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一陣陣一波波襲來,淚水一陣陣一波波湧來。死亡與淚水總是結伴而行,我們一再被死亡與淚水淹沒;淚水宣洩了我們對死亡的哀傷,但何時才能賜予我們平靜之死?

  我不知道。




  曾啟銘忍痛站起,對林廣晏道:「等一下我和那隻雙頭犬幹上的時候,你就趕快騎車逃走吧!」

  林廣晏關心道:「那你呢?」

  曾啟銘故做鎮定,淺笑道:「我不會有事的。」

  林廣晏堅持道:「不行,我也要留下來。」

  曾啟銘嘆道:「你不要忘了,我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林廣晏低頭不語。

  曾啟銘苦笑道:「這就對了。我要去了!」

  林廣晏抬起頭來,道:「江仔怎麼辦?」

  兩人全都朝江于偉的方向看去。曾啟銘嘆道:「他已經沒救了。」

  就在這個時候歐魯特洛斯傲然走到江于偉身前,前腳一抬,江于偉便往上飛了起來,歐魯特洛斯也跟著躍起,在空中兩個頭其中一個咬住了江于偉的上半身,另一個咬住了下半身,把江于偉從中拉成兩半,江于偉連慘叫都來不及,便已鮮血飛濺,永隔人世。歐魯特洛斯落了下來,兩個頭都在不住的咀嚼,濃稠的鮮血不住地從嘴角流出,滴下,令林廣晏只看得幾眼便嘔吐了一地。

  曾啟銘道:「你快走!」說完便向歐魯特洛斯迎去。林廣晏一把拉住了他,急道:「你──由我來引開野獸,你送血清回去!」

  「不行!」曾啟銘道:「野獸的目標是我,所以你放心的走吧,你現在走應該不會有人理你。」

  林廣晏愕然道:「你怎麼知道?」

  曾啟銘道:「如果不是那樣的話,那一堆野獸早就撲上來了,還等什麼?就因為那個畜生不想讓我死在別人手裡啊!」

  林廣晏雖然感到懷疑,但也沒有其他方法,曾啟銘又道:「當我開始攻擊牠的時候,那堆野獸大概就會動了,所以你要儘快找到一輛機車,趕快騎回去。」

  林廣晏道:「你一定要回來。」

  曾啟銘笑道:「放心吧!算命的說我還能活八十年呢?怎麼會這麼早死?」

  林廣晏也笑了。

  他看見曾啟銘眼中視死如歸的意境;知道他的傷勢是不可能再有力氣逃離這裡的,反而是自己的傷勢最輕,那非得活著送抗體血清回去。

  他硬著頭皮繞開野獸群,果然獸群們的注意力都在曾啟銘身上,林廣晏喜出望外,連忙加快了腳步。

  曾啟銘見林廣晏離去之後,緩步向歐魯特洛斯走去。

  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曾啟銘現在才了解這句話的意思。

  因為他看見歐魯特洛斯的四隻眼睛開始發紅。

  曾啟銘走得越近,歐魯特洛斯低吼就越具魄力。

  走到離歐魯特洛斯大約有五公尺的地方,曾啟銘停了下來。

  曾啟銘這時候的心情並不害怕,反而十分愉悅。

  因為他可以為張明奾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曾啟銘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林廣晏,眼見他已經轉過了街角,不禁鬆了一口氣,就在這個時候,歐魯特洛斯大吼了一聲,撲了過來。

  曾啟銘想也不想順手即使一招攬雀尾中棚字訣的變招〝如封似閉〞,六股環繞的陰柔旋勁發出,登時把歐魯特洛斯的兩隻前腳絞在一起,隨著曾啟銘的一聲暴喝,喀喇一聲,歐魯特洛斯的兩隻前腳已一起折斷!

  牠痛嗥狂嘶中衝力未止,張口便咬,曾啟銘身形一換,已用歐陽隼所教的遇敵閃躲身法中的三才步避開,接著更藉力再進一招攬雀尾中的按字訣;左腳實,右腳虛,強大的陽力直勁發出,一擊拍中敵方的側腹。

  歐魯特洛斯哀吼一聲,被擊直飛十多公尺,落下來時還壓死了不少野獸。

  曾啟銘更是訝異萬分,他從沒想到按字訣的威力這麼強大;但這兩招已經幾乎用盡了全身的氣力,雙腳不自覺地一軟,單腳跪倒下來。

  歐魯特洛斯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狂吼,曾啟銘仍在自我調侃道:「你要是還站得起來,我就改跟你姓歐!」

  狂吼一止,所有的野獸自四面八方全向曾啟銘撲來,曾啟銘暗叫一聲:「永別了,各位……」

  這一戰對曾啟銘來說已經是最後一戰,所以他也不再留手。用了最後的力氣站起,已顧不得什麼太極拳的拳招,只將拳意展開,兩手不斷陰陽勁力互濟,手揮太極,只打得野獸亂飛,一時之間野獸的哀嚎慘叫聲不絕於耳。

  但曾啟銘是人非神,畢竟一個人對付幾千隻野獸是不可能的,他就算沒有力竭,但也不可能顧得了前後左右,所以也難免會受傷。

  曾啟銘只想著殺了一隻便少一隻,也就可以幫林廣晏多添一分活命的機會。

  他想要想起張明奾的笑容,卻始終浮現她受傷時秀眉緊蹙的模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見一野獸迎面咬來,左手正要揮出,卻覺一陣空虛,這一掌竟是揮不出去!

