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有個神,為什麼聽不見我的祈禱?

  如果神真的存在,祂憑什麼決定我的命運?

  人類有罪嗎?我們又憑什麼決定他人生死?

  我不知道。




  「好吧…這個…不論怎樣,黃美玉還是要去找的…還有沒有誰要自願的?」

  劉劍鴻真的覺得累了。他知道自己沒有什麼能力,但同學們的眼睛全盯著他看。在他看來,那些眼神全都是在向他求助、向他詢問;或乾脆表露著「不要找我」一類的意思。

  他也知道自己真的都忘了黃美玉的事情,但可不代表自己從來不關心這個同學。

  同學們的反應不是沈默,而是繼續七嘴八舌的推三阻四;自從剛剛聽到周德樺又遇到六隻變異動物的報告後,這些人紛紛認為單獨行動簡直是和送死畫上等號,林宗豪更是大聲的提出:「為什麼你不自己去找?」的意見。

  這時周德樺刻意的插了嘴:「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找黃美玉跟進駐的行動必須要一起進行,不然天色變暗,會有什麼危險還不知道。」

  劉劍鴻想了一下才明白周德樺的用意,再看看手錶,心裡嘀咕著抱怨。

  要不是林宗豪他們那一群人拖延了時間,也不會有天快黑的壓力在。

  趙耀祖等三人則是在一旁默不作聲,因為他們已經協調好:尋找黃美玉的任務由周德樺帶領其他同學,而他們負責維持進駐大樓的安全與秩序。

  「讓我跟你去吧!」鄭理詺毅然的表現引起不少的側目,而當事人的眼光卻停在趙佩涵的臉上;看來這英勇舉動似乎是為了吸引美人目光呢。

  就在這時,又聽見李志瑋細小的聲音在拱班上的大哥:「如果能成功找到黃美玉,班上的同學會更尊敬你喔!」

  只見那個大哥先前還反對著,這回兒可大大點頭,似乎認同了這個出風頭的機會,高聲地對劉劍鴻說道:「好,我一定會把黃美玉給救回來!」

  劉劍鴻一聽,眉頭略皺,苦笑道:「那就拜託你們了,盡量讓自己平安回來吧!」

  「天啊!這真是太神奇了!」趙耀祖忍不住地低聲對曾啟嘀咕:「林宗豪也會這麼熱心嗎?」

  「他只是愛出風頭而已吧,珍妮佛!」曾啟銘斜眼瞟了林宗豪一下,藉機敲了下趙耀祖的腦袋:「不過你別老用這麼古早的廣告詞好嗎?一點創意也沒有,實在不像你啊!」

  趙耀祖回罵:「去你的!我只是找出最恰當的形容詞來陳述事實啊!」

  於是在眾同學們的目送下,林宗豪跨上自己的改裝愛車,另外兩人則是騎上順手牽來的機車,照著胡媛箐給的地址往東區的方向出發了。

  重重車陣中,機車的行動能力算是最高的,除了可以在車輛的縫繫之間自由穿梭,必要的時候還可以街騎上人行道,而且技術好的騎士還能把平均時速維持在六十公里,真是讓人有稱讚機車為七大交通工具之首的衝動啊!

  不一會兒鄭理詺、林宗豪與周德樺三人來到復興北路和八德路的交叉口。看到原本熱鬧的百貨商業圈現在卻變得如此冷清蕭條,一股哀哀的淒涼湧上鄭理詺的心頭。他還記得上禮拜六才跟趙佩涵來過這裡,他們逛了微風廣場,又去看了電影,吃著霜淇淋爆米花等零食……他一直被趙佩涵的笑容吸引,也享受著走在她身邊時那一股清清的、淡淡的幽香湧入心中……那天雖然是跟班上好幾個同學一起到手創館去採買校慶用具,卻足夠讓鄭理詺遐想好一陣子。

  他跟著林宗豪後面轉進八德路,就聽周德樺提醒道:「現在開始要小心了。」

  林宗豪看到路邊的消防隊,很豪邁的就把車一停,逕自到消防隊裡翻找了把破壞斧出來,狂笑道:「再有什麼瘋狗死狗,看我一斧就把牠給砍成兩半!」順便還做著揮舞斧頭的動作,在擺弄幾個姿勢之後才跨上他的機車,一馬當先地往前衝去,同時還嗯嗯啊啊地哼著某歌手口齒不清的半獸人歌詞。

