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我畫得好不好看。」

  這才注意到,我跟阿碇的面前各多了一杯咖啡。阿碇的咖啡上面畫著個看起來像是個裂開的金字塔的東西,而我的咖啡上畫著一層一層像是飛鏢的東西。

  「這、這是?」阿碇用力吸了一口氣,身體還往後縮了一點,指著咖啡。

  「奶泡啊,我在練習在奶泡上畫圖,你那個我畫的是帆船,賽郎畫的是愛心!」

  「原來是--」我嘆了口氣。

  「咖、咖啡……咖啡奶泡啊--」

  阿碇的眉頭像個八字皺了起來,臉上還閃爍著失落的樣子。

  確實我們每次來都有免費的咖啡可以喝,今天當然也不會例外。

  我想,是我們青春期到了,自作多情,說實在的,我跟阿碇都應該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吧?

  不過也因為這個原因,今天阿碇整天都沒提到雷芷芸,而且還整個下午三不五時就盯著左維欣看,根本沒辦法專心下來看書--嗯,其實,我也是,所以,總之,今天這書肯定是看不下去了。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該回家的時間,不曉得為什麼,覺得我在離開左維欣她家的店的時候,還有點落荒而逃的感覺。

  回到家裡,如我所預料的沒人在家,看著廚房那一疊空空的吃剩下的比薩盒,而且比薩的香氣還充滿著整個廚房,我握緊了右手的拳頭,原本想要重重的,但是因為我怕痛,所以就改成輕輕的敲打的自己心窩一下--靠,你個鬼舅舅,連個可樂都沒給我剩下!

  我百般無聊的打開電視,又發現沒那個心情看那些瞎到爆炸的濫節目,因為副班長那張嘲笑我的嘴臉一直浮現,甚至還跟左維欣重疊起來,索性又把電視給關了,強迫自己坐在書桌前面K著化學。

  於是,我的晚餐就是泡麵配化學了。

  吃著泡麵看書原本可以說是一種享受,但想到有人在吃上閤屋,就成了一整個悲涼。

  結果,手機響了。一看,竟然是左維欣?

  「喂--幹麻?」

  「我在附近,你出來陪我走走。」

  「厚--我在看書啦!」

  「看什麼書啦?A書喔?你們兩個一整個下午都盯著我胸部看,我都還沒找你們算帳咧!你們喔,思春期的男生就是這樣,只會盯著--」

  「好好好,我去我去,妳巷口的7-ELEVEN等我。」我急忙打斷左維欣講話,原本看書是一種正大光明的理由,但是再給她講下去我就不敢見她了。

  而且我明明偷看得很小心啊,為什麼她會知道我跟阿碇在看她(的胸部)咧?

  在便利商店門口那亮到不用錢的燈光下,左維欣看起來更顯得苗條。明明就是個運動健將,卻在她的外觀是完全性的看不出來。她穿著一件粉藍色細肩帶的小可愛,配著略有緊身提臀效果的牛仔褲,恰好將她的胸圍還有修長的雙腿突顯著誘人曲線--

  唉……真覺得思春期的我只會注意這些幹麻?

  「遠遠的就看到你眼光很色--你又在看什麼啊?」

  女生是怎樣?對這種事情特別敏感喔?不過,怎麼可能承認我在看她的身材呢?

  「哪有,我在看妳到了沒有啊,當然要找一下嘛--」我進便利商店拿了一瓶飲料,左維欣也跟了進來,直接拿了一瓶新上市的奶茶塞給我,顯然是要我付帳。

  「欸,妳很順便耶?」

  「剛好而已呀。」

  「請抽一下。」店員拿了一個摸彩的小紙箱放我面前,我才注意到左維欣拿的奶茶有促銷活動,可以抽獎。

  我隨便摸了一下。

  「…………」店員拿著我摸到的彩券,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彩券。

  「恭喜您,您中了最大獎,這是您的禮券。」

  店員一邊說著,一邊用著很沒誠意,很憤恨的表情把一個香噴噴的紅包袋拿給我。

  我抽出禮券一看,是總數一千元的禮券。左維欣整個笑了起來,我匆匆結完帳,就被她拉出便利商店。

  我們朝著市民大道邊的小公園晃過去。

  「嘻嘻,賽郎,你真的很賽耶!」左維欣還是笑得很開懷。

  我雖然也很高興,莫名其妙中了一千塊禮券誰不高興呢?但是被她這樣賽呀賽的講,我總不能一起跟著很歡樂的講:「嘿嘿嘿,我就是賽郎,夠賽吧?」之類的承認自己是賽郎,這很瞎耶!

