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合戰爭之後,超能者們不曉得什麼原因,能力開始退化,人數也開始逐漸減少,但是僅存的超能者也成為令人頭痛的新問題。

  而張重豪正要面對這個問題。

  「他媽的,幹,果然是規格外品……所有人戒備!」

  經過面孔辨識系統的比對,統合政府的超能者資料庫中完全沒有正朝據點而來那一男一女的資料。在統合政府的規定之中,所有的超能者都必須在E.A.U.A. (Especially Anti-Unearthliness Agency)--反超自然能力特殊對策局--登錄自己的能力資料,沒紀錄的超能力者則被私下稱為規格外品。

  簡單來說,就是把超能力者列管,並經由能力程度來分級。

  這種規定本身就是個很有問題的問題,因此極少數的超能者根本不鳥這種規定,而且偏偏就是--能力愈強的超能者愈不鳥這規定。

  抱怨歸抱怨,張重豪還是跳下哨塔,重重落在那兩個人十公尺的面前。才一下子的時間,那一男一女已經來到距離據點一百公尺範圍內了。

  他故意沒開緩衝噴射,好讓他將近兩百公斤重落下時候震起的沙塵噴得到處都是。如果這兩人只是一般普通的遊客,那最多賠償一些精神慰問之類的費用就好,敦煌是有編列這種預算的,但如果是超能力者,又是有備而來,那就能看出他們的能力屬性了。

  果然,兩人面前張開了一層透著淡淡白光,若有似無的光罩,所有噴散的沙塵全部被那光罩隔開。

  「念動力防護盾嗎?」張重豪在心中嘀咕著。

  右手配備的電磁投射砲跟左手的對戰車撤甲彈都有打穿念動力防護盾的紀錄,所以應該沒什麼好擔心的吧?

  「兩位迷路了嗎?前面是私人區域,請勿再靠近喔!」

  他將左手對準那個一臉屍斑的男性,他直覺這個屍體男才是最大的威脅。

  「我只是來取回我應有的東西。」女子說。

  一瞬間,張重豪預留十公尺的安全距離瞬間被縮短到零。

  張重豪還來不及反應,他就感覺的肚子傳來劇烈的疼痛感,然後他體內的安全裝置就切斷了他的痛覺傳導,人工內臟也開始閉鎖體內的出血,直到零點一六秒之後傳進大腦裏的電子訊號,他才知道他的肚子已經被不明物體貫穿--

  他不敢相信。

  張重豪並不是沒有受過對付超能者的訓練,但是從來沒遇過行動這樣快速的超能者。

  他完全沒看到那女子的任何動作,但是女子就是這麼神速地靠在他胸前,用一把長劍貫穿了他的身體。

  張重豪低頭看著女子,臉上透著難以置信的驚訝。上個月定期維修才更換上最新的金屬護甲,那可是能夠抵擋40mm口徑子彈的護甲,竟然被這把透著淡黃色光芒,劍身呈現半透明狀,看起來毫不起眼的長劍貫穿。

  女子稍微抬起頭,淡淡的看了張重豪一眼,然後,手中的長劍隨即消失無蹤。

  張重豪失去了長劍的支持,斜斜倒在女子身旁。

  事情發生的太快,以致其他的傭兵這時候才意會到發生什麼事,而且當他們開始用手中的武器全彈射擊的時候--雖然只是零點四秒的猶豫,那女子已經穿過了一百公尺的槍林彈雨,同時夾帶著一陣強大的超音速衝擊波闖入了據點之內,將據點的防禦工事撞毀大半,同時,她手中的長劍又憑空變了出來。

  不同於之前的是,那是一把熊熊燃燒的火劍。

  傭兵們恐慌著。

  他們從來沒有想像像過有這樣的超能者存在。

  最通常的情況,一個超能者只會有一種超能力,比如說是關於肉體運動性質的能力或是精神感應力、念動力或是對於自然界運作具有操控能力之類的,極少數的超能者才有三到四種超能力並存的紀錄,而且這些特例者的數量在E.A.U.A.的資料中也是一隻手能數得出來,但是分析器的運算中,眼前的女子已經使出了四種的能力……

