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抑鬱;他憤怒;他悲傷。

  在天譴之下,他的耀眼光芒平息了我的不安,但他的不安卻該要由誰安撫?我能成為他的支柱嗎?而或…這就是我將要面臨的試練嗎?

  我不知道。



  十分鐘後全班所有的人都到餐廳集合;眾人也都已經從劉劍鴻的口中得知事情的一切始末,個個都在猶豫掙扎,神色凝重。

  曾啟銘站在餐廳的正中央朗聲喊道:「有誰自願要跟我去臺大醫院的?」

  四周一片寂靜;沒有任何人回答。趙耀祖雖然是想要跟去,但周德樺已經事先通知了曾啟銘的想法,只得站在角落靜靜地看著曾啟銘,但神色之中不時露出掙扎的心意。歐陽隼則是雙手叉在褲袋中,面無表情地站在趙耀祖身邊。

  曾啟銘又問了兩遍,仍然是沒有人回答,便自言自語地道:「好吧!只有我自己去了。周兄請你幫我掌控樓下的大門,現在是七點二十分,九點半時打開二十分鐘接應我。」

  周德樺應道:「知道了。」

  微微一笑。轉身,豪邁的跨步走出餐廳。

  「我跟你去!」

  林廣晏和江于偉幾乎同時說出來,曾啟銘回過身子,面上仍是那一副微笑,道:「好哇,走吧!你們能來我很高興。」

  范詩紋彷若觸電,雙腿一軟跪坐在地上。

  林廣晏回頭看了她一眼,溫柔一笑,跟著曾啟銘離去了。

  一樓大廳之中趙耀祖及歐陽隼都趕來送行,因為總覺得那是他們好友心中所決定的事情,所以也不願阻止。

  寧靜的大廳裡只有掛鐘不變的節湊聲在滴答滴答。

  歐陽隼自始至終都是一臉冰冷,雙手交在胸前。曾啟銘臨走前和這位好友對望了一眼,心中一陣感傷。他自己也感覺這一趟大概是凶多吉少,但為了張明奾卻必須走這一遭;握著好友的手苦笑道:「歐陽兄……我要對不起你了……」

  這時周德樺打開斷電的自動門,待三人都出去後才又用力關上。

  街上幾群變異動物再翻找路邊店家的食物,一看到有活人出現便狂吠地朝他們衝來,三人連忙跳上林廣晏停在正門旁邊的貨櫃車頭,揚長而去。






  晚風從曾啟銘耳邊呼嘯而過,本來應該是涼爽的,但是他卻只感覺到胸口一陣悶熱,有著極為不安的感覺。他看了看在一旁開車的林廣晏,只見他堅定的眼神中帶著滿滿焦慮,便問道:「你們為什麼要跟來?」

  林廣晏豪爽的答道:「因為我曾經很喜歡張明奾啊!上學期我還追過她耶,不過當然沒追到她啦,所以也不希望看她出事啊!」

  江于偉嘆口氣,低聲道:「我也追過她…總覺得…好像該替她做點事情。」

  「唉呀,看來我的情敵還真多啊!」曾啟銘故做輕鬆,招認道:「我昨天早上才對她告白呢!不過當然被拒絕了啊,大家同病相憐喔,哈哈哈哈哈哈!」

  林廣晏江于偉同時也笑了,而且笑得十分盡興。

  這只是天譴的第二天……

  (未完,續接:天譴 第五劫 死戰(1)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