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有個神,為什麼聽不見我的祈禱?

  如果神真的存在,祂憑什麼決定我的命運?

  人類有罪嗎?我們又憑什麼決定他人生死?

  我不知道。




  天幕壓得很低。

  重重的黑雲似乎隨時就會壓潰四周高樓的樓頂,有著令人窒息的悶溼感。

  當周德樺和歐陽隼回到麥當勞時,其他的同學都還沒回來,兩人便和麥當勞門口特有的紅髮怪叔叔比肩坐下,繼續聊天。

  周德樺忍不住地開玩笑道:「真奇怪,我們的動作有這麼快嗎?居然還沒有半個人回來;我們班的人該不會全都被野獸或殭屍給吃光了吧?」

  「別鬧了,劉劍鴻要一個一個的送回家,而有些住外縣市的同學在交通上就是個很大的麻煩,所以在時間上一定會耽擱很久。」

  「附近沒有大賣場,最近的家樂福也在西門町那裡,」周德樺道:「所以不見得每個人都是回到家囉,以白光發生的時間推算,臺北市對外的聯絡道路一定是塞滿車子,因此中華路上的福利站應該是他們最恰當的補給地點,只是怕他們不知道而已了。他們最可能會去東區的Sogo,但是這麼多的同學在百貨公司裡面反而比較難管理,推算時間,至少還要一個小時以後他們才會出現。」

  「可憐。」

  「別這麼說,他們必須學著突破自我的能力極限才有日後的價值。現在沒有政府,沒有他們所熟悉的組織與規律,如果未來的世界依然繼續這個樣子是個不變的事實,那麼我們這些人也將成為新時代的亞當與夏娃!」

  兩人又談了一會兒,就看到趙耀祖和曾啟銘各自背著一個旅行袋,一臉輕鬆自在的樣子,只是趙耀祖用的是他自己的旅行袋,而曾啟銘則是從某店家順手借用的全新旅行袋,甚至標籤都沒拆下。

  趙耀祖看了周德樺和歐陽隼一眼,便知兩人對這次事件已經有過了討論。

  周德樺笑道:「你們還真輕鬆啊!」

  趙耀祖也笑道:「剛好而已啦。」

  四人一見面馬上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

  互相交換了情報之後,趙耀祖提議他們四人一起去找黃美玉,但是周德樺卻提出反對的意見:「我也想過這個方法,不過有誰知道黃美玉她家住哪呢?」

  「怎麼了──喔,我懂了!」趙耀祖回答道:「你認為黃美玉不在學校,應該是回家去了,是這樣嗎?」

  「這不曉得是幸運還是不幸,我只知道黃美玉不是住在外縣市,不是個長距離通勤上學的人。」周德樺解釋道:「依照當時的狀況,黃美玉若是住稍遠的地方,那她很有可能是躲在學校的廁所,但是住得近,她反而會躲回家去了,這是人類在動物性上有回巢本能的危急反應──我想我們幾個沒人知道她家在哪裡吧?」

  「嗯。不知道。」「誰知道?我跟她沒什麼交情啊。」「我跟她不熟。」

  三個人同時冒出三種回答,周德樺微微一笑,道:「所以與其漫無目的去找她,不如看看其他同學有沒有知道黃美玉住哪裡的。」

  「那就只有等了。」曾啟銘說著,便隨手從旅行袋中拿出封神演義繼續看;而其他人則是乾脆閉目養神,靜靜地等待同學們回來。

  隔了半個多小時之後,他們被一陣陣彷若遠雷暴鳴的巨大悶響驚醒;又過了一會兒,隨著聲響還能感覺到地面傳來微微的震動。

  四人面面相覷,似乎在頭上都冒出了大問號。

  那陣聲音一直持續,漸漸地變成一種碰撞聲並且愈來愈大,也愈漸接近他們的位置。幾人中就屬趙耀祖的耳力最好,周德樺便問道:「如何,趙兄;有聽出什麼東西嗎?」

  「有點像是車禍的聲音,有沈重的金屬撞擊聲與玻璃爆碎的聲音夾雜著;但是全部連在一起,不太像普通車禍……」

  「撞車的聲音?」周德樺愉快的笑著:「那應該是他們回來了,最可能是廣晏開著貨櫃車頭在幫學們開路,然後其他會開車的同學載著其他人跟在後面。」

  「沒錯沒錯!廣晏剛入學沒多久就因為偷開過他老爸的車頭玩過,」趙耀祖想起來剛入學的事情。「後來還撞斷一根電線桿,他老爸還把他打了個半死。」

  「真是個奇特的謀生技能啊!」曾啟銘大感佩服地讚賞一番。

  又過了幾分鐘,果然看到東區的方向有一輛貨櫃車頭猶如戰車開路一般在忠孝東路上橫衝直撞而來,被撞到的房車全都彈開一旁,如果有撞開之後還擋路的車輛,那貨櫃車頭就索性稍微倒車,加足馬力再撞一次;而機車一類較小的車子則是直接豪邁地輾過,破碎的車體支架爆散成一團廢鐵與塑膠破片。