  所以我趕快轉移話題:

  「啊妳是找我幹麻?」

  「你不是準備要考C大嗎?準備得怎樣了?」

  「還C大咧!」

  嗯,國立C大的物理系或是化學系確實是我的目標,雖然說現在的大學是隨便考也有學校,但是真要考上自己期望的學校,就不是能隨便的事情了。而且聽到她這麼問,我還真的有些無奈:

  「我剛剛在看化學看到一半,就有人叫我出來陪她,我明天要是考爛了被那個副班長嘲笑,有人就欠我一個蛋包飯!」

  說完,我指著左維欣,當然不敢指在她胸部上,只好指著她的臉:「不要再給我荷包蛋加炒蛋了,我要有金黃色蛋皮的蛋包飯!」

  左維欣露出她那個白白的像是貝殼色的牙齒作勢要咬我手指頭,我急忙把手收回來。

  「你這樣已經預言說你明天會考爛掉喔!」

  對喔,我怎麼沒想到?

  「切--!妳到底找我幹麻?」

  「沒啊,剛剛跟我媽吵架,出來散散心。」

  「喔--還是……學校的事情嗎?」

  「嗯。」

  這真是很糟糕的問題。最近左維欣她們家確實因為升學的問題有著爭執,而這種問題也沒人解決得掉。

  「真奇怪,為什麼就一定要妳去唸F大的體育系呢?」

  「我媽就說離家近啊,而且說我本來就擅長運動--」

  「真奇怪,人生是我們的又不是他們的。」我說。

  說實在的,唸什麼書攸關的都是自己的未來,卻有一堆父母想盡辦法要替我們決定未來,光這點,我在我們家就應該算是幸運的了;至少我們家不會管我要唸哪裡。

  左維欣睜著她亮亮的大眼睛看著我,兩邊的嘴角還像個小豆芽似的往上翹。

  「怎麼了?」我問。

  「你有的時候真能講出一些大道理。」左維欣微笑著。那笑容帶著一種她在賽跑的時候會展露的自信。

  我突然想到,她打算要考的學校是--

  「我記得,妳好像也打算考C大?」

  「對呀。」

  「唔……」

  「幹麻?你也覺得我考不上喔?」左維欣俏皮的瞪了我一眼。

  「不,不是,沒有……」

  「到底為什麼會想考C大呢?」

  「當然是有原因的囉。」

  其實我真的在懷疑她能不能順利考上C大。

  左維欣跟我跟阿碇不同班,我們是四班的,她是七班的,卻也聽說她的成績並不差就是了,只是她並不像我們班是升學班,連升學班的我都沒什麼自信了,當然會替他擔心。

  左維欣縮起了她纖細的肩膀,然後又呼了口氣,挺起胸膛。

  「我可以的!」左維欣很有自信地說。

  在昏黃的燈光下,在川流不息的車聲中,我聽到她的聲音充滿了堅定的感覺。

  我們兩個坐在公園那個石頭花圃邊看著一來一往的車子。明明是在這個喧鬧的不夜都市中,僅僅相隔了幾十公尺的公園,就讓人覺得有種寧靜的感覺。

  「賽郎……」我們坐了一會兒,左維欣轉頭看著我,眼光中充滿一種惡作劇的感覺:

  「告訴我,你們班謠傳的那件事情,是真的嗎?」

  「什,什麼事情?」

  我們班謠傳?哼!我們班謠傳的事情太多了,光是我變成賽郎就是個謠傳。

  「就是--你一告白,被告白的女生就會看到小倩啦,阿飄啦,的事情……」

  「靠--!又是誰在亂講啦!」

  其實我用膝蓋想也知道是誰。死阿碇!除了這傢伙還會有誰?再這樣傳下去還得了?

  「妳不要亂相信喔,這什麼年代了,誰還相信有什麼好兄弟或什麼阿飄不阿飄的!」

  我急忙否認。

  阿飄……一想到阿飄,我竟然腦中浮現了雷芷芸的臉,這是為什麼呢?

