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不對了。」眼睛男挑著眉毛看著我說:「就算你問了現在在哪裡我也不會當你是笨蛋啊,因為你本來就不知道你現在在哪裡,所以不見得你問了現在在哪裡,我就會當你是個笨蛋,何況有沒有把你當作笨蛋是我自己的事情,再加上你本來就是個笨蛋,我不需要再當作你是笨蛋,把一個本來就是笨蛋的人當作笨……」
  
  忽然一道白光在眼前閃過,功夫男飛快的把手中的威士忌酒瓶對眼鏡男丟了過去,眼鏡男被打得整個頭往後仰,鼻血又緩緩的流下來……

  「雷禪。」功夫男對我說。

  「什麼?犁田(台語)?」我還沒考駕照,不太敢騎摩托車,而且因為班上有人愛耍帥一犁田(台語)就摔得很慘……

  眼鏡男把頭低回來,擦掉嘴巴上的鼻血之後,用了兩張衛生紙塞在鼻孔上說:

  「你有沒有聽過雷禪這個人?」

  原來雷禪是個人名啊?說到姓雷的,不就是--

  「沒有,是雷阿飄的爸爸嗎?」

  「不是。」功夫男搖頭。

  「說到這個雷禪啊,他可是個非常強大的惡魔,他首創了一種稱作大隔世的血脈傳承法,讓他的惡魔能力游離在世界的虛空之中,這種力量即使相隔了好幾百年,也能在人間覺醒啊你知道嗎?所以說有些人天生就具備超越常人的能力。」

  眼鏡男的表情出現難得的認真:

  「而你的遠古之血,嘿嘿嘿,就屬於是這種大隔世傳承法的傳承啊!」

  「所以我是雷禪的子孫?」

  功夫男看著我,然後對我搖著手指頭:「不是。」

  「誰跟你講你是雷禪的子孫,我講的是大隔世傳承法,你怎麼都搞不清楚重點呢?這樣是不能當惡魔獵人的啊!」眼鏡男有點生氣的說。

  喵的咧,你是在生什麼氣啊?是你自己講話沒重點的吧?而且我從來沒說過我要當什麼惡魔獵人啊!當然了,我不敢這麼對他們說,所以我還是必須忍耐下來。

  「所以,我的遠古之血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你有沒有聽過十字軍東征啊?這是很重要的事情,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當然聽過啊,不要一直瞧不起我好不好?」這種歷史事件我當然知道。

  「所以囉,在很久很久以前--好像講故事都要這樣開始喔?反正就是有個被人稱作Drac的闇族,說到這Drac可就厲害了你知道嗎?他的魔力來源就是撒--」

  功夫男的手才舉起來,眼鏡男就立刻又把話題繞回來:

  「假扮成十字軍的他故意跟著十字軍東征到處跑,也很順便的把他的血脈散佈出去,最遠甚至到了羅馬尼亞一帶,你不覺得Drac根本就是闇族的模範嗎?要頒個獎給他,之後很有名的Dracula大公就是他的子孫之一,然後……」

  闇族應該就是吸血鬼的意思,但是--

  「等等,Dracula是誰?」我覺得這名字好熟,卻又有一種不協調的感覺。

  「這就是你不對了,怎麼會連Dracula都不曉得呢?這應該是惡魔獵人基本訓練的課程了吧?後來都叫他什麼東西來著?」

  靠,不是說是基本訓練嗎?結果眼鏡男你自己不也還是忘記他叫什麼東西?

  功夫男一口喝完他的威士忌:「吸血鬼伯爵。」

  「喔--」我拍了一下大腿:「原來是德古拉伯爵嘛,對啊,這傢伙有名耶!」

  「什麼德古拉?亂七八糟,一點韻味都沒有的發音,Dracula這個發音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又有氣勢你知道嗎?氣勢這種東西是連天都可以鑽--」

  「好好好,Dracula就Dracula吧。」

  我發現跟眼鏡男講話要一直打斷他的話,不然話會永遠講不完,而且話題還會跑到奇怪的地方。真奇怪,不是都一樣嗎?雖然說德古拉的發音是差了那麼一點感覺,但是不能叫德古拉的話,到底要叫什麼呢?其實我覺得眼鏡男唸的發音比較像是哆啦Q啦的說,既然都有哆啦A夢了,那有個哆啦Q啦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吧?

  我試圖把話題拉回來:

  「總之,哆啦Q啦是Drac的子孫之一,然後到底怎樣了?」

  「然後?然後就蒙古帝國打到了羅馬尼亞,因此在東方也有闇族的存在了啊,這不是很簡單的道理嗎?」

  我還是搞不懂,東方有吸血鬼的存在跟我的遠古之血有什麼關係?我搔了搔頭,問:

  「所以你們的意思是,我的父母親有人是吸血鬼?」

  「當然不是啊,你笨蛋喔,你父母親是闇族的話,就不叫作大隔世了吧?這--」

  「那到底我的遠古之血是哪裏來的啊?」我大叫。

  「Drac.」

  聽到功夫男這麼說的時候,我愣了一下,縮回沙發上。

  雖然早就有這種預感了,但還是有點震驚。

  什麼遠古之血講得這麼神秘,其實就是我身上有吸血鬼的血統而已嘛……靠,不對!

  「那……我會不會……變成吸血鬼?」

  這應該才是最大的問題吧?我有著吸血鬼的血統,不就等於我已經是半個吸血鬼?

  如果我變成了吸血鬼,那不就看不到太陽,沒有辦法在陽光下生活,永遠沒辦法感受到太陽的溫暖……

  「不會。」

  功夫男的回答讓我鬆了一口氣。

  仔細想想,沒辦法在陽光下生活好像也不怎麼樣嘛……又不太對,雷芷芸是怎麼出現在太陽下的?

  我只不過是擁有一個一千年前,一個古老吸血鬼的血緣,為什麼那些好兄弟妖魔鬼怪全部要來找我?

  算了,我的頭腦一片混亂,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已經沒有心力去管了。

  總之,遠古之血是一個將近一千年前的吸血鬼透過什麼大隔世給我的血緣,目前給我的好處是零,沒有!而壞處就是會引來很多好兄弟,還有其他的妖魔鬼怪會想吸我的血。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問:

  「那,Drac人呢?我很想知道為什麼是挑上我繼承他的血脈,而不是別人……」

  「這你要問你後面的那個人吧?說到這就很生氣你知道嗎?我們又不是闇族,闇族的事情是他在管又不是我們在管,你以為我們兩個吃飽了撐著沒事幹啊?」

  我一回頭,才發現沙發後面站了一個人。

  他看起來就是這座城堡的主人。他雖然一身黑色的連身長袍,卻完全沒有跟這個城堡有不相稱的突兀感,長袍用金色的線繡著精美的圖案跟花紋,更將他銀色的頭髮襯托著一種像是用月光編織出的感覺。

  我似乎見過他,但是又沒什麼印象,我的記憶不是應該回復了嗎?怎麼還會有記不起來的事情?

  「憑持有七宗罪中暴食之印的您的食量,應該是永遠吃不飽吧?所以吃飽了撐著這句話對您來說,本來就是辦不到的事情。」城主說:「您們該走了。如果繼續留在這裡,那女孩的生命就會有危險。」

  城主用著他纖白細長的手指指著左維欣。

  我這才注意到,來到永月之城才不過幾十分鐘而已,左維欣不曉得什麼時候整個人突然瘦了一圈,嘴唇還整個乾裂,就像是生了重病一樣。

  「這怎麼回事?」我急著大叫:「剛剛明明都好好的啊,這到底怎麼回事?」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