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應該是一個輕鬆愉快之中,帶著點無聊與忌妒的電燈泡北海岸之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我渾身抖個不停。就連雷芷芸的臉色變也得很緊張,如臨大敵!
  
  我不敢看地上Veronica的身體,也沒時間多看,因為那個女吸血鬼已經繼續朝我走了過來。她明明是一臉天真純潔的樣子,卻是個完全不把人當人的人,不,是個不把人當人的鬼,這樣的吸血鬼,難、難道這就是吸血鬼的本性?

  那是什麼力量啊?只說一個字,事情就會應驗那個字的涵義……

  我發現我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了,猶如俗話說的那種被蛇盯上的青蛙。

  手,手還在抖,我抓住雷阿飄肩膀的手一直抖,不過她沒有推開我,反而擋在我的面前,可是,可是雷芷芸也是吸血鬼,要是她們兩個突然聯手把我吃掉怎麼辦?我真的很怕雷芷芸突然說出什麼我們一起分享他之類的話,這絕對瞎到爆炸!

  明天報紙會不會出現什麼年輕帥氣的學生慘遭分屍之類的新聞啊?

  一想到這,我連收回手的力氣也沒有了。自從遇上雷芷芸之後,我真的覺得我的人生是黑白的。

  不過眼看那個女吸血鬼已經來到差不多七八公尺左右的距離,但是雷芷芸仍是很堅定的擋在我面前,而且還聞到她獨特的香味,我心底不由得生出一股安心的感覺,全身也不抖了。

  「也想?走開,妳?」

  新來的吸血鬼側著頭,彷彿不理解雷芷芸這個同類為什麼不跟她一起把我吃掉,甚至還在保護我的原因,而且講話完全沒有邏輯--

  這才注意到她的容貌輪廓其實像美國人,或是像混血兒,不過我也分不出美國人跟英國人的差別,就跟克里斯塔克(尖峰時刻的黑人男主角)說東方人都長得一樣,我也覺得西方人都長得一樣啊。

  「哼!這傢伙已經是我的糧食了,妳憑什麼跟我搶?」雷芷芸冷冷的說著。

  「呃……妳們沒有要分吃我是一件好事情啦,不過我什麼時候變成妳的糧食……」我嘀咕著。

  「閉嘴!」雷芷芸完全不容許我發出任何異議,瞪了我一眼。

  雷芷芸舉起左手,正要朝對方攻擊的時候,

  「碎。」

  就在聽到這個字的同時,雷芷芸舉起的左手就這麼的炸開,她的長袖襯衫的袖子當然化成了無數碎片。

  「哇靠!妳…要不要緊?」

  「可惡……這是什麼能力?」雷芷芸皺著眉頭。原來她也不曉得這只說一個字的能力是什麼啊?

  我不敢看雷芷芸的傷口,但是知道絕對很痛,不曉得哪裡生出來的勇氣,我竟然搶了一步擋在雷芷芸前面,這是男子氣概作祟嗎?我很明白這時候不是逞英雄的時候,吸血鬼的事情交給吸血鬼去處理就好,所以--

  我又退回來了。

  那個女吸血鬼完全無視雷芷芸,還是甜蜜的笑著,對我做出像是招財貓的動作,說:

  「你來。」那聲音真的就像是小女孩一樣的天真。

  「才、才不要咧!妳妳妳到底想幹麻?」

  如果是平常的時候一定會覺得她那個樣子很可愛,但我不會上當的!

  「我要你的血。」那女吸血鬼笑嘻嘻的說著,說完還舔了一下她紅嫩的嘴唇。

  「喔,又是我身上的遠古之血是吧?說真的,這是我聽妳說話中最正常的一句,但是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直接啊?一點都不顧人家受得了受不了!」

  我生氣了,一次賽到兩個吸血鬼來搶我的血是怎樣?重點是,我根本不曉得我的血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啊。

  忽然耳邊響起了呼嘯的風聲。我整個人變得騰空起來,原來是雷芷芸抱著比她還要高的我半跑半飛了起來,應該說是跳了起來,等我回過神的時候,雷阿飄已經把我帶到一個飛碟的屋頂。

  我們居高臨下,才注意到阿碇還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我急忙問她:

  「阿、阿碇怎麼辦?」

  「囉唆,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

  吸血鬼型態的雷芷芸變得高傲,完全不像是變身前那樣嬌嫩弱小的樣子。

  其實,我的心情很複雜,有誰能成為吸血鬼相爭奪取的人呢?光這點就覺得自己真的偉大起來了。那麼,我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呢?或是說,她們要的遠古之血到底是什麼?

