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就在這裡,呵呵呵呵,你真是太棒了,這是血緣的關係嗎?還是魔力的本能?一般人想都想不到的啊!龐的那座永月之城會毫無節操的吸取在場所有靈魂的生命力,偏偏你在這女孩生命力正減少的時候給了她新的血緣,闇族的生命。」

  眼鏡男瞇起了眼睛,一臉陶醉的樣子:

  「你知道嗎?一般來說丹派爾不應該是這樣隨隨便便就能轉生的,但是你卻讓這女孩能夠直接轉生成了丹派爾,這不是很值得興奮的事情嗎?」眼鏡男指著左維欣開始紅潤的臉:「你看看,她將是最強的丹派爾啊!」

  不,事情不應該是這樣子的,太瞎了!

  這是我的錯嗎?

  在永月城的時候,我只是希望左維欣能夠好好的活著,好好的跟我在一起,會變成這樣,是我的錯嗎?

  不,根本就不應該去永月城!

  這是這兩兄弟的詭計吧?他們明明知道永月城是什麼地方,還是帶左維欣去了,他們是故意的吧?他們早就知道我的遠古之血是什麼了吧?

  可惡!

  我感覺身體顫抖個不停。

  憤怒的血液似乎在我體內不斷的奔騰,耳中彷彿傳來嘩啦嘩啦的聲音。

  可惡!

  「你們……你們,你們既然知道我的遠古之血是什麼,應該早就知道會有可能發生這種事情吧?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還帶我跟她去永月城?」

  「不知道。」功夫男說。手中拿出了一疊符咒。

  「不知道?去你的!」我大吼:「怎麼可能不知道!」

  「你以為我願意啊?撒但的魔力每一千年才會復活一次啊你知道嗎?一千年前的魔力凝聚成了Drac,而這次變成了大隔世,如果到了下一個一千年,呵呵呵,那可是撒但的魔力耶,誰也不曉得會變成怎樣啊!」

  「…………」左維欣已經停止了抽搐靜靜的躺在我懷裡,像是睡著了,但是身上的青筋還在鼓動。我問:「要怎麼救她?」

  「不會吧?要救她什麼咧?她又沒怎樣?不過就是變成丹派爾而已啊,這樣不是很好嗎?」眼鏡男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我,笑著說:「所有的丹派爾都會踏上吸血鬼獵人的道路,再加上我的完美調教,她絕對會是個很出色的吸血鬼獵人--」

  「我不管!你們給我救她!」我幾乎是用咆哮的喊著。

  功夫男冷冷看我一眼,也沒說話,只是用一個大圈繞著我們所在的位置,將符咒一張張灑在草地上。

  「現在已經來不及了。」眼鏡男指著左維欣說:「你沒看到嗎?她的轉生結束了,如果真的要由我們來把她回復為普通人,你知道嗎?她是付不起那個代價的,你忘記了嗎?一切的交易都是等價交換啊!」

  等價交換……這兩個人要的代價不都是吃吃喝喝嗎?

  我懷裡的左維欣,已經變成原本的樣子,青筋也全部消失了。其實我看不出有什麼不一樣,對,看不出來,但是我卻有個很奇特的感覺,我能感覺到左維欣的存在,不是抱在手中的那種感覺,似乎是我的遠古之血與她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聯繫,讓我知道她的存在。

  不,不應該是這樣子。

  「她的復原的代價由我來支付。」我抬頭看著眼鏡男。「你們儘管開口吧,我來支付一切的代價!」

  功夫男看著我,他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搖了搖頭。

  眼鏡男拍拍我的肩膀,低頭在我耳朵邊很小聲的說:

  「我跟你說喔,你知道嗎?她啊,她不是被選上的人,在那個將要來臨的那個日子之前呢,保護你們的代價其實都有人支付了。」

  我轉頭看著眼鏡男,他裝出一臉很惋惜的表情說:

  「至於她,哈哈哈,你以為一條生命的代價是什麼?你要她變回原本的生命的話,支付的就是生命本身喔!」

  我氣得一拳朝眼鏡男揮過去,不過他很輕鬆的躲開,還用手抓住了我的拳頭。

  「可惡,去你的!什麼惡魔獵人?你們根本不是人!」我大罵。

  結果,眼鏡男用著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我,又馬上哈哈哈哈的大笑起來,甚至笑到眼淚都流了出來。

  「我們本來就不是人啊,早就有跟你說過了,我們是梵蒂岡特別召喚來的惡.魔.獵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來了。」功夫男突然一脚往眼鏡男的後腦踹下去,打斷了那令人生氣的笑聲。

  「誰來了?」我緊張的東張西望,誰都沒看到。

  「廢話,當然是卡蜜拉啊,你用點頭腦想一想好不好?請想像一下,你用的是遠古之血耶!你用遠古之血替這女孩轉生,你以為卡蜜拉會沒有感覺嗎?真是討厭,帶你去永月城消除血氣都白費了!」眼鏡男站起來,將歪掉的眼鏡扶好,拍掉臉上的草屑跟鼻血。

  「靠,這是我的錯嗎?沒有去永月城,左維欣也不會變成這樣啊!你們--」

  在我跟眼鏡男爭吵的時候,卡蜜拉緩緩的從後面的角落飄了過來,她不像是在市民大道那邊就這樣直接飛過來,好像是擔心著這裡有什麼詭計,所以飛得很慢,而且連護盾都已經張開。

  眼鏡男根本不理我的怒吼,只是瞇著眼睛看著卡蜜拉的方向:

  「唉呀!卡蜜拉妹妹也是有備而來呢!」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