  公園的路燈不曉得是有規定統一顏色還是怎樣,除了造型不同之外,為什麼燈光看起來都是黃黃的咧?黃黃的燈光……記得二二八公園的燈光也是昏黃的……

  --我猛然想起了那天在二二八公園,那個滿臉是血的女人的臉!不過印象也只剩下這張臉,其他的我竟然完全想不起來,所以好兄弟到底存不存在,我也不敢講。

  「聽說快變三百壯士了呀。」

  「沒.有.啦!」我哀嚎。

  名偵探柯南的名言就是: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會有三百壯士傳出來,那不用囉唆了,犯人就是阿碇!

  「那,讓我來破除那個謠言吧!」

  「咦?」

  我有點傻了,破除謠言的意思是……?

  這時候,左維欣輕輕牽起了我…我的手。

  「我勉為其難的當你告白的對象好了。」

  「妳妳,妳開玩笑吧?這很瞎耶,哪哪哪有這樣就能告告告白的啦!」

  我嚇得往後縮了一下。

  「人家哪有跟你開玩笑,試試看呀!」左維欣不但說的認真,表情也一整個很認真。

  「不,不行啦!真的很瞎耶……」

  「你覺得我不夠資格喔?」

  這……天地良心啊!我從來不覺得妳不夠資格啊,只是太熟了,而且妳跟阿碇認識這麼久,我就算喜歡妳很久了,最多也只能一直暗戀下去啊,橫刀奪愛這種事情我從來不敢想像啊--

  糟糕!

  她竟然真的有些不高興,眼睛還露出了那場跆拳道比賽得第一名的殺氣。

  問題是,告白哪是這樣說講就講的啊。

  「不--不是啦!」我叫聲差不多跟被人殺了一刀的慘叫一樣吧?

  「所以是你不喜歡我?」

  「厚,這個是這個,那個是那個,那個喜歡……」我有點語無倫次了。左維欣用她的食指按在我嘴唇上,打斷我講話。

  「你沒看過流言終結者喔?你跟我告白,我就能證明你們班的謠傳是假的了啊。」

  「左姐姐,左妹妹,我的左大小姐,妳不要整我啊!」我吱唔著,這不可能是整人遊戲,要整也去整阿碇,不要來整我啊。

  「誰整你呀!」

  左維欣用手指戳了我額頭一下,牽起我兩隻手,大眼睛眨呀眨的看著我。

  「說你喜歡我。」

  「唉唷……左…」

  「--說!」

  「我,我喜歡妳--」

  「說,請問妳願意跟我交往嗎?」

  「我的左……」

  「快說!」

  「請請請問妳妳妳妳願意跟跟我交往嗎?」

  「好啊。」

  「什麼?」

  一瞬間,我愣住了。

  是春天來了嗎?我終於不用當三百壯士了嗎?我的人生變成彩色了嗎?天上真的會掉下來這麼好的禮物嗎?

  我腦中像是跑馬燈似的閃過無數的畫面,左維欣送給我的小熊上面有繡個愛心,送我的馬克杯上面除了一朵朵的花,也有很多小愛心,今天的咖啡奶泡上也有愛心--雖然看起來像是飛鏢。那麼,她要讀C大也是因為我囉?

  我我我到底該說什麼呢?

  「你看,什麼都沒有啊。」

  「啊?」

  「我什麼都沒看到。」

  「什麼?」

  「好兄弟呀。」

  我左看右看,確實什麼都沒看到。那之前唐軒茹是鬼叫個什麼東西,或是那更之前的那些人是怎麼一回事呢?

  驚覺我還牽著左維欣的手,我非常不好意思的把手抽回來。

  「你幹麻?」

  「沒。沒啊,啊就不好意思咩--」

  「我們在交往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左維欣又牽起我的手。

  一個女生比我這個男生主動,這,我,我實在不曉得好還是不好啊,可是,左維欣的手很柔嫩,卻又很有力量的握著我。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舉起我的手,用力摟住了她的肩膀。

  「太用力了啦!」

  「啊……喔。」

  左維欣側眼瞪了我一下,我才稍微放鬆了一點力量。她抱起來又比看起來嬌小很多,我跟她對看著,不自覺都笑起來。

  「好奇妙喔,有,有點尷尬。」我說。

  「會嗎。」

  左維欣的眼中映著路燈與車燈的光線,一閃一閃的,那眼神非常的認真,讓我完全不覺得她是在跟我開玩笑,然後她的嘴唇略略的張開,像是想說話,卻又沒說話。

  我摟著她的肩膀,好像又太用力了點,令她閉起了眼睛,眉頭還稍稍縮了一下。
  
  終於,我情不自禁的,吻著,她的嘴唇……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