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我什麼事情都沒做啊!一切都是妳們害我的耶,要我負責個什麼屁啊!

  真是的,拜託,我說左大小姐你能不能就像電影裡面的女生一樣,先關心一下有人會飛或是有人會丟火球然後嚇得暈過去這不是很好嗎?

  左維欣哭到肩膀一直抽動,我只好摟著她,輕輕拍著她的背。

  生氣,實在令人生氣啊!

  OK,我弄清楚了,雖然記憶一下子全部回來令我頭脹得非常痛,說不定腦神經還因為這樣死掉一堆,但是現在的情況實在讓我沒時間頭痛。

  總之,應該就是眼鏡男他們為了履行保護我的契約,偽裝成我的舅舅來到我們家,同時也收取了契約的物品,就是那個讓我吃不到的比薩跟上閤屋;然後為了不讓卡蜜拉找到我,可能用了什麼方法壓制我的遠古之血,沒想到卻被我跟左維欣的一吻而打破了他們的保護,那麼--糟糕!

  「欸……那個……」我轉頭要跟眼鏡男講話,因為實在不想再叫他們舅舅,但是他們到底叫什麼名字啊?不管了,我用喊的就對了:

  「反正就是,卡蜜拉已經吸過我的血了!」

  「我們早就知道了。」

  眼鏡男用斜眼看我,一臉就是把我當笨蛋的表情:

  「你當我看不出來嗎?你覺得我有像你這麼笨的嗎?告訴你,平常這樣的攻擊早就把卡蜜拉打跑了你知道嗎?要不是你的遠古之血讓她提升到可以一次用兩種真言,她早就逃走了--」

  我想了一下,眼鏡男意思是說,現在的卡蜜拉一次能講出兩個字的意思嗎?我相信絕對不是把「死」變成「去死」或是「爆」變成「爆炸」這麼簡單的事情,但是如果能同時講出「死」跟「爆」為什麼會變得比較麻煩呢?

  「結界撐不住,該走了。」小舅,不,功夫男簡直跟鬼一樣,剛剛還在卡蜜拉那邊打鬥,一下子就突然跑來我旁邊,害我嚇了一大跳。

  我們看著卡蜜拉的方向。她正被一堆符咒困住,在空中以半徑一公尺圓形繞著她頭頂的有八張符咒,而在她胸口周圍繞圈圈的也是八張符咒,然後地上也有八張符咒,每張符咒都射出細細的藍光集中在卡蜜拉身上,而卡蜜拉就像是喝醉了酒,在符咒的包圍陣勢中搖搖晃晃。

  「狂水八卦。」功夫男說。

  「太棒了,虧你想得出用狂水式八卦封印術困住她,能不能讓她一次酒醉兩個月?」

  這個,我很想問一次醉兩個月會不會太瞎,不過這是他們惡魔獵人的法術,說不定可以,結果功夫男很認真的搖頭:「不能。」

  「唉……」眼鏡男很誇張的嘆了口氣,發著牢騷:「那希望能讓她醉到明天早上,這樣我們對這笨蛋的結界就能重做了。」

  什麼?這是在說我吧?

  「我,我先講喔,你們要是再,再玩弄我的記憶,我,我,我--」

  「你怎樣?想怎樣就說啊!」

  「沒禮貌!你怎麼可以這樣跟舅舅講話!」

  左維欣突然不哭了,然後用膝蓋頂了我屁股一下。還壓著我的頭跟眼鏡男道歉:

  「舅舅對不起喔,他太沒禮貌了,我以後會好好教他的。」

  「他們不是我舅舅啦!」我大叫。

  我實在受不了了!這兩個混帳沒事冒充我舅舅幹麻?

  結果左維欣用著她哭紅的眼睛看著我:

  「他們…不是你舅舅?你…到底…騙了我多少的事情?」

  哇哩咧,現在是怎樣啦!

  情況整個混亂起來,煩死了,如果卡蜜拉只是像剛剛那樣跟我親親嘴吸點血,而不會把我吸成人乾,那我乾脆就過去給她吸血好了嘛,煩死了煩死了啦!

