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胸口一片血紅色,這血是她剛吐出來的嗎?還是哪裡有受傷啊?

  「妳變霧啊!妳剛剛變霧不就好了!」

  該不會是我帶賽讓雷芷芸死掉了吧?雖說變成霧有沒有用我也不曉得,不過變成霧就應該聽不到那個女吸血鬼的詛咒吧?

  「妳妳妳吸血鬼也、也會死嗎?妳不要嚇我啊!」

  吸血鬼有脈搏嗎?有心跳嗎?還在猶豫要不要把耳朵貼在她胸口上聽心跳聲,但是這樣趁機吃一個生死不明的吸血鬼的豆腐,好像是很不道德的說……

  「賽郎,你…好吵。」雷芷芸眨著她的大眼睛看著快將頭貼她胸口的我。我真的嚇一大跳,整個人往後縮了起來。

  「靠、靠北,妳沒死不要嚇我好不好?」真是的,為什麼心底竟然悄悄萌生一股沒吃到她豆腐的失落感--

  雷芷芸摸著胸口,拿下了一片血紅色的,看起來像是符咒之類的東西。

  「咦?這是……?」

  看雷芷芸也是一臉好奇,我只慶幸原來那不是她的血,害我緊張了半天。

  突然那紅色的符咒自行燒了起來,才不到一秒,手掌大的符咒就燒得精光。

  「趕上了!」我身後突然響起了男生的聲音,又把我嚇一跳。

  一回頭,就看到一個男的站在我後面,還搖著手打招呼:「嗨!」

  見鬼了,什麼時候多個人杵在哪裡我完全不曉得。

  看這男的年紀也跟我差沒多少,臉上還掛著厚重的近視眼鏡,而且竟然還穿著一件灰色的斗蓬,有點像是魔戒電影中哈比人穿的的精靈斗篷--說真的,我也已經懶得問「你是誰」這種話,最近問你是誰似乎永遠得不到答案;更重要的事情是,這裡是兩層樓高,是飛碟屋的屋頂耶,這傢伙怎麼上來的?

  「你運氣真剛好,真是千鈞一髮啊,要不是我弟用了替身符擋住了真言,這條小命可能就要跟大家Say Goodbye了,所以你們要感謝我,還有我弟。」

  這才注意到,我跟雷阿飄的前面還站了個穿著白色的緊身功夫背心還有白色功夫褲的人,不過因為他背對我們,只能看見他強壯厚實的背部。

  無論如何,這兩個人出現的方式簡直跟鬼沒什麼兩樣嘛。

  難道自從遇上雷芷芸這個吸血鬼之後,我必須把這些奇怪的事情當成見怪不怪才對?

  「你們來這裡幹麻?」雷芷芸兇巴巴的對他們說,眼鏡男卻對她吐了舌頭作鬼臉:

  「反正不是來救妳也不是來吃妳的,純粹只是剛好而已啊剛好,喂,小子,就就這樣吧,謝禮只要買三百顆十八王公的粽子送我們就好,不然…嗯,請我們倆個吃一頓上閤屋也可以。還是,你想吃什麼?」

  那個應該是哥哥的眼鏡男一臉理所當然的說著,而且講話速度超快。

  「帝王蟹。」前面傳來他弟弟低沉的聲音。

  「好,就帝王蟹,謝禮三選一,半買半相送!」那個哥哥一臉不讓人拒絕的表情,很認真的對我說:「快簽字吧,小本經營,恕不賒欠。」

  說著,就拿了一個小筆記本給我,上面寫著我看不懂的奇怪文字。

  「什、什麼謝禮?」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原來剛剛要謝禮是在跟我說話?這看不懂的字簽下去變成賣身契怎麼辦?

