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draw, My slavishness !!」

  氣氛變了。雷芷芸用著低沉的聲命令著。

  她的聲音細柔卻帶著威嚴,那三個不良少年們居然立即停止了毆打我跟阿碇的動作,彷彿是被雷芷芸操控著的人偶似的,慢慢退到一旁。

  這時阿碇掙扎著站起來,看他一臉訝異的樣子,似乎他也能看見了那些好兄弟,他嘴巴張得老大,看起來就是一臉蠢樣,相對於雷芷芸很優雅撥開長頭髮的樣子,就是很強烈的對比。雷芷芸冷冷地對阿碇眨了眨眼,然後輕輕吹了口氣,阿碇就緩緩癱軟坐在地上,像是睡著了的樣子。

  然後那些應該是被我吸引過來的孤魂野鬼正團團圍繞在我們的身邊,但是那三個不良少年渾然不覺身邊有什麼奇怪的事物出現,我發現他們的臉上表情完全不是剛剛凶惡的模樣,已經全部變成兩眼呆呆的樣子。

  我相信雷芷芸也是將這些好兄弟看得一清二楚,但她竟然沒有尖叫或是出現任何感到恐懼的樣子,反而是我——我寧願相信眼前的一切這是我嚇呆之後出現的幻覺,但又好像不是,只能瞠大了眼睛看著這些我無法理解的事情。

  霧氣更濃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坐了起來,頭還是很暈。

  「呵呵呵呵——」

  雷芷芸用她白白的手掩著嘴笑著,拿下眼鏡的她,眼睛閃爍著奇特的金黃色,而她鮮嫩艷紅的雙唇下,有顆尖利的虎牙輕咬著她的下唇。

  「果然。」只聽她這麼自語著。

  「什麼果然?妳對我作了什麼?」

  我忍住肚子的疼痛,搖晃的站起來,就看到一個渾身刺青,臉上一條大刀疤正在滴血的大哥大的幽魂一直盯著我,我嚇得退了一步,覺得全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站了起來。

  我突然想到,如果這就是我每次告白的時候會出現的好兄弟的話,那麼看到的女生不尖叫才有鬼!

  我已經分不出雷芷芸是阿飄還是人,指著她問:「妳妳妳到底是誰?」

  我發現的聲音在顫抖著,而且竟然像阿碇一樣口吃起來。原來一緊張就口吃是每個人都會的啊?

  「哼!等等你就知道了。」這時雷芷芸的臉色變得很高傲冷漠,千金小姐變臉還變得真快啊,不過她聲音還是一樣美妙動人就是了。

  這時一個穿著淡藍色套裝,大約二十八九歲樣貌的美艷大姐穿過了白霧,走到雷芷芸身邊。

  她不同於雷芷芸的嬌柔美,而是一種成熟女人的美,身材當然是好的沒話說,有著豐滿與纖細兼顧的特質,穠纖合度,渾身散發著成熟女人性感的韻味,一頭染成褐色的頭髮精巧的盤了起來,耳垂上與胸口的飾品都是同樣大小與色澤的白珍珠,臉上的神情展露著一種充滿自信的威儀。

  這身勁辣的裝扮根本不像是會晃來二二八公園的人吧?

  「主人。」那美艷大姐對著雷芷芸低頭行禮。「結界的力量大約還有十分鐘。」

  「嗯。」

  接著美艷大姐就朝我走了過來,我覺得不妙,又退了一步。

  看著她開高衩的裙襬,如果是平常的時候,應該都是會興奮的吞口水吧?

  但這時候根本是——

  「妳…妳們到底是誰?」我又退了一步,但是,我、我不敢再退步了。

  剛剛那一退,不小心穿過了那個腦袋只剩下一半的好兄弟,他的頭就從我肚子前面跑出來,我一低頭就看到他那個已經爛掉的眼球盯著我看……我不用看我的手指就知道我全身都在發抖。

  我突然想到,現在又不是七月半,如果這些好兄弟是我吸引過來的,那至少我應該會有個告白對象才對嘛,問題是我剛剛又沒跟任何人告白呀?

