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蜜拉才靠近我們,功夫男在地上灑的符咒立刻就燃燒起來,然後那種很虛幻,透明薄膜的感覺又立刻出現在眼前。

  卡蜜拉停在距離我們大約二十公尺之外的半空中飄浮著,不再過來。

  「總是,為什麼,妨礙,你們?」

  「唉呀呀呀,卡蜜拉妹妹,我們已經知道妳是什麼了,原來妳只是個闇族的突變者。雖然說我們也只知道妳是突變者而已啦--創生妳的貴族呢?被妳吃掉了吧?妳這個失去控制的闇族,雖然說我很不想管,不過礙於跟梵蒂岡訂下的契約,真是討厭啊!」眼鏡男又是咭哩呱啦的說著,忽然用力拉扯我的左手,硬是把我拉到他面前:
  
  「妳不過來嗎?不過來的話,是喝不到他的血喔!」

  什麼?我變成了人質?不是說要保護我嗎?

  我用力甩開眼鏡男,對他大吼:「不要再牽扯到我,你們害我害得還不夠慘嗎?」

  我這才明白,對眼鏡男來說,好像是可以不擇手段的完成他的目的。

  卡蜜拉緩緩的降落地面。就在這一瞬間,草地上無聲無息的竄出了許多將近有手臂粗細的冰柱,紛紛接二連三的刺向卡蜜拉,但仍然被卡蜜拉那一層護盾給擋下來,但是好像也阻止了卡蜜拉往前走。
  
  眼鏡男兩隻手對著卡蜜拉的方向平舉,手中發出冰藍色的光芒,於是那些被卡蜜拉用護盾擋下來的碎冰開始一層層的堆疊,原來他是打算用冰把卡蜜拉困住嗎?那些看起來很堅硬的冰塊已經將卡蜜拉胸口以下全部冰凍起來,緊接著她的脖子,嘴巴都凍結了一層薄冰,眼看著就要完全將她封死的時候……
  
  一個聲音穿透了冰塊,衝進我的耳朵裡,在腦海中迴響,那是一個字:

  「返!」

  冰塊開始爆碎,同時那些碎冰化成無數的冰箭朝眼鏡男飛過來,眼鏡男急忙的把我推開,然後他自己也跳開原本的位置,一陣叮叮咚咚的冰塊撞擊聲,我們原本站的位置已經插滿了冰箭,還繼續有冰箭追上了在空中的眼鏡男。

  對於眼鏡男能夠凌空跳起兩三公尺我已經見怪不怪了,在半空中的眼鏡男並不理會那些打在他身上的冰箭,一手發出紅光,另一手是藍光,好像打算同時使出火焰的法術跟冰凍的法術,但是,卡蜜拉又說了一個字:

  「禁!」

  卡蜜拉說出這個「禁」字的同時,身上的護盾也跟著消失,而眼鏡男雙手的光線在剎那間消失,人也從空中呈自由落體的直接掉下來,還有四五根冰箭刺中了眼鏡男的身體,磅噹!

  我張著嘴巴,眼鏡男那一臉不可一世的樣子,怎麼會--這時候功夫男已經抓緊了卡蜜拉解除護盾的機會,用飛快的速度對著卡蜜拉踢去--

  沒有盾的卡蜜拉應該會被踢死吧?

  「縛!」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能一次用兩個真言的恐怖。

  她能夠在飛行的時候張開謢盾,能夠在有盾的時候使用反彈--現在的卡蜜拉絕對是這兩兄弟說的,有備而來!

  功夫男的腳踢動作在最後一瞬間,只差一點點就能踢到卡蜜拉的頭,卻還是被卡蜜拉的真言綁住了,他整隻腳被奇怪的姿勢扭曲,就像是有一條無形的繩子將功夫男整個人綑綁著,還發出骨頭折斷的聲音,然後功夫男就維持那個奇怪的樣子倒在草地上。

  那是個很可笑的姿勢,但是我笑不出來。

  卡蜜拉完全沒理會兩個惡魔獵人,朝我走過來。她對我的微笑之中,露出了尖尖的虎牙。

  我雖然曾經說乾脆就給卡蜜拉吸血算了的話,但是我還是嚇得兩條腿抖個不停。

  來到我面前的卡蜜拉,抬起我的下巴,眉頭卻皺了起來。

  「不是……」

  我聽到她很小聲的這麼說。不是?奇怪,她竟然沒打算吸我的血?

