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有個神,為什麼聽不見我的祈禱?

  如果神真的存在,祂憑什麼決定我的命運?

  人類有罪嗎?我們又憑什麼決定他人生死?

  我不知道。



  劉劍鴻目送鄭理詺等人離去之後仍然在原地待了一會兒,直到王佳嬇輕推了他一把,提醒他應該帶領同學到旅館時他才猛然想起自己的責任。

  事實上所謂進駐旅館大樓並沒有什麼困難的地方,只要同學們把行李放進自己要居住的單位就好了,而過程中只要沒有遇上變異動物,當然也就不會有安全上的顧慮,那為什麼進駐大樓的行動會讓周德樺如此的重視呢?

  因為這是個民主的時代!

  如果是用軍事獨裁的方式,規定同學你住這間他住那間,必定沒有任何的麻煩,但是深受民主薰陶的這些人怎麼會安就於這種安排呢?所以周德樺預感這些同學光是選個房間可能就要花上半小時一小時的時間,再加上劉劍鴻還要負責測試擴音、廚房、洗衣間等關於生活機能的事務,若不讓同學們有足夠的時間去處理,一旦入夜天黑,街燈會不會正常的啟動就關係到所有人的安全了。

  因此當同學們集中在旅館玄關,班長也宣佈完他依照副班長的建議而定出的居住範圍後眾同學們立即一哄而散,各自去尋找自己的房間了,惟獨王佳嬇留在玄關陪著劉劍鴻。

  「我知道有很多事情要弄,有沒有什麼事情是我能幫得上忙的?」

  「呃?真的嗎?是有很多…這個…瑣事啦…呃…」

  有著豐滿上圍的王佳嬇穿著一件鵝黃色細肩帶背心,雖是極為平常的穿著,但若隱若現的乳溝實在令劉劍鴻有點發窘地猛嚥口水。

  「我也知道都是周德樺給的建議。沒關係,你就說說看吧。」

  「嗯…總之呢,除了居住環境的一些顧慮之外,可能會希望由女生們成立膳食組與簡單的救護組,而男生們要做什麼…老實說,呃…周德樺並沒有說明。」

  「這我知道,我會聯絡女生們先討論這件事,到時候再由你開個會議決定吧。」

  「喔…好…好啊,那就麻煩妳囉!」

  「我想這樣吧,既然膳食是由女生負責,那廚房的檢查就由我帶幾個女生去做吧。」

  「真的是太好了!一切就拜託妳了啊!」

  面對什麼都知道的王佳嬇,毫無心機的劉劍鴻卻不知道這是她妄想介入權力核心的第一步……

  看著王佳嬇離去的背影發呆了幾秒──劉劍鴻當然不會聯想到朱自清,但是心中卻有一股奇妙的感覺在蕩漾。他吁了口氣,一屁股坐進大廳迎客的紅絨布鏤金浮雕的仿古典沙發上。他仰躺椅背,雙手摀著兩旁臉頰,動作如吶喊般地扭曲自己的臉,雙眼卻直盯著大廳中心那盞華麗過度的水晶燈發呆;而正對著沙發的仿古立式掛鐘發出的滴答聲似乎更將他拉進一個只有自己存在的時空裡……

  自從異象發生之後他的心態很奇妙的沒有想到逃避班長責任的問題,更沒有去想過為什麼領導全班的事情需要由班長來承攬,只要有人這麼拱他,劉劍鴻也就會這麼的上了;因為他不習慣叛逆未來。

  父母期望他考上什麼學校他就努力讓自己能達成,父母期望他能出國喝點洋墨水,他也儘早努力的學習英文。

  然而他卻很明白的知道自己是有主見的。

  只是父母的建議似乎也不錯,而且還可以讓他自由選擇想要攻讀的科系;既然有人要慷慨的出錢讓他多讀點書,自己也覺得混點外國學歷也不錯,如果能順利地取得個什麼美國的碩博士,對自己的未來一定更有幫助。

  所以他非常欣然的承受的家人對他的一層層期望。對於未來,他早已用自己的意志規劃好一切,卻在不自覺中茫茫地踏著別人替他舖設好的道路。

  然而這條道路崩裂了。

  望著水晶燈映在天花板上的斑爛光影,滴答聲依舊;他才發現這是他第一次對自己未來的那種不安定感有著恐懼與迷惘。

  「如果世界的情況一直是這樣……那我究竟要怎麼辦啊……」

  這個無解的問題一直盤迴在他的腦海中,令他在迷霧漩渦裡掙扎。

  茫然的劉劍鴻一直維持著吶喊姿勢仰望燦爛光影,其間甚至連王佳嬇來找他報告事情也渾然不覺,可說是完全沉陷在自己的思緒汪洋中。原本王佳嬇打算搖醒他,卻又覺得劉劍鴻這種奇特的樣子說不定是在沉思些什麼事情,便將她登記同學居住資料與女生分組名單的筆記本放在他腿上,逕自離去。

