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紅了他的雙眼,我看到他浴在血中。生命在恐懼之前毫無意義,暈眩令我站不住腳,搖搖欲墜;每個細胞都在顫抖,掙扎著發出哀嚎鳴動,恐懼將我想維持冷靜的心一瓣瓣撕裂,胸口彷彿赤裸敞開,無力。在最後之前我能活著嗎?

  我不知道。



  趙耀祖和洪文碇跑過了一間間無人的教室,見許多教室的課桌上課本都還放著,或是黑板上還留著寫到一半的字,兩人只感到一陣寒意由背脊傳上來。

  「事情好像真的不大對勁啊──」

  「這……人都到……哪裡去了……」

  「我也不知道。」

  趙耀祖應聲。「沒辦法了,看來我們要繞遠一點……會怕嗎?」

  「誰怕了?」洪文碇努力克制心裡的顫抖,不甘示弱地回答:「現在打算怎麼辦?」

  「這還用說嗎?從老師辦公室開始,」趙耀祖推了下眼鏡,沉聲道:「搜查全校!」

  「好安靜耶……」「我們要在這裡待多久啊……」「外面這麼安靜,應該沒什麼問題吧……」不過才十幾分鐘的時間,名叫驚慌的病毒已經帶起第一波的感染,許多同學開始不耐煩起來,男男女女著聲音交雜著,教室裡醞釀著一股反彈的氣氛。

  看著收不到訊號的手機發呆,趙佩涵白裡透紅的臉頰上滿是乾掉的淚痕。她原本伏在桌上哭了一會兒,終於體會到在這個時刻哭泣好像沒有什麼意義,便開始四處張望,盡量不去思考現在世界的狀況。

  不知不覺地,她的目光停留在面前曾啟銘又寬又厚的背影。平時看多了,從來沒有聯想到安全感這個問題上,這時的她卻感受著一種不知名的安全感。

  突然曾啟銘猛地坐直身子,抬起頭來雙眼直盯著黑板,彷若正在用他的第六感在感應什麼似的。趙佩涵被這舉動嚇了一跳,驚問道:「怎麼了?」

  曾啟銘道:「──我忽然有種很奇怪的感──」

  話還沒說完,突然只聽砰磅巨響,黑板由中間破裂成兩半,碎石四下飛散,一隻龐然巨獸由破洞之中飛跳而出,將講台桌椅撞倒一地,然後隨著如示威般的狂嚎咆哮,把脆弱的玻璃窗震的吱吱嘎響,一片片的玻璃隨即崩裂如同蜘蛛網般的花紋。

  那巨獸並齊在胸間之處生有兩個頭,像是狼犬一樣的外貌,雌牙裂嘴,四隻眼睛更透著血紅色的兇光。這隻雙頭犬約有一輛休旅車的大小,全身覆蓋著細長如絲的體毛,發著靛藍色的光線。

  雙頭犬猶如一頭帶來恐懼的惡魔,彷彿事前一切的寧靜就是為了要迎接惡魔的登場。

  看見這一幕的同學全都看傻了眼,嚇得連尖叫聲都發不出來。

  隨著巨獸一聲低沉吼叫,龐大的身軀已向眼前的一個人類撲去;班上同學這才紛紛發出驚恐的尖叫,向四方死命奔逃。這時坐在講桌前的曾芳玉還未回過神來,在其他人雜亂尖慄的叫喊中猛然只聽清楚一聲:「小心!」緊接著上半身一涼,她從此之後便不再會有痛苦的知覺了;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卻是眼睜睜地看到了一個生活求學在一起的同學被那隻雙頭犬一口咬去半截,鮮紅的血隨著心臟跳動的速率一注一注的噴出,濺灑一地──

  離最近的一個女同學首當其衝的被淋了全身是血,整個人都被帶著溫熱體溫的鮮血染成了紅色,就這麼的在髮稍滴下;黏膩在衣服與肌膚之間,空氣裡馬上瀰漫著大量血液的腥味及鐵銹味,其間還參雜著輕微的尿騷味……

