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雙手正好在她的胸口,所以我是完全不敢掙扎,因為那軟綿綿的觸感,實在是太誘惑人了。

  我臉上感覺到一陣滾燙的燥熱,不,應該說是全身都整個熱了起來,被Veronica這麼一抱,我甚至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撲通撲通的,她雖然很有力氣的抱住我,卻能感受到她肌膚柔滑的觸感以及溫熱的體溫。
  
  咦?我記得雷阿飄的身體是冰冷的,這麼說Veronica不是吸血鬼?

  Veronica身上的香氣跟雷芷芸的味道完全不一樣,像是高級香水的味道,也十分舒服;但、但是這樣抱住我究竟是為了什麼?

  我抬頭看Veronica的臉,卻被嚇了一大跳,狼狽的往後掙扎,這時Veronica終於放開了我。

  因為鬼魂是透明的狀態,很容易就穿過了人的身體,所以我看到一顆浮腫的腦袋穿過了Veronica白嫩的胸口,那腫得幾乎張不開的眼睛流著黃黃的膿水跟我對看著,整個畫面看起來就很噁心,完全破壞了Veronica美麗的乳溝。接著那個鬼魂泡了海水的浮腫身軀穿過了凹凸有致的Veronica,拖著腐爛的雙腿朝我走了過來。

  我驚慌的左右張望,白霧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充滿著許多好兄弟的影子,大多數都看起來像是溺斃的,其實我也分不出是不是溺水還是怎樣,反正掉到水裡面泡爛了都一樣,不是青色的就是紫色的,而且每個都還腫腫的,所以看起來都很浮屍--

  「作得好!」忽然Veronica走到我旁邊,像摸小孩子似的摸我的頭,還在我臉上留下了一個口紅印。

  其實我什麼都沒作啊!但是好兄弟跟那天在二二八公園一樣,這些半透明的好兄弟應該超過一百多個,而且全部都往我這裡集中。

  白霧之中,雷芷芸揚著她黑黑的長髮朝我慢慢的走了過來,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的樣子,如果不是知道她是吸血鬼,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心動吧?

  --這才奇怪,為什麼我記憶會突然回復呢?

  我忽然想到,這絕對不是我賽不賽的問題,她們應該是早就預定要在這裡把車子假裝熄火才對。

  雷芷芸站在我面前,然後轉過身去背對著我,幾根長髮還輕飄飄的甩在我臉上,雖然很癢,我卻不敢亂動,因為--看著我身邊的好兄弟已經愈來愈多,卻浮腫得分不出是男是女,這跟二二八公園裡面各種流血車禍或是兇殺的好兄弟完全不一樣,一整個就是噁心到讓我很想吐……

  我注意到雷芷芸身上開始透著淡淡的紫光,突然間那柔和的紫光就以她為中心飛快地擴散開來,一瞬間像是張開一個紫色的球形光罩,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就擴展了將近半徑二三十公尺,接著整個光罩就在濃霧的盡頭化成紫玫瑰花瓣似的碎片,還帶著像是許多風鈴叮叮噹噹的聲音,而所有被光罩衝擊到的好兄弟身上也在那同一時間出現了奇怪的紫色圖案,又像文字又像符號,然後就在那清脆的鈴聲中,消失。

  也就是說,那些群聚在我身邊的好兄弟彷彿被烙印上了什麼魔法符文,融化在雷芷芸的霧氣之中。也不曉得為什麼,我好像還能聽到那些鬼魂在消失之前的哀號聲--

  在一眨眼間,霧氣之中又只剩下我跟雷阿飄還有Veronica,喔,對了,還有阿碇。

  一直站在我旁邊的Veronica很恭敬的對雷芷芸說:

  「這裡果然是知名的靈場,生魂的數量遠超過其他的地方。」

  「嗯。只可惜,低等雜靈太多。」

  我覺得非常奇怪,吸血鬼不是應該吸食人血嗎?但是雷阿飄卻像是來吸收這些好兄弟的精氣,那吸血鬼到底要不要吸血呢?因為雷芷芸站在我前面,所以看不到她的表情,不過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不甘心,我忍不住問:

  「那、那個,妳--吃飽了嗎?」

  更!在問完之後我才發現我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其實這不是我想問的問題,但是現在應該百口莫辯吧?

  「還在妳呀妳的!叫主人!」Veronica敲了我頭一下。

  雷芷芸緩緩轉頭過來瞪了我一眼,露出她尖尖的虎牙說:「如果我說還沒呢?」

  我嚇得退了一步,兩隻手緊緊的保護住我的脖子:「不…不要吧?」

  「再一次吧。」雷芷芸對她的管家使了一個眼色,Veronica立刻恭敬的回答:

  「是。」

  呃?再一次的意思,是要再叫一次剛剛那種浮屍囉?那麼Veronica會再一次,像剛剛那樣抱住我囉?

  「呃啊啊啊啊!」我慘叫著,我到底是該暗爽還是--

  正在忐忑的時候,Veronica居然用她的食指抬起了我的下巴。

  看Veronica的表情,該該該不會要奪走我人生中重要的初吻吧?