  一個滿臉青腫,眼珠還被打成紅色,像是被爸爸媽媽家暴的小鬼跟我對看著,他臉上都是血,嚇得我實在很想拔腿就跑。

  ——念頭一轉,先扣掉好兄弟不說,這會不會是什麼整人節目呢,這些好兄弟只是特殊效果,就像是投影在霧氣的那種雷射光之類的?如果現在跑走,就可能被拍到狼狽的樣子,而且也會被人家發現我很沒義氣的把阿碇丟在這裡。

  所以說,雷芷芸跟那個美艷大姐會不會是演員?反正隨時都有新人出現,也三不五時會有新人不見,何況現在整人節目為了收視率什麼怪事情都做得出來……

  「不…不要整我了!攝——攝影機在哪裡?」我大叫,同時四處張望,想找出隱藏在霧中的攝影機還有工作人員。

  那個美艷大姐掩嘴笑了,很有氣質的感覺,接著她回頭看了雷芷芸一眼,又看看我,然後對我說:「小弟,你真可愛!」

  什麼小弟?這讓我更懷疑了。難道這是某個過氣的老牌影星要復出的特別節目嗎?我實在想不起來除了美鳳阿姨跟潘婆婆之外還有誰是不會老的。

  「我…我已經看穿了你們的把戲了!」我虛張聲勢。

  美艷大姐已經來到我面前,那眼神中透著一絲我說不出的感覺,然後——剛剛的氣質完全不見,她伸出左手揪住我的領子,接著像是Z頻道中的日本摔角明星一樣,竟然只用一隻左手就把我抬起來,這這這是什麼鬼力氣啊?

  這招在摔角上好像叫什麼吊刑的,我開始覺得有些呼吸困難,衣服也發出了撕裂的聲音。我雙手用力扳她的手指想看能不能掙脫,卻發現那雙明明摸起來很柔嫩纖細的手,卻像是個鐵箍緊緊把我抓住。

  身上的雞皮疙瘩沒停過。如果繼續胡思亂想能夠逃避這一切,那我會繼續胡思亂想,但是——

  美艷大姐用右手抓住我的衣服,然後一扯。

  咇哩——

  學生服的釦子啪啪啪的彈開,衣服也被撕成兩半。

  「妳妳妳要要幹——什麼?」

  美艷大姐在我脖子上摸了兩下,然後又在我裸露的胸口摸著。冷冷的霧氣之中,我竟然激凸了,這太瞎了吧?我驚覺不妙,該不會——

  「強…強姦啊啊啊啊啊!」

  「算是吧?小弟——」美艷大姐竟然這麼回答,表情還很認真的樣子。

  「靠!妳、妳個醜——妳放開我啦!」

  我掙扎的雙腳亂踢,雖然踢中了她柔軟的胸部幾下,卻完全沒有會令我暗爽的感覺,本來想罵她醜女,但我實在沒有辦法對著美女罵出這種違心之論。

  不過居高臨下,我這才注意到——好兄弟愈來愈多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

  「恭喜您呀,主人!他的身上確實流著我等傳說中的遠古之血。」

  美艷大姐根本不理會我的踢打,悠然地轉頭對雷芷芸說著:

  「看啊,夜之子民全部都被他的血氣吸引來了。」

  「開始儀式吧。」雷芷芸撥弄了一下頭髮,淡淡地說著。

  美艷大姐突然鬆手,我就從半空中跌了下來,又在我還沒來得急反應的時候,她扯住我的頭髮將我的頭用力的往右邊拉住,於是我左邊的脖子就整個露了出來,就在這時,雷芷芸竟然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旁邊——

  她的兩顆虎牙,好尖!

  我腦中忽然閃過阿碇剛剛講的那句:「…總是有小說家喜歡寫一些吸血鬼的故事來騙人,但是都沒有人看過吸血鬼…」

  那時候,雷芷芸是科科的笑著,表情好像也是很曖昧。

  難道……?

  我試圖掙扎,卻發現全身僵硬著,無法動彈。

  「放心,你不會痛,也不會死。反而能獲得永生喔……」

  雷芷芸表情高傲中帶著一種不容違抗的威嚴,用著很甜美的聲音對我說:

  「因為你可是我重要的糧食呢!」

  這這——這太靠北了吧?我竟然賽到連吸血鬼都特別來找我?