  雷阿飄的左手正快速的回復,我甚至能看見肌肉組織的纖維重新再生、組合的畫面。

  不過,看來雷芷芸對那只說一個字的詛咒也沒輒啊?

  「那我們該怎麼辦?妳打得贏她嗎?Veronica怎麼辦?她會不會跟妳一樣再生?」

  「你很囉唆耶,總之我會保護你的。」

  「啊……謝謝……」這是雷阿飄這個主人對我的義務嗎?說了謝謝之後我才覺得我的回答很蠢。

  「倒。」

  那個女吸血鬼講話就好像詛咒一樣,才聽到聲音的瞬間,我們腳下的飛碟屋就開始崩塌,這簡直太厲害了,如果我會這種能力有多好?不過就不能隨隨便便詛咒別人全家死光光或是什麼出門被車撞,再不然就是說謊被雷K--

  雷阿飄,我真想喊妳一聲猴腮雷啊!

  搖搖晃晃中雷芷芸輕輕鬆鬆抱住了我跳向另一棟飛碟屋,好像我的體重根本不存在一樣,同時她瞪了那個女吸血鬼一眼。

  雷芷芸似乎對那女吸血鬼做了什麼我看不見的攻擊,因為那個女吸血鬼說了一個:「盾。」之後,她身邊出現了一圈粉紅色的球型光膜,像是電影星際大戰的那種能量護盾,接著光膜上爆出了許多的火花,雷芷芸的魔力攻擊好像全都被那一層防護盾擋了下來。

  那吸血鬼不甘示弱,又說了那個恐怖的字:「爆。」

  幾乎是同一時間,雷芷芸的身體整個變得模糊,成為一片白霧,緊接著白霧的中心無聲的炸開,爆炸產生的風壓吹了我一整臉,然後白霧又馬上凝聚成雷芷芸的樣子,原來是雷芷芸變成了白霧躲過了那個女吸血鬼的攻擊。

  所以說,雷阿飄身上的衣服是她用吸血鬼能力變出來的?不然她化成白霧的時候,衣服不是應該掉在地上嗎?這簡直跟綠巨人浩克的褲子一樣的神奇啊--

  「我、我問妳喔…」我猛然想到一個讓對方攻擊無效的方法:

  「我們把耳朵摀起來有沒有用?」

  原本低著頭注視底下那個女吸血鬼的雷芷芸,默默地轉過頭來瞪了我一眼。

  一股寒意立刻從胸口衝上了脖子…沒用就算了嘛,瞪我幹麻?

  其實我很想知道,那個女吸血鬼如果說「錢」這種比較溫和的字會發生什麼事情……

  「生氣。都是,不能,我討厭。」

  那女吸血鬼指著雷芷芸跟我,她講話一直都是這樣聽不懂,但是我絕對能感受到她似乎生氣了。黑暗之中,她粉紅色的眼睛轉成了血紅色的眼睛,只聽她雖然小聲,卻又很清楚的說出了一個字:

  「死。」

  死?誰死?說一個死字就會有人死掉嗎?我…呆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我回過神來,發現我自己正在抱著頭跟胸口慘叫著。

  在剛剛那一瞬間,我以為我會就這麼死掉。

  但是,現在的我好端端活著,那如果我沒死,不就是雷阿飄?

  一個軟綿綿的東西倒在我身上。

  像個公主一般不可一世的雷芷芸像是被切斷操控線的傀儡,就這麼靠在我的肩膀,然後又滑了下去,我急忙抱住她,全身軟綿綿的她完全感覺不到重量,是因為…死掉了嗎?

  還是,女生都這麼柔軟?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