是血肉糢糊的一片,現在骨骼已經重新生長,肌肉一層一層的覆蓋上去,血管,神經纖維,皮膚……

  原本模糊的,一片交錯在血與黑色之間的左眼視覺,細胞,細胞分裂著,水晶體重新構築了,我身上一切的傷口都再生了……

  是的。就像雷芷芸受傷的時候一樣,但是我的再生能力似乎更強大……

  頭不痛了。

  「斬!」

  我看見了,那經由言語化成的利刃在一瞬間將我的右手臂與身體切開,我咬著左維欣的頭髮,用左手把正在彈飛的右手接住,重新接在我的肩膀上。

  咦?奇怪,為什麼我的手變成完全沒有血色的白色?我的指甲也變得細長,還像是擦了指甲油一樣變成紅色呢?

  哼,我寧願這紅色是用卡蜜拉的血染成的,那兩個惡魔獵人呢?

  原來,哼,該死!

  功夫男用蹲著馬步揮出正拳的姿勢僵硬的躺在地上,眼鏡男被困在一個黑色的空間裡面,又是被卡蜜拉返回法術了嗎?混帳!笨蛋!

  「碎!」

  我怕攻擊傷到左維欣,轉過來用背部承受,那是一瞬間的事情,是的,一瞬間,我的左手不見了,所有的血肉化成無數的碎片,不過,那還是一瞬間的事情,散開的細胞還原成遠古之血最根本的魔力,以原子的等級從我手臂斷掉的地方重新構築再生。

  一張符咒從空中飄來我的面前,然後著火燒掉了,火焰中出現了字:「四重真言。」

  那是功夫男在最後留給我的訊息嗎?媽的,我他媽的管它是幾重真言,我只要她死!

  不過,四重真言的意思,就是卡蜜拉只剩下一個可以用的真言,是這個意思嗎?因為她用了兩個真言困住了眼鏡男與與功夫男,一個真言用在盾上……

  可惡,為什麼卡蜜拉又提升了真言的力量呢?

  「王……夜王……」

  那是在叫我麼?我轉頭看往聲音傳來的地方,原本陷入沉睡的雷芷芸竟然醒來了,她領著Veronica對著我單膝跪著。

  「幫我保護她。」

  我朝雷芷芸走了過去。將左維欣交給了雷芷芸,我很捨不得放開她,一直在她臉上摸了又摸……為什麼,妳還是要對我笑?

  「為什麼?你?是誰?」

  我聽到卡蜜拉尖銳的吼聲,哈哈,妳也會生氣嗎?妳知道我比妳還生氣嗎?

  「爆!」

  因為我背對著卡蜜拉,原本跪著的Veronica用很快的動作替我擋下了這個攻擊,然後Veronica又從腰部爆開斷成兩截,真是非常對不起她……

  雷芷芸在那一瞬間,眉頭緊緊蹙了一下,嗯,原來守暮者跟主人的感覺是同步的,所以Veronica腰部受傷的痛楚,雷芷芸也是有同樣的感受……

  所以,繼承我血脈而轉生成為丹派爾的左維欣,在最根本的根源上,也必須聽從我的命令,因為我叫了停,所以,左維欣才會有那個遲疑……

  是啊,是我害死左維欣的。

  我在左維欣的額頭留下我的吻,該放手了……

  「拜託妳,幫我好好保護她;用妳的命。」我冷酷的說著。原來,我可以說出這麼冷酷的話啊……

  「一切如將您所願,我的王。」

  雷芷芸用雙手捧著左維欣,恭敬的接下來。

  我朝卡蜜拉走過去。

  「為什麼?是誰?到底?」

  卡蜜拉像瘋了一樣的叫著,她用血紅色的眼睛看著我,臉龐因為恐懼而扭曲著,嘴邊全部是血,胸口的衣服也是,她不再美麗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