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變了,那份青澀不再…

  那擁有自孤獨高傲而來的強韌精神;令他冷靜地解放內心的哀傷,於是…他選擇以如狼一般銳利的鋒牙面對著自認正確的抉擇。

  是恨?是寂寞?亦或是悲傷讓他踏上這條無間道?

  我不知道。


  周德樺搖頭笑著,結束了與趙耀祖的通話。他很清楚趙耀祖的無奈,不過以長遠的計劃來看,趙耀祖非得去當這個保母不可;如果能讓張瑞隆和李明宋從趙耀祖身上感受到些什麼,那這些感受說不定能擴散在其他人身上。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