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二0三0年。

  漆黑的夜裡,張重豪抽著雪茄,有一句沒一句的跟旁邊的部下閒聊著,話題也離不開女人,偶爾才注意一下他戴在左眼上的微型監視螢幕中所跳動的資訊。

  他以私人傭兵隊長的身分,派駐在這距離人面獅身像一公里左右的據點已經有三年又七個月了。

  這裡的特色,就是數不盡的黃沙跟愚蠢觀光客,然後就只剩下蠍子跟蠍子還有蠍子。

  對他來說,沙漠的夜晚根本就是枯燥與無聊的代名詞。

  最近,他也開始覺得自己這群傭兵也算是這裡的特色之一,一群為了錢而呆在這裡的笨蛋。

  如果不是為了那筆一個月酬勞就高過平常上班族三年年薪的超豐厚條件,他才不會接受改造手術,將自己的身體改造成強化人。

  而這個駐守的據點,其實也只是個地下通道的人造入口。

  據張重豪所知,這通道應該是通往一公里外那個頂頂有名的大呆頭--司芬克斯--也就是人面獅身像的正下方。

  獅子的身體早就風化的差不多了,那張人臉上的鼻子還塌了一大塊,兩隻前腳也在二十年前的統合戰爭被毀掉了大半,所以整個司芬克斯就只剩下個頭還能看。

  但是沙漠中三不五時的沙漠風暴就把這顆頭給整個埋掉了,也所以埃及官方的古蹟保存單位就必須三不五時的把這顆大呆頭從沙堆裡面給挖出來。

  要不是這個據點有電磁護罩隔離那些沙塵,應該也是同樣的下場吧?

  在這據點內一共兩百二十個傭兵中,資歷最淺的新進人員,看著這顆大呆頭也有九個多月了,那個新近人員還很無聊的在哨塔的底部用正字來紀錄大呆頭被沙子埋掉的次數,目前已經有六個正字又多三劃……

  「嗡--嗡--」

  警報聲突然響起。在場所有的傭兵全部警覺起來。

  張重豪注意著微型螢幕的資訊,發現監控中心傳來的衛星通訊竟然是入侵者的判定,這是三年七個月來的第一次,也是這近二十年來值勤日誌中的第一次,他心中不免興奮了一下,隨手將雪茄丟掉,然後縱身一跳,瞬間就跳上了一旁三十公尺高的哨塔頂。

  保留著腦部、脊髓、大部分的神經與極少的肌肉;張重豪全身只剩不到十五%的原始肉體;強化人改造手術將他的軀體變成了兩公尺的巨漢,而且還配備著與防衛戰車同等級的武裝。

  他們的聘僱公司在這方面的經費絕不手軟,雖然他從來不知道要保護什麼東西。

  傭兵們守護的地下通道深度有地下十五公尺,到達底部之後有個轉角,經過這個轉彎之後,地下通道的方向就正對的人面獅身。

  整個洞穴是人造的一百公尺空間,在這一百公尺的洞穴中,是往兩旁延伸挖掘的居住區,提供傭兵們不執勤的時候居住生活使用,而通道的最底部,是一扇門。

  那扇門很明顯的,並不是如同人面獅身那樣的古蹟,甚至說它是門還有點勉強;正確的說法是,那只是一塊看起來像是門的巨大金屬。

  金屬的中間有著被傭兵們稱為門縫的紋路。

  其實整塊金屬刻滿了奇特的符號,卻又不像是古埃及文字那種又是眼睛又是鳥頭的圖案,總之那些符號一直不斷透著不同顏色的光彩,從來沒有一刻間斷,彷彿是有強大的能量從那符號中滿溢出來,尤其那門縫更是會偶爾透出照亮整個通道的白色強光。

  在值勤日誌中,從來沒有人來看過這扇門,也沒有人從門中走出來。

  但是在這個據點所投注的資金與經費,已經超過張重豪的想像。

  只為了看守一塊沒人理會的金屬,先不算兩百二十個人的薪俸以及改造花費,光是配置了十台同步外骨骼機兵(Synchroexoskeleton Armor - Land Mate)的這種預算就是一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因為就連埃及官方都沒有經費購買這種先進的個人軍事武裝,就別說兩座哨塔上威力強大的集束雷射炮了。