  劉劍鴻就維持這個奇妙的姿勢坐著,直到門外傳來一聲巨響;原來是林宗豪急忙要回房間清洗身上的穢物,卻一頭撞在那扇反應略有遲鈍的自動門上,這才把劉劍鴻從對未來吶喊的思緒中撞回現實。

  「媽的!幹這什麼機歪爛門?肏他媽個屄!」

  班上的大哥跆腳就要往玻璃門板踹去,幸好周德樺即時拉住,半推半送地把林宗豪給帶進大廳。

  劉劍鴻一看他全身血跡斑斑,而且還散發個一股令人作嘔的酸臭味,不免捏住鼻子尖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黃…黃美玉呢?」

  鄭理詺搖搖頭,無言的看著來時路,頓了好幾秒才道:「死了,發現她的時候就已經沒救了……算了,別再提她了!」手揮了揮,猶似要擺脫那一段恐怖記憶一般。一身汗味的他也想趕快洗個澡,便問道:「我的房間在哪?」

  「呃?」劉劍鴻回想了一下,急忙翻找王佳嬇留給他的筆記本:「哦…你是在11樓之五的房間。」

  「那好,我先上去了。」

  「啊我的咧?風水好不好啊?你要是給我爛房間看我不把你扁一頓!」

  「嗄…應該不會啦……陳中翔他們都登記住九樓而已,你應該也在那裡吧?」

  林宗豪哼了一聲,拖步離去。

  待他們倆人都離開大廳,周德樺才開口說道:「黃美玉的死狀不是很好。我判斷可能還有其他類似歐魯特洛斯以上型態的怪物出現。」

  「那…那怎辦?」

  「再說吧,現在乾著急也沒用。」

  「可是──」

  「黃美玉的事情我晚餐的時候會像大家提報,」不經意地瞄了劉劍鴻手中的筆記本一眼,笑道:「看來王佳嬇幫了你不少忙,那她應該也會替你協調女生們的工作,看來晚餐可以準時囉!」

  「啊?」劉劍鴻楞了一下,看著周德樺進電梯時的微笑,始終想不透他是怎樣發現資料是王佳嬇整理的。而在電梯門關上後劉劍鴻又想到一個問題,就是周德樺怎麼知道自己住幾樓?

  猛然想起該做的事情一件也沒做,急忙往辦公室走去。

  這棟被同學拿來集體定居的大樓共有十五個樓層,除了一樓的大廳與辦公室之外,二樓是大型商務會議室,三到九樓每層14間,十樓是簡單的餐廳,是讓住宿客人吃早餐的地方,所以也設有一個簡便的廚房讓工作人員使用,十一到十三樓每層10間,第十四樓8間,十五樓2間,居住的單位總共有138間,兩側都有樓梯,但只有一側有兩座電梯。周德樺的建議就是讓所有的同學都居住在九樓以上,這樣離餐廳較近,也比較安全。

  林宗豪的同黨本來目標是十五樓的兩間豪華套房,但是因為到處找不到那兩間的鑰匙只好作罷,退而求其次的住在離餐廳最近的九樓──事實上他們本來要住在房間較大的十一樓,卻因為去得太晚,已經被洪文碇他們搶去,眼看就要動手打了起來,幸好王佳嬇帶領女生們發動輿論而化解了這場紛爭,不過陳中翔與洪文碇就這樣有了嫌隙。這些狀況在一樓大廳吶喊未來的劉劍鴻自然不知道,而王佳嬇似乎也刻意隱瞞了這件事情……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erminant324
  • 文筆間有令人好奇的感覺。

  • 好奇啊?怎麼說怎麼說?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形容詞耶~所以請告訴我,怎麼說好奇?

    nakama666 於 2009/07/16 20:20 回覆

  • germinant324
  • 會不自覺想一直看下去。很感興趣。
  • 哇哇哇~這是作者最想看到的話啊!!我會繼續努力下去的!謝謝!

    nakama666 於 2009/07/17 18: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