  眼看雷芷芸的櫻桃小口就要吻上我的脖子,我、我一點都不興奮啊啊啊啊啊!

  我的脖子感受到雷芷芸嘴唇的冰冷,以及濕濕的口水。

  嗯?吸血鬼也有口水嗎?一個美女對我的初吻竟然是吻…不,咬在我的脖子上……

  突然,不曉得是怎麼回事,雷芷芸跟那個美艷大姐像是被電到一樣的從我身邊退開,緊接著一陣強風從我身邊呼嘯而過,甚至可以看見霧氣被那陣風撕裂的樣子。不過,我還是不能動彈,所以我應該是用著很奇怪的姿勢站著。

  隨著那陣風,一個留著銀白色長髮的男子從霧氣中出現,他戴著墨鏡,穿著一套渾身白色的西裝,黑色的襯衫,領帶卻是如血一般的暗紅色。

  我眼睛的角度看不見美艷大姐的位置,只能看見雷芷芸用冷冷的表情看著銀髮男子。

  雷芷芸低著頭,長長的直髮從臉頰邊垂下,在公園內的路燈照耀下顯得有股寒意,尤其在淡淡的白色霧氣之中,更顯得陰森。

  「…竟然能如此輕鬆地穿過我的霧之結界。」雷芷芸凝神注視著那銀色長髮的男子,卻能聽得出她聲音之中帶著訝異的情緒:「你是誰?」

  「我是誰並不重要。」銀髮男子從容地走到我旁邊,對我稍稍揮了一下手,我全身僵硬的狀況就獲得解除,同時我也兩腿一軟,就像是一塊抹布似的癱坐在地上。我抬頭看著銀髮男子,這才發現他身材高大,而且五官輪廓很深,有點像是外國人,卻又有種我們東方人的氣質;簡單來說,根本就是個混血型男。

  「重要的是,這個人,你們不能動他。」銀髮男子一邊說著,一邊擋在我跟雷芷芸之間,像是在保護我。

  ——突然覺得我自己偉大起來了,感覺就是我很賽的有吸血鬼想吃我,也很賽的有人特別來保護我——

  「你究竟是誰?竟敢打擾我們闇族的儀式?」這時那個美艷大姐也是挺身擋在雷芷芸身前,話才說完,就看到她對著銀髮男子伸出左手,一瞬間,我還以為我自己看錯了!

  好像電影一樣,美艷大姐手指上的指甲竟然飛快地伸長了,接著銀髮男子的背後就穿出了五根白色,又尖又利的指甲——我還差點叫出來。

  不過,銀髮男子似乎完全沒有受傷。

  「年幼的追隨者,雖然這個海島上的闇族不多,但是過度的自信,卻是不明智的。」

  銀髮男子如說教般說著。我這才看清楚,他的身體根本就是融入在霧氣之中。

  「你到底是誰?」雷芷芸皺起了眉頭,甚至帶了一絲驚慌。

  啊!這感覺好熟悉,就好像我剛剛問雷芷芸是誰一樣,眼前這個混血型男似乎也不想回答雷芷芸的問題。

  「年幼的追隨者啊,縱使他有著妳欲求的遠古之血,但是這個人的存在是為了將要來到的日子,所以他並不能成為妳的守暮者。」銀髮男子講著我無法理解的話。「如果妳仍然打算違背我的決定,那麼我只好收回這個名字。」

  銀髮男子悠然說著,最後念出了一段音節。

  雷芷芸一聽見那個音節,突然一隻腳跪了下來,朝著銀髮男子行禮。那美艷大姐看雷芷芸單膝跪著,也立刻跟著跪下。

  「不知道…是您。」雷芷芸的聲音也跟我剛剛一樣顫抖著。

  銀髮男子點了點頭。

  「守暮者之外我不干涉,而我會將他們這一段的記憶遮蔽。」

  「是。」

  我敢說,他們應該是在談論我的事情,但是我完全聽不懂。記憶遮蔽?

  最後的印象是,銀髮男子轉過身來對我又是一個揮手,然後,然後就沒了。

(未完,續接:= Silent Hill = (1)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