  曾啟銘一看,原來是左臂自肘部以下已經被咬斷,被咬的時候並不覺得痛,現在只覺得痛徹心肺。

  仔細凝神,才發覺全身上下到處都是傷,少有完膚。

  曾啟銘奮起全力,右手使出最後一招斜飛勢將一隻向他撲來的野獸的來勢引偏,正好撞上了另一隻向他撲來的野獸,兩隻野獸猛力碰撞,尚未唉出聲音便已腦漿迸裂,登時斃命!

  這時候他已經全身麻木,只見到一隻野獸從他的大腿上連衣帶肉咬下一塊,其餘的野獸也一湧而上,在曾啟銘身上亂噬亂啃。

  曾啟銘並沒有閉上眼睛,心中自娛道:「被強姦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接著,意識漸漸遠去。

  眼前原本是一隻隻野獸猙獰的模樣,都逐漸模糊了。

  「原來死就是這種感覺啊!」

  他只覺得在空中飄啊飄的,不知道要飄到那裡去。

  矇矓中四周都是黑暗的。

  他突然見到了一點光亮,然後浮出一副景象。

  景象中有兩個人,是林廣晏和張明奾。

  她正和林廣晏一起快快樂樂的逛街,而且笑得很開心。

  很奇怪的,他並不感到任何嫉妒的感覺,只感到一陣強烈的落寞湧上心頭。

  他知道再也看不到張明奾的笑容了。

  「那個時候她要是不拒絕我的話……」

  「我真笨,就算她不拒絕我好了,今天的結果也是一樣的。」

  想到這裡,心中不禁慶幸。

  「她還是拒絕我的好,起碼我死了她也不會流一滴眼淚。」

  想到告白時她那冰冷的眼神……

  「你並沒有與其他男生不一樣的地方!」

  這句話打碎了他的心;因為他頗有自知之明。

  知道自己是隨便到極點的人,外型也不俊美,身材更離標準有一大段差距。

  「像我這種男人,如果我是女人我都要拒絕了,又何況是她?」

  想到這裡,又不禁痴痴地看著她的笑容。

  「想不到活著的時候看不到她的笑容,要死了才看到。」

  這實在相當諷刺。

  「希望妳日後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對了,還要常保持妳的笑容喔!」

  接著,那副景象消失了,成了周德樺雙手交叉在胸前,出現在黑暗中。

  「這樣子你就滿足了嗎?」

  苦笑。

  「為什麼不說話?」

  「人生在世,有誰能夠滿足呢?」

  「像你這種連生命都能捨棄的笨蛋,我從來沒見過。」

  「那現在總算讓你見到了吧!」

  再接著,周德樺的面容開始扭曲,再看清楚時已變成了趙耀祖。

  趙耀祖只是悲傷的望著他,一句話也沒說。

  「…………」

  「趙兄,你別不說話啊!」

  「你要我說什麼呢?」

  「……呃……隨便說說嘛……」

  「我對你只有一句話。」

  「什麼話?」

  「我希望你沒有後悔。」

  後悔?自己還沒想過這個問題。

  為了張明奾,當然不會後悔了。

  再接著,那張臉又逐漸模糊。

  先是聽到低聲哭泣的聲音,那張臉才變成了趙佩涵。

  她正掩面啜泣。

  「妳為什麼要哭呢?」

  「因為你死了啊,你為什麼要去送死…」

  「只要是人,誰不死呢?」

  「但是我不想要你死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會死。」

  「可是你已經死了啊…」

  「我會活在妳心中的。」

  再接著,趙佩涵的臉瞬間消失,之後他見到了歐陽隼。

  歐陽隼面無表情的望著他,冰冷的眼神令他感到有點害怕。

  他低下了頭去,不敢正視這個像他兄長的過命之交。

  一陣許久的沉默後,歐陽隼才先開了口。

  「我知道你一定會去。」

  「…………」

  「你想贖罪。贖不能保護張明奾的罪。」

  歐陽隼的聲音冰冷到幾乎不帶著感情。

  「…………」

  「是答不出來還是不想答?」

  「或許是我想看看張明奾的笑容吧!」

  「哼!你死了就看不到了。」冷笑。

  「但是她的笑容會繼續綻放。」堅定。

  「這麼走了,你覺得對的起我嗎?」

  「我知道我欠你太多,但我是不得已的…」

  「是嗎?」冷笑又浮現在嘴角。

  「總有一天我會還你,只要你讓人類通過天譴,而我也有來世。」

  「我不能保證,因為我會死。」

  「是嗎……」

  相望許久。

  「你不後悔?」

  「連你也這麼問?我後不後悔根本不代表什麼!我只要她能活的好好的。」

  「那我會讓她好好活著的。」

  歐陽隼充滿自信的承諾著。

  「但用你的命去換取她的命,這樣的因果律值得嗎?」

  「我管不了這麼多啦!也不想管!」

  「…………」

  「…………」

  「可笑,你以為是負責,卻做著更不負責的倒置因果。」

  「…………你不懂。」

  「是嗎?」

  「這是我唯一能救她的方法,不這麼做她能活得下去嗎?」

  「能啊,只要你能活著通過天譴,不過你已經死了。」

  「你………………你不懂啊……」

  沉默。

  「不說了?」

  「氣死我了,沒什麼好說的。」

  「……死是什麼感覺?」

  「等到你也死了你就知道了啦。」

  「等到我死了……嗎?」

  只見歐陽隼身後出現了一道極大的門,就像是關重犯監獄的大門。

  門的巨大令他感覺有股無形的壓力,讓人透不過氣來。

  然後歐陽隼輕輕的伸手推門,門便靜靜的緩緩敞開。

  門裡瀰漫著一片紫黑色的煙塵,像是地獄般的氣息。

  歐陽隼一轉身,昂首闊步地走了進去。

  他毫不遲疑的跟了進去。

  曾啟銘完全失去了意識。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