  於是狂馳的機車並未注意到臺安醫院外的一灘血紅水漬,正當林宗豪看到而要減速的時候,他的前輪已在那水漬中打滑,下一瞬間就看到他連人帶車的在柏油路上畫出一道燦爛火花,摔滾到一旁的人行道上。

  這景象讓從後追來的鄭理詺周德樺兩人看傻了眼,因為他們不曾懷疑過這個自稱風火輪小英雄的林宗豪他的騎車技術;他們兩人急急忙忙停下車子想去攙扶林宗豪,卻被那灘紅色水漬吸引了注意。

  那是一個死人。

  而且死得亂七八糟,那死人是黃美玉。

  血泊之中,灰藍色的學生服已被撕開扯得稀爛,或說那已經看不出原本的顏色,因為全都染著鮮血的紅色。死著的臉部、下巴整個扭曲成碎爛的血肉,僅能依稀看出黃美玉的五官。脖子已斷,頭和身體撕裂,只剩下幾根較大的白色筋肉連著,而血衣之下更不是完整的祼體,由胸口至腹部的軀體全被撕開,還有幾個帶著白色脂肪的肉塊留在一旁,應該在腹腔內的臟器幾乎不見蹤影,僅留下一小段腸子有被拉扯的痕跡,方向正指著林宗豪摔車的地方。大腿及其他下體較柔軟的部分也都撕裂分散,左臂更是被硬生生的撕開,一兩步之外的距離,有一段從肱骨斷裂,分成兩截且骨肉分離的手臂,帶著一隻破碎的Baby-G手錶……

  鄭理詺看了幾秒,中午吃進胃裡的食物全都奪口而出,跪在地上大吐起來,直到他稍微冷靜平復之後,才敢再次看向那一地的淒慘。

  周德樺撇過臉去,不忍再看,也不想讓這麼衝擊的視覺影響他的理智。

  他判斷那種撕裂的傷口,似乎是被猛獸用牙齒咬開的,他曾在非洲看過母獅撲殺的羚羊…屍體就是那種樣子;而現在,他只想到另一隻歐魯特洛斯。

  鄭理詺緩緩起身,用求助的眼神望像周德樺,濃烈的血腥味已經混淆了他的感覺,他還是想吐。

  周德樺拍拍他的肩膀,嘆道:「快走吧,繼續留著說不定會有危險!」快步走到人行道旁扶起用叫罵聲代替呻吟的林宗豪,同時檢查著林宗豪的傷勢。

  林宗豪左腳的馬褲磨破一大片,膝蓋的傷口更是血流如注,左手臂、手掌也有擦傷,鮮血直冒;幸好他最引以為傲的那張俊臉沒有受到任何破壞,否則在此時此刻的台北,臉上的疤痕可能就要一輩子的跟著了。

  風火輪小英雄叫嚷著要看害他摔車的是什麼鬼東西,周德樺不想多說,便到路邊嘗試發動另一輛摩托車,因為他想林宗豪應該不會想再騎他那輛輾過屍體的愛車。

  然而當林宗豪一看到那灘血水以及屍塊之後忍不住地也吐了起來,然後雙腳一軟,好巧不巧的就跪在鄭理詺剛才嘔吐的穢物上,氣得這位大哥硬是把鄭理詺的祖宗十八代從頭到尾罵了一遍,而心情欠佳的鄭理詺也莫名的和他吵了起來。

  周德樺懶得理會他們的爭吵,因為他知道這是一般人面對恐懼這個東西的時候自然產生的替代反應。他跨上騎來的機車,對兩人丟了一句:「你們再不快走,說不定把黃美玉分屍的怪物會回來這裡喔!」油門一催,逕自離去。

  還在爭吵的兩人先是一楞,驚慌失措的跨上機車直追在後。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se2046
  • 這個如果拍成電影,應該是跟徐克的妖獸都市一樣精采吧!
    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 啊,糟糕,也有人說像漂流教室呢!

    nakama666 於 2009/07/15 18: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