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鄭剛石上班的第一天。

  其實,應該是當兵的第一天才對,不過他很幸運的抽到了替代役,又很幸運的是抽到了國安局——國安局嘛,一個替代役的進了國安局能幹麻?

  「還好啦,我只是個替代役而已耶,又不可能叫我去調查什麼東西,最多應該就是在辦公室裡幫忙送送公文打打字吧?」

  鄭剛石都是這麼跟其他人說的。

  老實說,抽完簽之後,鄭剛石心中簡直就是爽到翻掉,國安局耶!

  所以不管怎麼說,他已經打算在這當兵的日子裡吹冷氣吹到爽。

  國安局嘛,怎麼可能沒冷氣?

  尤其在他收到的報到單上,註明著一項很特別的條件,就是要他攜帶自己習慣的鍵盤跟滑鼠,這就更讓鄭剛石相信自己是去送送公文打打字而已。

  而且那個單位的名字還被馬賽克,這更充滿了國安局的神秘感,反正不曉得是故意的還是印表機壞掉還是怎樣,他看到的單位名稱就是一格一格的馬賽克。

  所以就在這一天,他只好依照報到單上的地址直接去報到了。

  「……耶……新莊市民安路……」

  他正在從民安路轉進去的一條小巷子內,鄭剛石疑惑地看著眼前的建築物,又核對了一下報到單上的地址。

  「沒錯啊?」

  眼前是一幢很普通的四層樓公寓,然後頂樓有加蓋違建的那種,還有一扇紅色掉漆生鏽的公寓大門,以及破了一個洞露出兩根電線頭的對講機……

  鄭剛石跨過門口水泥坡前面那一坨已經乾掉的狗大便,猶豫著要不要按下電鈴。

  報到時間是早上六點半。

  這就是讓鄭剛石猶豫的原因。

  總不能按了電鈴之後跟人家說:

  「我是來國安局報到的。」

  要是找錯地方,被人家潑一盆水或是砸個花盆也就算了,如果被丟狗大便,還真的被丟到,那就很機車了。

  突然,紅色掉漆生鏽的公寓大門喀答的打開了。

  門內一個中年大叔,就穿著一件很普通的白色背心內衣,兩腋下那胳肢窩黑壓壓的一片毛,隨意挺著他的啤酒肚,穿了條夜市地攤那種大紅色寫著一條龍的四角花內褲,踏著一雙藍白拖就這麼迎面晃了過來。

  那中年大叔斜眼看了鄭剛石一眼,就走到地上那坨狗大便前面蹲了下來,然後用手摸了摸那狗大便,好像還捏了一捏。

  看這情況,鄭剛石也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正想要掉頭走人,就看那中年大叔站起來對他說:

  「你就今天來報到的鄭剛石?」

  鄭剛石愣了一下,緩緩地點了點頭。

  他名字中那個「石」字,其實是念「淡」,就是古時候秤米重量的那個單位,從鄭剛石出生到現在,能在第一次念對他名字的人除了父母之外幾乎沒有,就連親戚都還對他石頭石頭的叫,搞不好現在唸錯的人就一大堆也還說不定。

  沒想到這中年大叔……

  就在鄭剛石心底油然升起一股欽佩的時候——

  結果中年大叔就這麼用他摸過狗大便的手伸了過去,拍了拍鄭剛石的肩膀說:

  「上去吧,我就國安局在這的負責人。」







  「看你老師咧,快點啦,都你啦!」

  「好啦好啦,唉喲,急什麼啦,你不用這麼介意啦——」

  鄭剛石在門前又愣了一下。

  一個破舊斑剝的鐵門,門口幾雙髒兮兮的鞋子東一隻西一雙的,怎麼看都不會像是國安局。

  而且他還沒進門,就聽到門內兩個人在吵架,同時還有充滿震撼感的電玩廝殺聲。

  這廝殺聲其實他很熟悉的。

  這是目前最熱門的網路連線遊戲,而他也是這遊戲的眾多玩家之一。

  「注意你講話的態度,沒錯,你貴為學長,但我仍然是你的班長!」

  「哼!」他聽到被嗆聲的人不甘示弱的回說:

  「保留你的憤恨,壓抑你的怒火吧,很快你就會體會到挫折感了!」

  「進去啊,你杵門口幹嘛?」

  中年大叔又用他捏過狗大便的手推了鄭剛石一把。

  「喔。」

  鐵門「呀」的打開,就看到客廳堆了幾張桌子,然後有兩個看來跟鄭剛石差不多年紀的人在電腦前面拼命的敲打鍵盤。

  其中一個突然大吼:

  「看你老師咧,這坦很濫耶,我這樣都OT!(Over Taunted)」

  另一個長得斯文,帶著金邊眼鏡的說:

  「哈哈哈,得罪了補師還想活?放生啦!」

  「噢,別啦,修裝費很貴餒!」

  「這就是要給你的挫折感啊!」

  兩個人正吵得不可開支,那個中年大叔冷冷說了:

  「哭哭鬧鬧沒完沒了,我都聽煩了!你們要是不能閉上嘴,我來幫你們!」

  其實話才講到一半,兩個人就都安靜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ee
  • 我噴茶了 咪~
    所謂
    有裝便是爹
    有奶便是娘

    咪~(目前在等哥布林出)
  • 你在哪兒啊?我們在剩光說...

    nakama666 於 2009/09/19 19: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