  「當然是救了你女伴的謝禮啊,快簽字,不然就來不及囉!」眼鏡男用著一臉不容辯解的模樣盯著我。

  來不及?對喔!那個女吸血鬼現在是什麼情況?才轉頭,就看到那個功夫男弟弟從這兩樓高的屋頂跳下去--然後哥哥就把筆記本塞到我面前,所以什麼都看不到了。

  「快簽快簽,簽了才能看。」

  我非常擔心簽了什麼奇怪的東西,不過想想雷芷芸還活著,看她還有點喘氣的樣子,真覺得一條人命,不,一條吸血鬼命能用三百個粽子救回來,應該還算值得,也就拿起夾在筆記本上的筆簽下名字。

  然而就在我劃下最後一筆的時候我才想到,雷阿飄應該是阿碇的女伴不是嗎?怎麼會是我的女伴咧?而且,一顆粽子是多少錢?

  來不及了--

  在我寫完最後一個字的瞬間那張紙竟然燒了起來,火焰還化成一個惡魔樣的人臉,高聲喊著:

  「契約完成!」

  哇哩咧,我到底簽了什麼東西?

  我才要發問的時候,眼鏡男拍拍我的肩膀,卻對雷芷芸說:「妳們先走吧!」

  說完他也從屋頂跳了下去。

  什麼?剛剛不是說簽了才能看嗎?我什麼都還沒看到啊!

  在我覺得碰到詐騙集團的時候,雷芷芸已經急急忙忙摟著我跳到另一個屋頂上,然後又跳到另一個,我根本還沒反應過來,我們就已經離開飛碟屋的範圍,還聽到那個眼鏡男大喊待會見的聲音。

  轉眼間雷芷芸抱著我來到馬路上了,然後就在馬路上狂奔,四周的景物在我眼前飛快地接近又倒退。雷芷芸一個跨步就是十幾公尺,換算成速度絕對超過時速一百二十以上,如果吸血鬼去參加奧運,絕對能得金牌--但是好像在藥檢就會出問題吧?

  吸血鬼的血跟人的血是一不一樣啊?

  我已經被搞得一頭霧水,忍不住問:

  「現在到底怎麼回事啊?妳認識他們嗎?」

  「哼,我可是完全不想認識。」

  「喔。那,我身上的遠古之血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知道又能幹麻?」

  「…………」

  看來雷芷芸的心情不是很好……但這是怎樣?這是跟我有關的事情耶,竟然還說什麼不能告訴我?就是因為這個莫名奇妙的遠古之血讓我被兩個吸血鬼盯上,還簽了一張奇怪的契約,然後還不能告訴我--我很想這樣罵啦,但是看雷阿飄這麼認真的保護我,我也罵不出來。

  說到頭來,她也沒對我怎麼樣啦,只是讓我能看到鬼而已,或是差點被嚇得死翹翹而已,再不然就是跟Veronica緊緊的抱在一起而已……

  「好吧,那兩個人是誰?」

  妳不能說遠古之血的事情,眼鏡男跟功夫男總可以說說吧?

  「A.U.A.」

  「嗯,A.U.A.是吧?那是什麼東西我完全沒聽過!」

  「隸屬梵蒂岡…」

  「嗯?」

  雷芷芸話沒說完,忽然一個小跳躍了一下,似乎閃開了什麼,接著就發現我們就從一輛開在路上的車子上面經過,我還清楚的看見車內的駕駛還有乘客他們臉上吃驚的樣子,不然就是下巴整個掉下來的表情。

  他們大概覺得遇到了北海岸奔馳女鬼的傳說吧?哪有人跑步比汽車還快的啊--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後面傳來像是在雲層中悶住的雷聲,轟隆隆的,接著就覺得有一股強烈的風從我們後面吹來,空氣彷彿凝聚成了半固態的牆壁將我跟雷芷芸撞倒。

  強大的風壓伴隨著一些砂石打得我全身都痛,雷芷芸一手壓著我趴在地上回頭看,結果就看到剛剛被我們超越的車子也被那個無形的衝擊波震翻。

  是我賽嗎?如果阿碇在旁邊一定會說是--那被震翻的車子正以飛快的速度朝我跟雷芷芸的地方直直砸了過來!

