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有個神,為什麼聽不見我的祈禱?

  如果神真的存在,祂憑什麼決定我的命運?

  人類有罪嗎?我們又憑什麼決定他人生死?

  我不知道。




  晚餐時的氣氛可說是非常的沉重。因為在聽完周德樺提報尋找黃美玉的過程與她的死訊後,幾個跟她比較親近的同學當場都哭了起來。這一哭,又把大家推進了哀淒雰圍中。

  突然間林兆宏的身體發出微微白色柔光,然後又劇烈地顫動幾下,椅子與碗盤全部翻落一地,兩旁的同學更是驚嚇四散,落慌退開;這騷動當然立刻就吸引了在場所有同學的目光,而且每個人都還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他──林兆宏雙手向兩旁伸展張開,使得整個人呈著十字型,但他的雙腳卻緩緩凌空浮起,詭異的在離地面約九十公分的距離飄動著……

  柔光籠罩下,林兆宏的姿態宛如西方文化中的天使。

  離林兆宏最近的同學想去摸摸他的身體,不料卻被他發出猶如咫尺雷震的說話聲嚇得跌倒在地:「聆聽吧,天譴者!」

  剎那間,全場,鴉雀無聲。

  「亞當之子,梣樹與橡樹之子,軒轅之下,天照之下諸者,吾之子民,吾之奉獻者,當要聆聽,汝為天譴者!」

  那聲音宏亮威嚴,令每個人的心都劇烈震撼著;每個人也都知道,那絕對不會是林兆宏的聲音;同學們面面相覷,狐疑不定,竊竊私語,無人敢應;尤其一大半平常只會書寫閱讀注音文的同學更是懷疑自己怎麼聽得懂這種詭異語言。

  冷汗不斷在周德樺的額角冒出,沿著臉頰弧線凝聚,落下。

  他推測中極好與極壞的情況發生了。

  早上的那到白光之後,他們彷彿陷入了一個奇異世界,若這力量是人為的,當然可能由人來解決,但若是大自然的運作,那人力就顯得渺小,然而進階到超自然的運作,那絕對不是人類可以應付的。所以他的假設是同學們被移到了另一個平行宇宙的異世界,或是其他人類被移到那個異世界。

  冷汗直流。為了確認,他對著取代林兆宏的聲音發問:「你…是誰?」

  「以汝之言語,汝等奉吾為神。」

  若不是是鄉土民間神怪劇看得多了,就是同學們沒有搞清楚神出現在現實的後果,例如林宗豪更指著林兆宏大罵:「神?神是什麼東西?真有本事不要在那邊裝神弄鬼,幹嘛附身在別人身上說話?出來啊!躲個屁啊!」

  「自汝等最初之日吾便觀看,而將注視汝等終焉之日;吾存在於始,更無藏於終。」聲音不怒而威。林宗豪想要再罵,卻被神嚴峻的語氣壓迫而無法出聲。

  「自今天的一切異象都是你的傑作嗎?」周德樺再問。

  「當若,卻不適稱傑作。」

  「什麼原因?」周德樺已經略為鎮定,他企圖要把後果引導到極好的路上。

  「於汝等歷史之前,初原神民大行背逆之事,吾將之驅逐以終結;然神民以太初之意欲延續汝等,吾則允許。但時至今日,汝等身處之世又復如巴比倫,復如蛾摩拉,復如索多瑪,復如莫恒丘.達羅;吾創世定行為自然,但汝等言行已非自然,太初之意已蕩然無存,且汝等求諸法為不入成空,或自命色滅之操控;汝等非神奪神之行更甚初原神民,故吾再行終結。」

  或許是神的力量所影響,同學們竟然都聽得懂神所要表達的意思。幾個對神有傳統敬畏之心的同學一聽到神要毀滅世界早已嚇得兩腿發軟,跌坐地上;不過卻有更多的人在想「又不是我幹的,為什麼要算在我頭上」這種想法,然而當林兆宏(神)的眼神嚴厲掃視他們之後,這些人又都心虛地低下頭,不敢直視。

  曾啟銘義正辭嚴地反問道:「人類又不全部是壞人,也有很多好人吧?」

  「此即為吾將汝等留於現世之因,汝等受選為天譴者,須歷吾予之試練,若汝等試練既成,吾將再行神威令諸法回歸,還原自然。」

  一聽到可以回復原狀,同學們又相望幾下,享受著一線生機。

  「為什麼找上我們?」曾啟銘怒意勃勃,試圖對神驗證自己有反抗的能力。

  「天譴之意,自有其理。」

  「看來是無法拒絕你了,」周德樺無奈道:「說說試練的內容吧。」

  「以一歲為期,汝等須集人類初原真祖之七意念,並以此七要素之契印來至吾王座御前,試練即成。」

  劉劍鴻本來什麼勇氣去跟神對話,但是當一隻柔嫩溫暖的手與他相握之後,莫名鼓起的勇氣令他振作:「我…我們怎麼知道那…那個要素長什麼樣子?」

  「要素如吾一般自太初即存在,彼為人類真心,為初原意志,見者自知。但此天譴試練並非平安,禁忌之門已憑神威開啟,其為遠自阿比斯之深淵,為創界山之道。一切封神活物將破禁忌,還于自然。」

  「什麼是禁忌之門?」王佳嬇別有用心地牽著班長的手,對神提出疑問。

  「為汝等先祖所行之事,汝應自知。」

  「神啊,」周德樺呼喊了一聲。「你並沒有給我們選擇的機會與權利,再說就算我們能夠選擇,只要不同意你的作法,全人類會就此滅亡了吧?所以我們希望有個不過份的奢求,就是讓我們現行所有的食物都不會腐敗!」

  維持一個集團生活所需不過是糧食與錙重;周德樺不敢去奢想什麼三個願望一類的傳說;如果試練是必須的,而現在的世界不需要錢,那只要解決最大的糧食問題,一切都會好處理很多──如果神所說的活物是指歐魯特洛斯一類的怪獸,他並不會很擔心──除了食物,剩下的問題他都覺得自有辦法。

  「為汝之勇,吾當許之。」

  「你就以為我們找不到要素?」一直沒有說話的趙耀祖終於爆發。他受夠命運的作弄了。父親當初重病之時他一切的祈求都沒有得到神的回應,因此母親必須辛苦賺錢養他,而如今竟有著自稱為神的傢伙出現在他面前──趙耀祖拒絕一個被神所操控的命運,他要向神宣戰:

  「你就以為我們到你的面前不會殺死你?」

  同學們的臉色難看至極,深恐趙耀祖得罪了神,令神當場就把所有人殺死;於是抱怨的語言紛紛向他砸去。

  但是神的回答卻令人意外!

  「汝等欲為弒神者?得七要素契印者,吾將賜有弒神資格。」

  「你把脖子洗乾淨點吧,」趙耀祖伸手指著被附身的軀體鼻頭立誓。

  「我會砍下你的腦袋,一定會!」

  「弒神者氣度,吾期待萬分。」

  受到神所附體的林兆宏在光芒消失之後緩緩飄落地面,倒地暈厥。

  (未完,續接:天譴 第四劫 病危(1)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se2046
  • 越來越精采了......
    習慣性的每天來看,糟糕被制約了如何是好.........
  • 這真是令作者爽快的一句話啊!!
    那就敬請期待吧!!嘎哈哈!

    nakama666 於 2009/07/18 12: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