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力量令他勇敢?是什麼原因令我迷惘?

  就如同所見的,世界已經變了個樣,在這裡,生存的法則似乎已背棄了曾經學習過的一切;我…也失去了平靜生活的願望。看著熟悉的街道,回家之路曾幾何時成了走不盡的不歸路?而家……還在嗎?

  我不知道。

  
 Ⅳ

  又隔了幾分鐘的沈靜,劉劍鴻看同學們也沒別的意見了,便提出了最公平的方式來決定組員:抽籤。

  就在同學們一個一個上臺抽籤的時候,曾啓銘乾脆閉上眼睛,裝作毫不關心一切的結果,其實心裏卻是在請求各路神佛保佑,祈禱張明奾千萬不要分到他這一組來。趙耀祖則剛好完全相反,希望衆神庇佑趙佩涵分配到他這一組來。

  抽籤的結果出來令曾啓銘的臉都綠了一半,趙耀祖卻大失所望,原來張明奾和趙佩涵都分在曾啓銘的小組;於是失望的男人只好繼續欣賞暫時得不到的美女了。至於林宗豪那一組卻極爲湊巧的沒有半個女同學,反而他平常的死黨全都很巧合的湊在一起。

  「組員已分出來了,我們現在來決定巡查的範圍與方向。」

  「抗議!我抗議!」

  「你你…你要抗議什麽?」

  「爲什麽我這一組沒有半個女生?」

  劉劍鴻被這問題問得一臉茫然,實在不曉得該如何回答。林宗豪叼著煙,大聲說道:「我要求重新抽籤。」

  不過基於全班女生沒有任何人想要加入林宗豪那一組,於是提案很輕鬆的被否決了;在這之後林宗豪的臉色自然是難看到極點,而曾啓銘的臉色也同樣好看不到那裏去。

  接著劉劍鴻又花了將近十分鐘才定好每一組的巡查範圍。就在準備出發時不少同學似乎又想起教室外面有沒有怪物的問題,那屁股就如同被椅子黏住,結果只有周德樺、趙耀祖、曾啓銘、陳賢休等人率先出了教室;然後在班長的不住催促下,同學們忐忐忑忑地離開了教室,準備踏上外面的未知世界。

  衆人拖拖拉拉地從樓梯間魚貫而下,突然一聲奇怪的低低呻吟由三樓的樓梯傳來,走在最後的林宗豪小組很自然的往上一看,不由得大叫道:「鬼呀!」

  只見已經死去的老師竟然拖著蹣跚的腳步,垂著雙手,一步一步地向他們搖晃而來,甚至臉上除了之前死時的恐怖模樣之外,還多了令人寒毛直豎的七孔流血狀!

  「肏!去你媽的Biohazard啦!這惡靈古堡喔!幹!」林宗豪叫道:「媽的前面的快滾啦,別擋路……」

  前面的同學尚未搞清楚是什麽回事,七嘴八舌的回應道:「趕屁啊!有什麽好趕的啦?」

  陳中翔語無倫次的急道:「幹啦!老師復活了啦,快點啦!變殭屍啦!」同學們一聽也不去思考這句話是真是假,腦海裏只浮現老師死去時的那張猙獰噁心的臉孔,全都爭先恐後的往一樓沖去,深怕被殭屍抓到。大概自歐魯特洛斯出現之後,同學們心裏早已感覺任何妖魔鬼怪在此刻都有可能出現吧?

  李志維像是跟林宗豪有仇似的,在剛剛面對歐魯特洛斯時就是由他拱了林宗豪一次,現在他又邊跑邊大聲對這個班上的大哥說道:「林宗豪你剛剛沒機會表現,現在這個殭屍不是最好的表現機會嗎?全班同學都會敬佩你的英勇喔!」

  林宗豪想想也對,於是爲了爭個面子的勇氣便如同滔滔江水般連綿不絕,更有如黃河泛濫而一發不可收拾的湧上心頭;藉此膽識,他豪氣如千雲湧現地道:「沒錯!只不過是殭屍而已嘛,有什麽好怕的?」反身一個箭步又往樓上沖去。

  不料一回到二樓的樓梯間他便和殭屍對了個照面,而且在看見老師那七孔流血的面容之後心頭激起的勇氣頓時消去大半;但是既然誇下了海口,他只好硬著頭皮的朝殭屍揮了一拳。

  那殭屍不格不閃,臉上挨了一拳卻如渾然不覺,雙手往林宗豪的兩肩一抓,驚人的怪力已將他如提小孩般地臨空抓起,指甲更如銳利的鈎子似的刺進林宗豪的肉裏。林宗豪反應也不差,忍痛起腳踢向殭屍的胸口,借著此力量往後一跳,逃離了殭屍的攻擊範圍。

  殭屍被一腳踢倒後卻如不痛不癢般地兀自掙扎起身;而被殭屍抓傷了兩邊肩膀的林宗豪,隨著泊泊滾出的鮮血,戰意也一點一滴地流失。

  恰好陳中翔及許諄雄即時前來救援,兩人一左一右地攙起林宗豪往樓下逃去;這時那殭屍在他們身後發出一聲長長苦苦的呻吟,蹣跚追擊,這三人一驚之下哪趕逗留?三人六腳的逃命速度猶如蒼海歸龍,還龍於海般迅捷神速,遠遠的將殭屍拋在揚起的塵土之外。