  眼看車子就快要砸在我跟雷芷芸身上的時候,一個白影--功夫男不曉得從哪裡蹦出來在我們一公尺前面,然後那個功夫男像是表演似的輕鬆接下車子,放回路上。

  真的,奇怪的事情今天見多了,我決定不再大驚小怪……

  但這會不會太瞎了點?剛剛不是在我們後面嗎?還真的跟好兄弟一樣神出鬼沒…

  功夫男把車子放在路邊之後直接把車門打開,對著車內嚇得臉都歪掉的乘客各丟了一張像是符咒之類的黃紙片,再把門輕輕關起來。車內發出耀眼的綠色光芒,讓我有種看到M.I.B.的感覺,然後,那個筆記本又出現在我面前,同時眼鏡男的聲音出現在我背後:

  「你看,這次又是千鈞一髮,太危險了,所以謝禮用六百顆周胖子的餃子就好,還是說,你要來點特別的?」

  「壽喜燒。」功夫男依然低沉的說。

  眼鏡男從我背後彎腰下來瞪著我,不過從我這個角度看,第一個看到的是他的鼻孔。

  「太棒了壽喜燒,所以是水餃或壽喜燒二選一,簽字吧,雖然這次打了八折,品質絕對是貨真價實,童叟無欺。」

  「這次又幹麻?」

  覺得真的遇到土匪了,向來除了我凹阿碇大麥克之外,從來沒碰過比我更會凹的。

  決定了,這種凹人的方法我得好好的學起來才對。

  「為了讓你不被車子砸到的謝禮啊,你沒看到剛剛車子飛過來差點把你撞死嗎?至於把車裡面三個人記憶消除掉的部份,就是我剛剛說有打折的部份了。」

  「哇靠,消除他們的記憶干我什麼事情啊?而且,車子是因為你們才飛過來的吧?」

  我提出抗議。這絕對不是賽不賽的問題了,這是他們故意的吧?沒想到那個眼鏡男厚臉皮的說:

  「這樣喔?我不清楚耶,就算你說的是事實,你也沒辦法證明車子是因為我們兩個才會砸向你們的對吧?但是我弟替你們把車子擋住就是個事實,你知道什麼是事實嗎?不知道也沒關係,因為是事實,所以你還是要給謝禮喔!」

  「那為什麼是我簽名,不是給雷芷芸簽啊?」

  「我們只能跟人類交易啊,跟闇族有什麼好交易的?」眼鏡男理所當然地說著。

  算了。對我來說,反正沒講期限是什麼時候,那就是等我哪天有錢了再說。

  我在筆記本上簽了字,那紙又燒了起來,然後火焰惡魔臉一樣大喊:「契約完成!」

  「真是的,亂七八糟!妳怎麼會把卡蜜拉吸引過來了呢?害我們獵捕她的計畫完全被打亂。」眼鏡男豎起他的食指左右搖擺著對雷芷芸說。雷芷芸把頭轉到了一邊,淡淡的回答:「又不會怎樣!」

  「遠古之血很麻煩。」功夫男說。

  現在的情況是一幅很奇怪的景象,我們四個人就這樣在大馬路中間講起話來,這跟我沒有關係唷,我是很想到旁邊去啦,所以是這兩個怪人跟雷阿飄完全沒有交通觀念。

  「對啊,我知道很麻煩,妳這個小女孩,卡蜜拉現在就已經不得了囉,如果讓她獲得遠古之血不就給她厲害到那邊去了,所以要想個辦法才行,現在卡蜜拉一定盯上了這遠古之血,那--」

  原來剛剛那個女吸血鬼叫做卡蜜拉?聽他們兩兄弟也知道遠古之血,我也就打斷他們講話:「啊?你們也知道遠古之血?來吧,講講我身上的遠古之血到底是什麼東西?」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