  「妳幹什麼?」

  這,這是左維欣的聲音?

  我的眼角看見站在卡蜜拉旁邊的左維欣。左維欣不是還在昏迷嗎?

  她拉著卡蜜拉的肩膀將卡蜜拉整個人轉過去,然後--

  「啪!」

  一個差不多可以打出全壘打的巴掌直接甩在卡蜜拉的臉上。

  受到重擊的卡蜜拉在地上滾了好幾圈,草地還因此拖出了一道長長的痕跡。

  這,這是丹派爾的力量嗎?

  其實我會覺得,就算是原本的左維欣打我巴掌好像也會是同樣的下場吧?

  「為什麼我一醒來,就看到你跟她正要接吻?」

  左維欣的眼中浮著滿滿的淚水對我說。這是好事還是不好?左維欣似乎完全不曉得被我轉生成為丹派爾的事情,還是是那眼鏡男唬爛我的?

  「我,我沒有,誤會--真的是誤會!」我看著左維欣,又把臉轉開,因為她上半身還是沒穿衣服,而且好像她自己也不曉得……

  「你把臉轉開了,這不是作賊心虛是什麼?我明明就看到了!」

  左維欣舉起她的右手,那個巴掌就要朝我呼下來的時候,卡蜜拉抓住了她的手。

  卡蜜拉嘴角帶著血,在她白皙的臉上,有著明顯的紅巴掌印。

  「不讓我打他?好!妳跟我男朋友到底是什麼關係?」左維欣輕鬆的甩開卡蜜拉,擦去了眼中的淚水,彷彿不想讓卡蜜拉看到她在哭,然後還很挑釁的推了卡蜜拉一下。

  「我的左大小姐,現在情況真的不是妳想像的那個樣子,妳妳妳不要來亂啊!」

  「是妳。」卡蜜拉說。

  左維欣愣了一下,我也楞了一下。

  我突然懂了。

  永月之城確實完全消除了我身上遠古之血的氣息,吸引卡蜜拉過來的並不是我,而是左維欣,卡蜜拉並不是認人,而是認氣味,所以她剛剛對我有著遲疑,糟糕!

  來不及了,卡蜜拉,對著左維欣,吻了下去。

  如果不要去管卡蜜拉臉上的巴掌印,看著兩個美女在我面前接吻可以說是一種享受,其實那個巴掌印也不會破壞卡蜜拉的漂亮,但是有沒有那麼瞎啊,太,太超過了!

  「不可以!」

  我用力拉開她們兩人,左維欣好像又暈了過去,我伸手摟著她,不讓她倒下去。

  「又不是……?」

  卡蜜拉擦著滿是鮮血的嘴巴,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她手背上的血跡。

  暫時暈眩的左維欣回復了神志,推開了我,也用手抹去嘴唇上的血。

  「妳.到.底.在.幹.什.麼!」她用力瞪著卡蜜拉,聲音充滿了憤怒,而且我還看見她張開的嘴巴中尖銳的虎牙……

  「妳是什麼?」

  看卡蜜拉臉上露出了很深的疑惑,大概她還無法理解左維欣丹派爾的身分。

  「我.是.賽.郎.唯.一.的.女.朋.友!」

    那種野獸從喉嚨深處發出的咆哮聲,正從左維欣的口中發出,她的眼睛也轉變成了血紅色,臉部的表情開始變得凶惡起來。

  一個快得讓人看不見的踢擊將卡蜜拉踢得整個人彈飛出去,還聽見像是骨頭斷掉的聲音,左維欣一踢成功之後,立刻跳了起來,張開嘴巴朝著卡蜜拉衝過去,似乎要咬斷對方的脖子或是吸血。

  那是丹派爾的本能嗎?如果左維欣真的咬下去了,那還有沒有機會變成普通人?

  不行!我不能讓左維欣就這麼變成了吸血鬼或是丹派爾!

  「停!停下來!不要!」

  一瞬間,左維欣遲疑了一下,她已經壓在卡蜜拉的身上,明明是在很快的動作中,我還是清楚的看到左維欣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她轉過頭來的時候,她回復成了原本的她,是那個眼睛很大,很亮,眼神很清澈的左維欣。

  這一瞬間的遲疑讓卡蜜拉坐了起來,她摸著胸口肋骨斷掉的位置,吐出了一個字:

  「斬!」

  頭,左維欣的頭,跟身體,分開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