  轉眼之間,隨著女子手中火焰之劍的舞動,哨塔在瞬間被燒熔成兩截,塔上的集束雷射砲被火柱貫穿成為廢鐵,傭兵的強化軀體被攔腰融化斬斷。

  那把火劍所到之處就像是不斷盛開的紅色蓮花,燒蝕眼前的大地。

  這時候十具同步外骨骼機兵夾著優勢火力壓制而來,同時張開了小型電磁護盾隔開了火焰之劍的攻擊,並且以最基本的火神砲把那女子包圍在其中。但是女子卻用著更靈巧的動作,簡直是以毫髮之差閃避著由火網交織出的彈幕。

  完全不是人類,甚至是連強化人都辦不到的精密動作。

  忽然女子一個飛竄跳上了半空中,兩具機兵也跟著飛躍而上,企圖在空中牽制女子的行動,但是女子手中的長劍又瞬間變成了原本的淡黃色半透明的型態,夜色中那長劍閃著像新月般的弧形,接著兩具機兵立刻化成了四塊廢鐵從空中落下,同時女子的身影也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在剩下的八具機兵還在努力尋找女子的時候,駕駛員們突然感覺到一股異樣的寒冷,等他們驚覺到這股寒氣絕對不尋常的時候,他們已經化成八個巨大的冰塊。

  最後一名被凍結的駕駛員所看到的景象是--那女子悠然的站立在他們面前地上,而手中的劍成為冰霜一般的水藍色,端正的插在冰結的沙地上。

  從女子進攻據點到現在,還不到十秒。

  男子一邊唱著搖滾樂,一邊拖著高瘦的身形搖頭晃腦的靠近。

  一陣狂笑之後,男子側頭看著女子一眼,發著牢騷:

  「喂,我說,我說大姊呀,妳喲,妳應該多留點完整的屍體,要完整的嘛,不過,嘻嘻嘻,還算足夠啦,哇哈哈哈哈--」

  男子先是低沉的笑著,然後笑聲增大,接著笑聲又突然中斷,男子開始手舞足蹈的高唱著搖滾樂;隨著他歌聲的節奏起伏,他的頭也用力地前後搖晃擺動,並不時在節奏中用著俏皮的彈指,隨意指著地上一具具的屍體,似乎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冰凍的劍消失在女子的手中,她將兩隻手插入大衣的口袋,臉上的表情非常冷漠,就像是剛才發生的事情都與她無關一樣。

  突然,被男子指到的屍體開始動了。

  屍體們顫抖著軀體,漸漸爬了起來。

  終於,這些已經死在烈焰與劍刃之下的強化人傭兵,拖著殘缺不堪的四肢一具具站了起來,成為男子所操控的軍隊--不死軍隊。

  就在此時,原先在居住區的傭兵們也從地下通道衝出來部署應戰,但是當他們看到了眼前的敵人竟然是一具具殭屍,而且還是自己昔日的同僚,心中還是非常吃驚。

  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超能力是能把死去的人復活,這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在對超能者作戰課程中的教導,不過訓練有素的傭兵們立刻把訝異轉為憤怒,因為他們被迫要對成為不死戰士的同僚開槍。

  雙方衝突開始爆發,子彈與能源射線不斷的交錯,傭兵們也一個個倒下,於是隨著死去的傭兵越多,加入不死軍隊的戰士也就越多。

  最後,在男子那嘲笑般的邪惡笑聲之中,這一男一女跟著將近兩百人的不死傭兵軍隊進入了地下通道。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se2046
  • 卡普空或是光榮或是柯拿米沒有請你去幫他們撰寫遊戲,真是他們的損失........
  • 就等著你幫我寫推薦信啊~~~

    nakama666 於 2009/07/13 18: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