  這時功夫男用很快的動作在左維欣脖子上捏了一下,左維欣就突然腳軟,昏了過去,我急忙抱住她--呃,好像不小心抱到她的胸部了……

  我問功夫男:「這是……?」

  「快走吧。」

  這才對嘛,比起眼鏡男,功夫男就體貼多了,不過要走去哪?不管怎樣,我還是要把話先講出來:

  「反正等一下你們要告訴我,什麼是遠古之血,還有,別再把我的記憶洗掉了!」

  「我們也不想洗啊,你以為我願意啊?讓世界知道我們的存在是一件多麼令人愉快的事情,要不是受限於教廷,我還懶得去洗你們這些笨蛋的記憶咧你知道嗎,何況,如果你是普通人就不會有這個問題,可是你不是普通人啊,你沒聽過嗎?同樣的招式用不能對聖鬥--」

  哇咧!功夫男一個摔角頻道裡面會出現的延髓踢就這樣朝他哥哥的後腦踢下去……





  從窗外看出去,是一片遼闊到不行的景色,尤其是在這樣月光皎潔的夜晚,特別能夠感受窗外那一整片沒有盡頭的針葉林所帶來的陰森氣氛。

  而且,就好像為了符合這座城堡的名字--永月之城--因此特別有個滿月高高掛在半空中,然後三不五時會有一兩隻蝙蝠從窗戶外這樣啪答啪答的飛過去……

  五分鐘前,我還在市民大道旁邊的公園;五分鐘後,我就已經來到這個不曉得是什麼國家的什麼地方。

  說真的,我已經懶得去管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或是我現在是在什麼地方;畢竟遇到這什麼吸血鬼或是什麼惡魔獵人之後,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就這樣理所當然的出現,反而我如果一直大驚小怪,所得到的就是把我當笨蛋的眼神。

  剛剛功夫男一腳從眼鏡男的後腦踢下去,結果眼鏡男就像是倒下的柱子一樣,整個臉直接撞到地面,然後就看到他若無其事的站起來,用手擦去從鼻孔一直延伸到下巴的兩道鼻血,又把已經歪掉的眼鏡扶正,用手隨便對著空氣畫了一個門一樣的長方形,就出現一個發著熾白光的門,通過那個門之後,我們就來到這座城堡的大門口,接著我們就被看起來像是管家的美麗女人引導到這個房間了。

  「歡迎來到永月之城,主人等等就來,請先隨意歇息。」

  那個女管家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就鞠躬離開了,然後就有女僕送上了茶點。

  我讓左維欣躺在一張很豪華的貴妃椅上,Veronica原本一直抱著已經睡死掉只差沒打呼的雷芷芸,就是不敢讓她睡在另一邊的貴妃椅,似乎是在害怕這城堡的主人會怎樣,一直盧到我說「有事情我負責」之後,Veronica才敢讓雷芷芸好好躺下來。

  看來我這個「擁有遠古之血的人」好像還真的有點偉大?

  看著Veronica的背影,我突然覺得,這座城堡搞不好也是個吸血鬼的城堡,好像吸血鬼都喜歡用美女來當管家?

  所以很可能這座城堡的主人是個比雷芷芸還要厲害的吸血鬼囉?

  依照眼鏡男剛剛的說法,這裡可以暫時消除我身上遠古之血的氣味,大概也跟這座吸血鬼城堡有關係吧?

  「拿吃的來!」

  在眼鏡男丟下這句話之後,就有一些女僕不斷的送上食物,有什麼牛排啦,壽司啦,或是什麼烤乳豬之類的,全部堆在眼鏡男面前。我是不懷疑眼鏡男的食量啦,說不定他的胃是跟宇宙的什麼異空間連在一起;我比較懷疑的事情是,這城堡的廚師實在太厲害了,出菜的速度真是快,究竟有幾個人啊?

  「好累啊,剛剛運動了一下,所以又餓了……」

  「你剛剛都沒在動吧?從頭到尾只有在那邊丟火球而已!」我冷冷的說。

  「這就是你不對了,你不知道丟火球就是一種運動了嗎?還是你也餓了?肚子餓容易生氣喔,要不要來吃一點?」

  「--不要!」

  我乾脆轉過臉去不再看眼鏡男。

  眼鏡男正大吃大喝著,功夫男則是喝著威士忌,女僕給我的卻是紅茶;應該都是很高級的貨品,不過我也分不出來。看他們兩個一臉很悠閒的樣子,我還是先開口問了:

  「好吧,我不問什麼你們究竟是誰,或是現在在哪裡這種會被你們當作笨蛋的問題,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就是,我身上的遠古之血到底是什麼?」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se2046
  • 好精采~好過癮~好期待~~
  • 嘿嘿~敬請期待喔!

    對了,多推薦朋友來看啊~~其實我寫奶泡那段自己都在偷笑...

    nakama666 於 2009/07/22 11: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