  穿上同步外骨骼裝甲的人看起來就像是個三點五公尺的機器人--這種只需要單人就能操作的作戰裝備,美軍早在四十年前就投資了天文數字的經費來研發,卻一直到統合戰爭結束之後,距今七八年前才正式出現在各種軍事場合中。

  概念是利用包覆在外部的裝甲讓駕駛員變成具有強大力量的戰鬥員,除了能依照駕駛員本身的動作與速度來行動之外,還能配備連強化人都無法使用的重型兵器,因此又被戲稱作人型坦克。

  簡單來說,可能埃及官方傾盡附近城市的兵力都不足以打下這個守備據點。

  所以,張重豪曾經問過他前一任的傭兵隊長關於這扇門的事情,因為保護著一個鐵塊實在是種奇怪的感覺。

  然而,他所得到的回答是:

  「管他那麼多,既然人家給了那麼多的錢,應該就是要我們的嘴巴閉緊一點吧?」

  確實。

  在七年的契約結束之後,除了原本的月俸之外,還能領到一筆豐厚的退休金,以及工作權,雖然要把軀體的強化效能降低,但是後半輩子已經幾乎不愁吃穿了。

  人類自從二十年前的統合戰爭之後,整個世界的權力重新洗牌分配,新的世界統合政府成立了,替代掉原本弱小無力的聯合國,全世界的經濟也由五大財團掌控,而聘用張重豪的上頭公司,正是五大財團之一--周氏企業--所設立的「門」事務處理機構:

  敦煌。

  「還真不像是平常那些迷路的觀光客啊,哈哈。」張重豪自語著。

  透過微型監視器傳來的衛星影像,兩個人影在沙漠中朝著據點筆直而來。

  張重豪啟動了右電子眼的鷹眼功能,將兩人還在一公里外的樣貌看得一清二楚。

  兩人都穿著黑色的大衣,其中一人的身材纖瘦,紫色長髮及腰,胸前豐滿的曲線讓張重豪判斷她是個女子,脂粉未施的白淨素顏透出一種冷艷的感覺,在成熟中又帶了些許的嬌媚,看起來不到三十歲。

  另一個人則是留著披肩的白髮,身形又高又瘦,那披頭散髮下的臉龐宛如吸毒重症患者似的消瘦蒼白毫無血色,還帶著又濃又深的黑眼圈,因此讓張重豪無法判斷年齡,而且那臉上看起來像是屍體才有的屍斑更令張重豪感到不舒服。

  同步的衛星連線,將張重豪用鷹眼所看見的影像也傳回了敦煌在美國的監控中心。

  透過衛星的金屬與能源溢散辨識,這兩個人並不是改造人。

  只要是改造人,身上都具有一定程度的金屬與生體組織比例,衛星利用放射線照射的迴波就能取得相關的資料,但是這兩個人身上並沒有任何的肉體改造。

  「那麼,是超能者嗎……?」張重豪皺起了眉頭下了指示,並且把資訊一併也傳給了據點內所有的傭兵。於是還在居住區的非值勤人員也開始著裝待命。

  張重豪由略大的鼻孔噴出了不屑的鼻息。就他的認定,統合戰爭根本就是一群超能者亂七八糟亂搞所搞出來的混亂。

  二十一世紀的初期,不明原因的濃厚雲層突然遮蔽了天空,全世界陷入不見天日的黑暗,整個自然界的氣象也開始混亂,所有物種開始劇烈演化,甚至過度突變而死亡,當時的世界強權如美、中、俄等都懷疑是對方釋放出了前所未有的生化兵器,或是反美的回教恐怖組織所搞出來的新把戲,總之,世界突然毫無預警的陷入瀕臨毀滅的態勢。

  然而在所有突變的物種中,也包含了人類。

  也就是,有少部分的人類產生了超自然的能力,有的人能夠飛行,有的人能夠控制火焰,有的人能夠隱形,穿牆,放電,各種超能力真是五花八門。

  但就算有超能力,人終究還是人,有些能力強大的超能者開始想要征服世界,有些則是跳出來阻止。

  於是超能者漸漸分成好幾個領導系統互相對抗,而在最後,其中一群超能者主導了一場為了維持整個世界繼續運作的世界大戰。

  這場作戰就被稱為--統合戰爭。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se2046
  • 也有科幻的可以看,真是太幸福了!
  • 能讓你感到幸福,是我的榮幸!

    nakama666 於 2009/07/25 20: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