  來到樓下發現同學們都已逃到學校大門外,三人心中皆升起一股不滿;林宗豪是因爲沒有人看到他剛剛的英勇表現,其他兩人則是覺得同學們竟都自顧逃命,卻沒個人要來幫忙。陳中翔雖扶著林宗豪,嘴上罵人的功夫也沒閑著:「幹你媽的咧!你們這群沒良心的混蛋,也不會等一下我們!」

  周德樺站在警衛室的大門的控制箱前,叫道:「我也不想啊,可是總不能要同學們當兔子來等你們三隻烏龜啊!」邊比手勢要那三人動作加快。其實這三個人這一路奔跑早已是自出生以來最盡心盡力的一次,但仍然遭到周德樺言語消遣。

  周德樺料想那殭屍應該已經沒有開門或是爬牆的智慧,待那三個同學一通過大門,便立即啟動開關,然後自己也馬上離開校門;電動鐵門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緩緩關閉。

  「幹你媽的咧!」陳中翔雖喘著氣,但是口中罵人的言詞依然不停:「你們在搞什麽雞巴啊?等我們一下會死喔?林宗豪都受傷了,你們就只顧自己是不是?」

  「是啊,這是什麽跟什麽嘛?你們一點同學愛都沒有!」許諄雄也邊喘著氣發出不平之鳴,一手倚著牆壁,另一手則攙著林宗豪。

  「我有等啊,」周德樺面露微笑:「我不就是等到你們三人全都逃出來之後才關門的嗎?」

  感覺像是死裏逃生的三個人忙著調整呼吸,並未繼續說話;那殭屍追至門口,猛力的敲打著阻擋他去路的鐵門,嚇得幾個膽小的女同學花容失色地尖叫幾聲。

  自白光之後怪事接二連三的發生,此刻所有的同學們全都擠在校門街角的便利商店前面,然後對於原本的分組計劃紛紛表示意見;還有一些膽大妄爲的同學已經徑自從便利商店內取了冷飲零食吃了起來,卻始終沒有任何人來探問林宗豪的傷口,也沒有人關心他剛剛英勇地抵擋殭屍,才能讓同學們平安逃脫的表現。

  林宗豪覺得是自己英勇表現才能讓同學們有機會順利逃脫,卻被這些受了他大恩大德的同學們忽視,於是不滿的表情隨著兩肩的疼痛而逐漸扭曲,正要發作,左肩卻突然疼痛加劇,原來是周德樺卻輕碰了他的肩膀一下。林宗豪覺得這個傢夥處處跟他作對,才要一手甩開,卻看周德樺已從便利商店內取了一些碘酒紗布等替他處理傷口,心中對周德樺的怒意瞬間消了一半,索性就性格的上衣一拖,口中雖然還是髒話不停的嫌棄這個副班長多事,卻還是一臉山大王的樣子接受他的幫忙。

  無意間林宗豪的眼神莫名地與在人群角落的歐陽隼四目相對。

  那眼神冰冷如寒霜,不帶一絲感情。林宗豪愈看心底愈發毛,只感覺自己與一塊冰對看;漸漸地,他覺得自己被那眼神嘲諷了,彷佛那眼神在戲弄他是如何的不自量力。

  油然而生的怒意在肩傷的疼痛下被壓抑在心底燃燒著。

  大部分的人深怕待會兒進行分組搜尋時又是遇到什麽雙頭犬啦,或是死而復活的殭屍等等,實在是不想分組離開;然而這幾分鐘的討論同學們仍然沒有出現其他更具有建設性的意見,所以還是依照劉劍鴻的原定計劃,以分組的方式出去搜查學校附近的範圍。

  「各組同學千萬要緊跟組長,」臨走前劉劍鴻又恢復了平常發號施令精神,還不忘再三叮嚀道:「千萬不可單獨行動,大家一個小時後就回到這裏集合吧!」

  周德樺看到曾啓銘拖著不甘願的腳步,故意問他道:「幹麽一副苦瓜臉呢?」

  趙耀祖也走過來挖苦:「因爲他在爲愛所苦…哎呀!」原來中了曾啓銘一拳。

  趙玉琴剛好走在他們三人的後面,看著他們的打鬧,心裏突然有一種感覺。

  她感覺到正在眼前的這三個男人似乎將掌握了未來所有人的命運。

  這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

  各組都陸陸續續出發,只有林宗豪這一組仍然留在校門口,因爲組長正在低頭沈思。一旁的邱煥熾催促道:「我們不出發嗎?」

  獨力對抗僵屍的英勇組長仍在發呆,沒有回答。陳中翔猛推了他一把,他才突然驚醒道:「什麽?」

  邱煥熾只得又重復了一次,林宗豪才道:「喔…走吧!」

  穿好衣服,林宗豪喃喃自語的走著。

  「如果世界真的變成這個樣子,那麽我殺個人應該也都沒有罪了吧?」

  這一瞬間,他的腦海裏閃過幾個人的臉,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詭譎的笑容。

  白光之前就有的烏雲繼續籠罩著地平線的這一端至另一頭,天幕之下除了昏暗的景色之外,連人心也昏暗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