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一陣陣一波波襲來,淚水一陣陣一波波湧來。死亡與淚水總是結伴而行,我們一再被死亡與淚水淹沒;淚水宣洩了我們對死亡的哀傷,但何時才能賜予我們平靜之死?

  我不知道。





  在林廣晏及江于偉進到藥局之後曾啟銘的四周又幾乎陷入一片漆黑;因為手電筒微弱的光線並無法照亮他所想要看的地方,於是他乾脆閉上眼睛。

  「一…二…三…四……總共七隻吧?」

  曾啟銘憑著感覺大概算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感覺得到,反正;就是有感覺。但是眼前一片黑暗,要怎麼對付才好呢?

  「管他的,會死會活都是命!」曾啟銘心中暗咐,眼睛仍然是閉著的。

  突然間他只覺得正面有東西飛了過來,當下雙手揮轉,一接觸到那東西,立即用陰勁纏繞,再將那東西的來勁加上自己所發的力轉為一股陽力,想著太極拳中的〝斜飛勢〞,左手一帶,便把那東西的來勢引偏轉向身旁的牆壁。

  只聽見「砰」一聲,那東西已經撞上了牆壁。不過曾啟銘當然不會知道那東西已經撞得頭骨碎裂,登時斃命。至於林廣晏正好在藥局裡的倉庫中找藥所以沒有聽到。江于偉就是聽到了這個聲音所以才開始疑心生闇鬼,間接產生了一種自我厭惡的感覺,當然更不可能有膽子出來確認一下。

  正訝異自己才初學拳法體術,竟有如此威力而大讚自己天資聰穎時,第二隻野獸也已衝了過來,由於視界奇差,只好採取被動,當即使出今天才練得最熟的〝攬雀尾〞,右手只憑感覺往前一棚,雖被野獸咬傷,但也成功的抵擋住野獸的來勢;然後一履一擠,就像扯斷衣架般地將那野獸扭成兩截;登時斃命!

  只憑這兩招,曾啟銘幸運地把第三,四,五隻野獸都徒手革斃;但混亂之中也失去了手電筒。正在奇怪應該有七隻才對時,猛然看見黑暗中有四隻眼睛閃著詭異的紅光,不由得全身起了一陣戰慄。

  因為他知道又是一隻歐魯特洛斯。

  一人一獸在黑暗裡對峙。突然那隻歐魯特洛斯低吼一聲,轉身離去。

  這反常的舉動可讓曾啟銘傻住了。

  突然聽到一聲微弱的呼救聲;雖很微弱卻聽得清楚,正是江于偉的聲音。

  曾啟銘這下更感到訝異!

  江于偉明明和林廣晏在裡面找藥,為什麼別的地方會傳來他的呼救聲呢?

  「不管怎樣,還是要去看看才行。」曾啟銘循著聲音來源奔了過去。

  如果是周德樺在場,一定會進到藥局內確認一下那兩個人還在不在裡面。

  只可惜曾啟銘的心思畢竟沒有周德樺這樣的慎密。

  這也是他們的命運。







  林廣晏拖著蹣跚的腳步,緩緩地走著。他已經用掉三個彈匣。

  三個彈匣總共打死了幾隻野獸呢?

  只有兩隻!

  一路被這兩隻野獸追擊,不但受了傷,也失去了賴以照明的手電筒。

  「怎麼會呢?為什麼?為什麼?」

  林廣晏邊走邊想著;當然沒有任何人能夠回答他。而他只剩下三個彈匣了。

  三個彈匣究竟能夠打死幾隻變異動物?林廣晏想都不敢想。

  他只希望在出醫院之前不要再碰到任何一隻野獸。

  幸好他的願望實現了──他已經看到了來時的門口。

  但是門口的光線卻忽明忽暗。

  為什麼呢?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