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咧!太機車了吧?」我哀嚎著。

  剛剛衝過馬路的時候,路邊有人在施工挖管線什麼的,明明阿碇跑過去就沒事,偏偏我過去就是一腳踩到一灘水泥,現在整個鞋子都是濕搭搭的水泥。

  我一邊跺腳甩掉水泥,一邊要用書包打阿碇,結果不小心一個重心不穩,就摔倒了。
  「呀——」女生的尖叫聲。

  咦?我倒下去的地方怎麼這麼軟……這軟綿綿的感覺……

  我連忙用手在地上一撐,轉頭一看,發現一個穿著某某國中制服的女學生被壓在我的背下面,我急忙跳了起來。

  「啊啊,對不起對不起……那個,我…那個……」我語無倫次的道歉。她長得還算不賴啦,不過臉上的表情非常的生氣。

  嗯,而且,好像,我的右手,剛剛我撐起身體來的時候,好像是撐在一個很軟很有彈性的東西上……

  「你很變態耶!」

  「呃啊……」

  才想到要扶她起來,那國中女生就已經自己站了起來,熱熱的甩了我一巴掌,就拎著她的書包氣沖沖走掉了。

  我左手摸著臉上的巴掌印,然後看著我的右手掌,再看看那國中生的背影,現在人的發育真的是突飛猛進啊……

  「賽,你真賽——哈,哈哈哈哈,你果然命中帶賽,是賽郎啊!」

  阿碇展露了他的真面目,對著我一直狂笑,經過的路人紛紛對我跟阿碇投以異樣的眼神。

  自從上次經過重慶書街那邊被一個算命老頭攔住,我就跟「賽」結下了不解之緣。而拜阿碇的宣傳,全班都知道了。

  那天從補習班放學之後,我跟阿碇繞去三民書局買參考書。

  重慶南路書街那裡總是有什麼刻印章的啦,賣彩券的啦或是算命測字的老頭。其實有些人的年紀應該只是中年大叔,不過我統稱老頭;更,就是那個算命的臭老頭!

  那時候我經過一個印章攤子前,那是個很平常的印章攤子,一旁的老頭本來在看書,卻突然從他那張小椅子上彈起來,一把叫住我:

  「欸,肖年耶,你命帶桃花喔!」

  我覺得電視上演的算命仙十個有九個會用這樣的方式招攬生意。帶桃花個鬼啦!是說我很有女人緣的意思嗎?那為什麼從來沒有女孩子對我投懷送抱呢?

  我才在想這高達八成是騙人去算命的方法,那老頭又繼續用他那一口七零八落的黃板牙講著台灣國語說:

  「我喔,我退休很久了啦,我退休之前就讀遍了四書五經,退休後才開始學命理算卦象,孔老夫子說人要知天命,你讀過吧?所以我就學了命理。你甘知影?我一看你,就覺得你這命是泛水桃花逢陰煞之命,這是我讀了四書五經又學命理之後看出來的,簡單的說喔,就是你桃花不斷,但是喔,用台語講,就是你命中帶賽,嚨系不好的緣分啦。」

  喵的,當時我還沒笑,阿碇就已經笑出來了,而且還笑彎了腰。

  雖然說我常常跟女生撞在一起,不過都是她們自己過來撞我的,或是來找我問路的都是女生,再不然就是有婆婆媽媽特別照顧我之類的,但這絕對跟賽不賽無關,是因為我長得帥!

  所以一個算命的說你命中帶賽,又說你都是不好的緣分,分明就是要騙我去算命嘛!

  這是怎樣?學生的錢是有這麼好誆好騙的是嗎?

  仔細想想我不應該笑,就板著臉跟那個老頭回嘴:

  「你才是命中帶賽咧!」

  說完,我推著阿碇快走,並且對他說:「你再笑我就踹你!」

  阿碇還是繼續笑,所以我二話不說的踹了他屁股一腳。我們走了幾步,後面還是傳來那老頭大喊的聲音,引得路人都盯著我看:

  「啊你的命注定就是賽郎啊,要記得回來找我幫你化解啊,賽郎——」

  哇哩咧!哪有會直接叫客人做賽郎的算命仙啊?現在回想起來,那一瞬間我竟然覺得那個老頭講的郎字好像地下電台賣藥廣告一樣開了Echo,有著郎郎郎郎的回音。

  看阿碇一臉笑到肚子痛加胃抽筋的樣子,我憤憤地搥了阿碇肩膀一下:

  「更,死阿碇!你不要再煽動我告白了啦,你是都當笑話在看喔?」

  阿碇好不容易停住了他的笑聲,但是嘴角還是上揚著。有時候真覺得他的臉尖尖的,看上去就是覺得賤賤的。

  「欸,我是為你好捏,反正喜歡就去追啊,總要給自己機會嘛,不然你放著也是給別人追走啊對不對?而且別聽那些女生講那些有的沒的,我為什麼每次都看不到?」

  阿碇這算是好心還是怎樣?要是他看到真的有髒東西,不就會更加替我大肆宣傳嗎?

  突然阿碇若有所思的問:

  「你這是第幾次了?」

  「二、八、七。」

  我狠狠的唸出這數字。

  「加油,再十三個你就破三百了,三百耶!This is SPAAAARTA——哈哈哈!」

  我舉起了我的右腳——

  「這才是斯巴達啦!」

  終於,我學著那豪邁的國王用力地朝阿碇踹了下去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