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一陣陣一波波襲來,淚水一陣陣一波波湧來。死亡與淚水總是結伴而行,我們一再被死亡與淚水淹沒;淚水宣洩了我們對死亡的哀傷,但何時才能賜予我們平靜之死?

  我不知道。




  三人乘坐的貨櫃車頭橫衝直撞地殺出路口,只見沿路到處都是變異動物,甚至還像是呼朋引伴的由四面八方不斷湧來。林廣晏猛踩油門,車子的劇烈顛簸實在令人想吐;不過他們哪敢減速,強忍反胃壓過獸群,硬開出一條血路。

  江于偉一下子見到有那麼多的變異動物,神色開始焦躁不安起來,緊握門把的雙手忍不住微微顫抖,指頭更因為用力過度的關係而呈現毫無血色的蒼白。他斜眼望向曾啟銘和林廣晏,只見林廣晏緊抿著嘴,專注的操作方向盤;而曾啟銘卻像是十分興奮,一路上都四處張望,嘴角還露出了笑容。

  江于偉開始有些不明白──不明白曾啟銘為什麼這個時候還笑的出來;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自願要來這一趟?

  其實林廣晏在看見了那麼多的變異動物之後心裡也是萌生懼意,但在他對曾啟銘說出:「我跟你去」這句話的時候,他就已經有了覺悟。

  他感覺這就是他冥冥之中的試練。

  而曾啟銘卻是在享受處在恐懼中的樂趣。

  把恐懼轉化為樂趣,這便是他的想法。

  曾經在家庭環境中有太多的事情讓他恐懼與厭惡,於是他逐漸學會了無論何時何地,都要讓自己能笑得出來。而當他怕得越厲害時,他就會笑得越開心。

  他只有在感到後悔的時候不會笑。其實也不是不會笑,而是笑不出來。

  因為後悔不是恐懼。

  他常在想,有誰能做了一件後悔莫及的事情之後還能笑得出來呢?

  聽著野獸狂嚎,曾啟銘心裡竟然浮現歐陽隼經常掛在嘴邊的冷笑。

  他們一路開著車,把野獸遠遠拋在後面。

  車頭直接撞進臺大醫院徐州街急診室的大門,玻璃碎片四散。

  跳下車子,三人進入醫院。不料忘了拉手剎車,車頭「匡鏜」滑出醫院。

  他們回頭看了看,決定不予理會。醫院裡一片黑暗,跟外面明亮的街燈成了對比;曾啟銘打開手電筒,然後沿牆摸索電燈開關,不料電燈的開關竟然完全沒有作用,他心頭一悶,只好依著掛牌的指示尋找藥局。

  很順利的,三人很快的便看到一個櫃檯的上方標示著藥局的掛牌。

  曾啟銘歡叫一聲:「是這裡了。」

  「三個人都進去不太好,留一個在外面看著,有什麼狀況也好預警一下。」

  林廣晏邊說邊從背上袋子拿出幾把衝鋒槍,一把給江于偉,一把給曾啟銘。

  「也好,誰要留下來?」曾啟銘問。

  誰都沒有出聲。

  「那我留下來好了」

  「好吧,你小心點……」林廣晏拍拍曾啟銘的肩膀。

  這時江于偉欲言又止,遲疑了幾秒後才緩緩跟著林廣晏往藥局去。

  但到了門口,江于偉卻站在門邊不再進去。

  林廣晏在裡面叫道:「你怎麼不進來?」

  江于偉卻道:「我怕裡面也有……」聲音細若蚊聲,有氣無力。

  林廣晏鄙夷的看了江于偉一眼,感到極度的不耐煩。

  曾啟銘也聽到了,便道:「那我和廣晏進去,你留在外面吧。」

  江于偉一聽,連忙跑進了藥局。

  林廣晏破口大罵:「媽的,你怕就不要來啊,你現在這是什麼鳥樣子?」

  曾啟銘道:「別怪他。快去找血清吧!我在外面守著。」

  在林廣晏走進藥局之後,曾啟銘伸了個懶腰,喃喃自語著:

  「這樣寧靜的醫院該不會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吧?」

  突然間,他又有了那種異樣的感覺。

  上次他有這種感覺的時候黑板突然裂成了兩半,然後出現了歐魯特洛斯。

  現在又會出現什麼呢?

  將手裡的衝鋒槍往背後腰帶上一插,完全沒有打算使用。

  曾啟銘笑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