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早上十點。
  
  天氣晴朗,甚至可以說好得不得了,而我就在大太陽下的善導寺捷運站出口等著。
 
  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特別想曬太陽,看能不能把陽氣給曬厲害一點,因為,聽說海邊總是有很多好兄弟。

  然後光是站在這裡就已經有四個人跑來跟我問路,其中一個是開車的阿姨,兩個是騎摩托車的小姐,一個是搭捷運搭錯站的小妹妹……是怎樣?明明我旁邊也有人就不問,我乾脆身上掛個牌子,問路一次十元好了。
  
  老實說,我發現答應阿碇今天跟他去什麼石門海邊玩是一件愚蠢的決定,而當時怎麼會答應的,我也覺得莫名奇妙。
  
  而且好像也只有我一個人覺得前天晚上二二八公園的事情怪怪的,後來仔細想想,大概是受到阿碇能夠把到雷芷芸的刺激--
  
  誰叫我每次告白都失敗呢?
  
  才在胡思亂想,一輛黑色的豪華的賓士車緩緩停在路邊,還以為是哪個黑道大哥的車子,卻沒想到後座車窗降了下來,露出的是阿碇那張賤賤的臉。
  
  「喂,賽郎,上來啊!」不曉得為什麼,阿碇臉上充滿著很得意的樣子。
  
  「…………」
  
  捷運站的路人對我多看了幾眼,這都要怪阿碇每次叫我「賽郎」都叫得特別大聲。
  
  我一直以為約在捷運站是因為要搭捷運,沒想到卻是搭賓士車。跟阿碇同班這麼久,從來不曉得他家有賓士啊?不對!我跟阿碇都不可能有駕照,那--開車的是誰啊?
  
  總不會是雷芷芸吧?
  
  我走過去要開後座的門上車,沒想到阿碇一臉賤樣的用下巴比了比前座,說:
  
  「你坐前面。」
  
  我才稍微遲疑,前座的門就打開了。
  
  我一上車,胸口就撲通撲通的跳,還吞了幾口口水,因為,因為在駕駛座開車的是一個充滿成熟風韻的美豔大姐啊啊啊啊啊啊!
  
  她臉上略施脂粉,是那種成熟女性的冷艷美,帶著深紅色的粗框眼鏡,一身與眼鏡同色系的窄裙套裝,看來就很有氣質;我低頭進去的時候還看見她敞開領口內的紅色胸罩還有那若隱若現的乳溝,不、不對不對,我到底在看哪裡啊?
  
  可是,就是三不五時會看到她開高叉的裙襬下,那黑色絲襪的吊帶--
  
  我我我該說什麼呢?
  
  我預感這趟車會坐得很辛苦…… 
 





 原來這就是雷芷芸的私人車,而開車的是她的管家Veronica,二十九歲。
  
  我們在的賓士車內吹著舒服的冷氣度過了將近兩個多小時,前一個小時差不多就是在塞車的市區中穿梭,說來也奇怪,每個路口遇到的紅綠燈都是紅色的,阿碇絕對又把這件事賴在我賽的頭上,機車咧,紅綠燈號不同步沒有連鎖跟我有什麼關係啊,雖然也沒有道理每個紅綠燈都要給他停一下……
 
  終於出了市區之後,後面的一個小時大概就是在海邊公路上馳騁。
 
  說真的,海灣沿岸的風景固然美麗,但那是在車子的左邊,也就是說,那是在駕駛座的方向,所以……所以,我每次看到的都、都是乳溝跟那紅色的蕾絲……而不是那海天一色的美景。
  
  因為我根本抵擋不了那距離我八十五公分不到的誘惑。
  
  「賽郎,海邊有那麼好看嗎?看你三不五時就轉頭看窗外。」
  
  糟糕!阿碇應該沒發現我的異樣吧?
  
  「這…你不覺得看著海跟天這樣遼闊的景色,整個人就舒服起來了嗎?」
  
  我唬濫一下,總不可能跟他講我在看Veronica的乳溝吧?
  
  結果阿碇奸笑了兩聲,打了手勢要我把頭靠過去,接著他在我耳邊小聲的說:「你是想把賽郎的綽號換成色狼喔?」
  
  「屁啦!」他一說完就立刻縮回位置上,害我打不到他,明明是你自己看到雷芷芸就變成色狼的怎麼會是我?而這時候又突然聽到雷芷芸「科科」的笑聲。
  
  到底是想怎樣啊?
  
  反正,最後我們終於來到了毫不起眼的十八王公廟。
  
  這麼說或許會很失禮,但是我對於蓋在山壁裡面在拜狗狗的廟實在沒什麼興趣,而且一下車,幾個在賣香跟金紙的阿姨就一直繞在我身邊要我買這個買那個,我知道我很帥,但是,婆婆媽媽阿姨大嬸們,妳們要知道,妳們的年紀並不是我的菜啊!
  
  為了擺脫這些糾纏,我就趁Veronica在很細心的介紹著十八王公的背景給雷芷芸跟阿碇聽的時候,跑去旁邊核能一廠的排水口看那像是白牛奶的浪花。
  
  憑我物理化學雙科小老師的自信來打包票,這水應該就是核能發電廠的反應爐的冷卻水--那這水會不會有輻射啊?
  
  如果有輻射,這邊的粽子會不會變成輻射粽子,然後十八王公變成輻射狗……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阿碇就拿著一堆粽子以及只有在風景區才會出現的彈珠汽水過來。
  
  「阿這樣就逛完了喔?」
  
  「差不多啊,我本來就是陪雷芷芸來而已啊。」阿碇理所當然的回答。
  
  雖然我完全不曉得粽子跟狗之間的關係,也是拿了粽子吃了起來。
  
  不過我覺得我的彈珠汽水有點怪怪的,裡面好像沒有彈珠耶……
  
  「啊再來咧?」大老遠跑來這裡吃粽子實在也說不過去,尤其,太陽很大。
  
  「我也不曉得啊,看她們吧。」阿碇一臉隨便的樣子,這時雷芷芸也走了過來,她的管家Veronica則是跟在她後面左側一步的距離。
  
  雷芷芸穿著粉藍色的長裙跟淡黃色的七分袖襯衫,看上去就很千金,加上Veronica那身像是女強人的打扮,說真的,她們的裝扮跟其他來進香的婆婆媽媽完全不合適啊。
  
  「接下來,我們就往野柳出發吧。」Veronica很有禮貌的說著。
  
  詢問了一下我才知道,目的地本來就是野柳,先到十八王公只是順路而已。
  
  所以說應該是阿碇完全搞不清楚今天到底要幹麻吧?
  
  不過野柳--那不是我們小學畢業旅行才會去的地方嗎?
 
  總之我們又坐車到了野柳,在大太陽底下看了快要斷掉的女王頭,看了不像是腳印的仙女鞋,看了不曉得哪裡像金剛的金剛岩,這些我小學的時候早就都來看過了,所以除了一個女的因為要照相,然後一直沒注意後面的退退退,最後撞到我摔倒,我拉她起來的時候她的頭髮不小心纏在我的手錶上,於是她只好半蹲在我面前,用著別人看起來會很猥褻的樣子好讓我解開她的頭髮之外,實在沒什麼新鮮的。
  
  重點是,在旁邊看的阿碇根本沒打算過來幫忙的意思。
  
  一路上阿碇跟雷芷芸在我這電燈泡面前說說笑笑的聊天,我也不覺得他們在看風景
  
  究竟是因為天氣熱讓我很浮躁,還是因為--
  
  難道,我、我…是在吃醋?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