  我我我我到底該欣然接受還是拒絕呢?

  「等等!」我慘叫著,不過眼下的情況好像不容許我拒絕啊啊啊啊?

  「等等!」雷芷芸忽然伸手擋住了的行動;沒想到我心中竟然萌生了一股失落感……

  忽然霧氣之中雷芷芸獨特的氣味開始改變了,有一種新的,全然不同那個於雷阿飄或是Veronica的香味出現,在此同時,原本濃濃的白霧開始轉淡了。

  看著雷芷芸跟Veronica一臉認真緊張,我也跟著緊張起來。

  沒過幾秒,一個年輕貌美的女人走進了霧中,應該說,穿過了這層白霧。

  她的樣貌看來似乎與我差不多年紀,甚至可能還比我小,有著淺棕色,差不多到肩膀的俏麗短捲髮,而且臉上還帶著那種天真小女孩的笑容,是屬於可愛形的美女。

  她全身濕淋淋的,頭髮上還滴著水;身上一件很寬鬆的長襯衫也是濕透了,因此她白嫩肌膚的曲線完全是若隱若現的,她的下半身應該是穿了短熱褲,只是被長襯衫遮住了,所以看起就像是沒穿褲子一樣非常的性感,加上她光著腳丫子,令讓她的雙腿看起來又白又長。

  我不會懷疑她光著腳踩在飛碟屋這又髒又危險的地板會不會怎樣,因為我的直覺告訴我,她,也是吸血鬼。

  那女人的眼睛竟然是粉紅色的。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笑容明明是那麼的甜美可愛,我卻莫名其妙地害怕著,甚至還能感覺到後腦的頭髮都豎了起來。

  雷芷芸的白霧全部散開了。

  感覺那霧氣像是被逼開似的,才一下子,夜晚中飛碟屋頹廢荒涼又陰森的樣子真實呈現在我眼前。

  這時候來自海邊的方向,也就是那女人走來的方向有幾個白白的光點搖晃著。

  Veronica擋在雷芷芸身前,對那女人大聲問:「妳是誰?」

  咦?這好像在哪裡聽過?

  「真好,嗯,我找到你了。」那女人完全不理會Veronica,繼續任性的說著:「兩天前,我突然聞到了你,嗯,我就知道,你能幫助我。」

  她一邊說一邊直直的朝我走來,並且用著很純真,很認真的表情跟我說:

  「我需要你!」

  是我的賽,不,我的帥莫名其妙的吸引到這女的嗎?她那個「我需要你」這四個字說得真動聽,我卻一點都不高興。

  就在這時候海邊的光點變得更近了,還聽到了哨子的聲音,接著還聽到有人大吼:
  「所有人不准動!」

  一群穿著橘色制服的持槍警察衝了過來,差不多七八個,原來是海巡人員。

  我猛然會意過來,這性感可愛的女吸血鬼……該不會就這樣從海上直接偷渡過來吧?

  吸血鬼需不需要偷渡我不曉得,但是我被海巡抓走就很麻煩了。

  「該怎麼辦啊?」我急忙問雷芷芸,她卻用她冰冷的手擋在我前面,似乎要保護我。

  「不准動!再動就開槍!」海巡吼著,手中的鎗也對著我們。

  可是那個性感女吸血鬼卻連看都沒看他們一眼,還是朝我走來。

  「砰!」槍聲響起,海巡對空鳴槍,我嚇了一大跳,她才終於停下腳步。

  「為什麼呢?嗯,真討厭!」

  我聽到她這麼說。她轉過身去,對著海巡說了一個字:
  「退。」

  她只是很輕鬆的說著,結果那群海巡竟然像是受到強大的力量推開,一瞬間全部往後翻倒。

  海巡一邊咒罵著,一邊掙扎的爬起來。

  「不准抵抗,再動就--」海巡中有人拿起大聲公大喊,她蹙起了眉頭,又說了:

  「爆。」

  一瞬間,我、我傻住了。那群海巡,一瞬間,大概,都--

  他們全部死掉了。

  有的人是胸口爆開,有的人是大腿爆開,有的是,頭。

  血肉糢糊!

  哀嚎聲很悽慘,我很想去看他們的傷勢或是看能做什麼,但是,我不敢動。

  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天真的女孩,卻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吸血鬼!

  我這時候才真正意識到,在這個吸血鬼面前的我;我……我只是食物。

  Veronica立刻像是彈簧似的跳了起來,同時右手的指甲已經伸長,像是靈活的刀子朝那殘忍的女吸血鬼抓去,這就是吸血鬼之間的打鬥嗎?眼看Veronica的利爪就要撕開那女吸血鬼的胸口,卻聽到她輕輕說了一個字:

  「凍。」

  不可思議的,Veronica身邊的空間就像是被那個女吸血鬼言語中強大的咒力冰凍,就這麼停在半空中開始僵硬,身上還立刻結了一層透著寒氣的冰霜。

  那女吸血鬼好像還不滿意,對著結冰的Veronica說:

  「斬。」

  一瞬間,Veronica的腰部上下分開,斷成兩截。

  (未完,續接:= BIOHAZARD CODE: Veronica = (1)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