  那雙頭犬另一個頭迫不及待的將曾芳玉的下半身一口吞下,毫不客氣地咬嚼啃噬著。骨頭碎裂的喀喀聲像是攝人魂魄的送葬曲,不斷有血從雙頭犬的嘴角流下來,飛濺在另一旁呆然女同學生身上。那雙屬於青春年華的白嫩小腿,就掛在雙頭犬嘴邊晃動著。一幕殘暴獵食過程就在那個女同學面前呈現,她連個聲音也沒發出,就這麼癱軟的像是斷了線的人偶一般地倒了下來,而全班的人幾乎被這一幕可怕恐佈的景象嚇得楞在一旁,尖叫聲依然卡在張大的嘴與喉嚨之間,無法逃離恐懼的緊縛。

  「退!退!退!同學別呆了,快退後啊──」

  副班長的聲音是最先掙脫恐懼的,因為自幼的家訓就是不斷教導他遇上任何意外都要冷靜應對,縱使眼前的怪物令他頭皮發麻,但是他被動的本能已經讓他回復了幾分神智。

  班上同學一聽到他的喊聲,才彷彿大夢初醒般一邊吵嚷尖叫一邊退到了教室後面,然後紛紛隨著混亂的流動朝後門推擠而去;可是後門之前被周德樺鎖上,又因為門是要向內開啟,慌亂之中也不曉得是誰最先到擠門邊,慌慌張張地開不了門,再加上後來的人全都一股惱兒的推擠上來,門當然更是開不了,於是有人想要踹門,卻不斷踢到自己同學,一時間教室的後面又是尖叫又是不要擠不要亂踢之類的哀嚎,就是沒人想到可以從窗戶爬出教室逃生──

  也就這樣的,每個人都想要把阻礙在自己逃生之路上的同學擠開、推開、拉開,似乎只要在自己身後多站個人就會多一分活命的機會;他們重複著拉扯、唉叫、咒罵、拉扯、唉叫、咒罵……

  紛亂人群中曾啟銘注意到「她」緊閉著眼睛,雙手抱著頭──卻沒哭泣──彷彿是在承受,或說是忍受著痛苦。他回頭看了那怪物一眼,正好見到雙頭犬張口咆哮,那撕裂空間的震撼簡直令他每個毛孔都在顫抖,當下回過頭來不敢再看,再死命擠到「她」的身後試圖替「她」多爭取一些逃命的機會……

  「陳賢休你還不走──」周德樺忽然瞥見陳賢休跌坐地上,似乎是剛才起身逃走時被桌椅絆倒,加上驚嚇失神,眼看雙頭犬就要往他走去,一把冷汗已經在周德樺身上冒起。

  那雙頭犬發出了一聲撕天裂地的叫聲,而已經龜裂的玻璃無法承受這樣渾厚的聲音震盪,劈哩碰磅地全都破成碎片;吼聲剛止,雙頭犬龐大身軀卻如同豹子一般的敏捷,後腳用力一彈,一道藍影倏地朝陳賢休張開血盆大口撲去──這時原本在角落的歐陽隼低低咒罵一聲︰「Damn it ! Orthros !」順腳便踢起兩張椅子分別飛擊雙頭犬的兩個頭,人更迅速地往陳賢休所在位置衝去──雙頭犬受到椅子飛擊遏阻,動作稍有停頓;陳賢休霎時驚醒回神,想要迅捷拔身,卻是為時已晚,來不及了。

  雄然吼聲瞬間蓋過人群吵鬧的喊聲,雙頭犬渾厚又規律的喘息聲在教室裡飄蕩迴響。

  隨著同學的驚呼尖叫聲之中陳賢休已被撲倒在地,幾乎所有的同學在那瞬間都側過頭去,不忍心看陳賢休的慘狀。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