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慢慢變暗。

  其實進入夜晚的台北並不是黑色的天空,而是呈現紅色或者是黃色的天空。

  又因為這種充滿霓虹燈反映的夜空其實還算是滿亮的,所以幾乎是看不見星星。

  在這片異色天空下的我,正跟著一群目的跟我差不多的人,走在這人擠人的補習街。

  每天晚上補習街這裡總是擠滿了人,正確的說法是擠滿了學生。

  不管是老的小的,全部是學生。總而言之,要去補習班的人我都算他是學生,而這些學生多到我連去便利商店買個涼的都得排上兩三分鐘。

  當然並不是說渴到非買飲料來解渴的地步啦,我來這裡買涼的,純粹是為了她。

  其實這間全家的客人算是少的了,而我也不是非來這裡買不可,畢竟這間全家離我的教室還算有點遠。

  之所以會來這裏,只是三個禮拜前我跟阿碇來這裡買飲料的時候看見了她,之後在補習前繞來這裡買飲料就成為每天上補習班的必修課程之一了。

  這種事情說來是很奇怪的,台北市人有那麼多,幾乎每天都可能跟另一個不認識的人發生邂逅,我偏偏就是被她吸引住,不來看她一眼晚上的補習就有一點點心不在焉——雖然阿碇說我是全然的心不在焉,我還是覺得只有一點點。

  她長得其實樸素,但是一頭長長的捲髮跟粗框眼鏡實在很適合她的臉型,嘴唇雖然偏厚,卻不是像安傑莉娜裘莉那樣,而是像朱茵那樣很勻稱的櫻桃小口。雖然她看起來有點像是大學生,但是年紀差個一兩歲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問題,總之她五官看起來就是這麼的舒服,讓我心動了。

  阿碇選好了飲料,不對,他根本沒選,因為他只會拿蠻牛,簡直像是得了不喝蠻牛就會死的病一樣,蠻牛算是飲料嗎?那麼小一瓶——反正阿碇有點故意的排在我的面前,一臉奸詐的跟我說:

  「嘿嘿,又被你賽到了,現在都沒客人了喔,就照下午講的作吧?」

  真是的,這間店有沒有客人又跟我賽不賽有關,干我屁事啊?不過……在我們兩個進來之後,居然就沒有其他人再進來,我們這時候去排隊,就是最後的客人了。

  於是我看見阿碇的眼鏡片對映便利商店裡面的日光燈,真的將他眼神中的奸詐樣子給照了出來。

  「真…真的嗎?我看…還是不要吧?」

  「怕什麼啦!這可是你光榮的一刻耶!」

  阿碇在嘴巴上雖然鼓勵著,我卻感受到他有著幸災樂禍的私心,我用力吸了一口氣,對阿碇「哼」了一聲。

  光榮?是嗎?

  阿碇他下午就跟我講過他這個提議——告白;說是為了避免我的心不在焉的情況持續下去,所以才給我良心的建議。

  依照阿碇的說法,這叫作一告定生死。

  畢竟我不是沒有告白失敗的經驗,所以也不差這一次。

  老實說,還有其他的問題,不過——

  阿碇推了我一下,輪到我們結帳了。阿碇將他的蠻牛放在櫃檯上。

  唐軒茹,這是她的名字,有一次無意間看到她的名牌,我就記起來了。

  在唐軒茹刷了蠻牛的條碼之後,阿碇故意拿一張千元大鈔放在桌上。

  唐軒茹並沒有問什麼「請問有零鈔嗎」之類的,我也沒聽過她這麼問過,她只是用著不經意的眼神看了阿碇跟我一眼,拿起那張千元鈔辨識了一下真鈔假鈔,就放進收銀機,然找錢給阿碇。

  老實說,每次唐軒茹找錢碰到我手的時候,我心跳都會莫名其妙的加速,所以我看見唐軒茹的手碰到阿碇的手,心中竟然起了忌妒心。

  阿碇接過了錢,我就將我的油切綠茶放在櫃檯——同樣也是拿出千元鈔放在櫃檯上。

  唐軒茹的眼睛正視著我,又瞄了阿碇一眼。她嘴角帶著微笑,我卻覺得那眼神中已經在懷疑我們有什麼企圖,還沒來得及跟阿碇說取消任務的時候,阿碇就說話了:

  「唐小姐,我同學說,他想——」

  我愣了一下,阿碇依照計畫替我開口了,我也很反射的把我的告白講出來:

  「我、我、我想跟你做朋友!」

  呼,終於講出來了。

  唐軒茹先訝異地看著我,接著她的手摀住了嘴巴,然後動作像是凍結了一般的停止。

  因為這氣氛瞬間變得很奇怪,感覺差不多經過了兩三秒的停頓,阿碇先看了看唐軒茹的臉色,又看了看我,而唐軒茹的上半身開始微微後仰,退了一小步,撞上了她背後陳列各種酒的酒架。

  從她的眼神由訝異開始轉為恐懼的時候,我也知道那個該發生的問題還是發生了。

  老實說,我每次跟心儀對象的告白,沒有一次有成功過,從來沒有。

  阿碇曾經去替我打聽過,才聽說是在我告白的瞬間,總會有所謂的髒東西,或是稱作好兄弟的那種東西出現在我身邊。

  而且,從來就只有我告白的對象看得到。

  我很少罵髒話,但是,更!我從來沒感覺到有什麼不舒服或是有鬼壓床,我也沒看過有什麼髒東西好兄弟啊!

  我極度懷疑是那些女生們想不到拒絕我的理由,才會有這樣的說法。

  唐軒茹那張令我看得非常舒服的臉開始扭曲,櫻桃小口也張的大大的,然後……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

  我嚇了一大跳!

  沒想到大庭廣眾之下,唐軒茹直接就發出了嚇死人的尖叫聲,害我以為自己是個搶超商的,還好除了我們以外沒有別的客人。

  任何人聽到這樣淒厲的尖叫聲都會嚇一大跳吧?

  更過分的是——那該死的阿碇臉上竟然透著興奮?

  喵的!更!

  就這樣,我第兩百八十七次的告白也宣告失敗。

  反正那瓶綠茶也還沒結帳,我急忙抓起還在櫃檯上的一千塊,跟著阿碇衝出了那間全家,用盡全力朝著二二八公園的方向跑去。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仲魔城 - 封印書庫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