  看著林廣晏在駕駛座上有些猙獰的臉,曾啟銘深深覺得這輛貨櫃戰車就只差了一個主炮,否則就可媲美裝甲車的威力了。

  一個精采的貨櫃車頭甩尾把最後一輛擋在麥當勞外面的福特嘉年華掃到旁邊的人行道上,然後貨櫃車頭也失控的撞斷一棵行道樹,防撞桿搖晃了一下,匡噹的掉下來。

  車門打開,林廣晏從駕駛座上跳下,對著周德樺幾人說道:「怎樣,我開車的技術不錯吧?這個精采的甩尾可是去萬年樓上的電動場,交了一堆學費給那個18輪大拖車才學到的喔!」

  不過似乎是連連撞擊所造成的後遺症,他整個人就像是比薩斜塔般的歪向一邊,走路的腳步也浮浮扭扭,就算這時候他突然憑空摔倒,周德樺這些人也不會感到奇怪。曾啟銘與趙耀祖兩人相覷一眼,便悄悄地對著倒在路旁的行道樹合掌參拜,致意默哀。

  林廣晏歪著頭說道:「啊你們怎麼先走了?劍鴻好像一直在找你們喔!」

  周德樺淺淺一笑,回答道:「找我們?這就奇怪了,我記得他是說『請各自回家整理東西』啊,所以就遵照他的意思回家去拿都西了啊。」

  「嗯嗯──不知道欸,管他的,他好像是有這麼說過吧?我也忘了。」頭還是歪著。

  「那結果咧?」曾啟銘結束了他對行道樹的默哀,開始湊起熱鬧。

  「一下子三個組長不見了,劉劍鴻又選不出新的組長,所以他只好一個一個送她們回家;結果──唬,就你知道的嘛,班上的人住的地方實在很散,啊然後一群女生就提議去Sogo拿些東西就好了──」林廣晏的頭仍然歪著。

  「所以你們就去Sogo了嗎?」趙耀祖也進來插嘴。

  「當然囉,逛逛沒有人的百貨公司也是個不錯的感覺啦!」他頭依舊歪著。

  「結果因為東西太多,用走的實在沒有辦法回來,所以那些女生們就想要坐車;又因為路上塞車,所以你就被拱出來去旁邊的工地裡開了這個車頭出來?」

  「哎?」林廣晏歪著頭拍了趙耀祖肩膀一下:「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啊?」

  「那其他回家的人呢?」周德樺問:「應該也是有部分的同學想要回家拿東西吧?」

  「嘿呀,啊去Sogo的人就由林宗豪帶隊嘛,回家的人由劉劍鴻帶隊。」歪著頭說話的他一點都不嫌累。

  周德樺苦笑:「也就是說,劉劍鴻他們沒有人開路嗎?」

  「對喔?」林廣晏恍然大悟地搔搔歪向一邊的頭,踏著虛幻的淩波微步再度跳上貨櫃車頭:「那我再去把附近的道路清一清好了!」

  「也好,既然你這個開路先鋒要再度上場,」周德樺提醒道:「順便也把我們要住的那棟旅館附近的馬路清理一下吧!」

  林廣晏得意地(歪著頭)對他們四人豎起大拇指,奮力的迴轉方向盤,繼續他的滿臉猙獰的狂暴化開路工程了。

  目送完同學離去,曾啟銘本來要再度翻開封神演義繼續看,趙耀祖卻用力敲了一下他的腦袋,罵道:「你一直看小說是怎樣?現在應該要準備解決食物的問題了呀!」

  「我可是為了大家好咧!」曾啟銘辯解道:「你想想,要是這時候有個封神演義裡面的任何寶貝有多好用啊?管他是什麼歐魯特洛斯還是瘋狗,打神鞭一敲不就死翹翹了,不然有九龍神火罩或是扳角大青牛就更──」

  「去做你的春秋大夢啦!」趙耀祖又踢了他一腳。一旁的周德樺與歐陽隼全都大笑起來,於是四人就在打打鬧鬧中討論起如何應付未來食物的問題。

  四人說話之間,幾輛汽車衝過十字路口急急駛來,胡亂的停在麥當勞門口;周德樺起身迎上前去,曾啟銘卻仍然賴在椅子上看著他的封神演義,逼得趙耀祖再度踢了他一腳。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xu4jp6
  • 妳好~~

    幫個忙衝一下人氣!!
    謝謝....
  • 互相幫忙衝吧~

    nakama666 於 2009/07/09 11: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