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忘了經過多久的時間,總之,我們到了淡水捷運站。
 
  掯!我都忘了到淡水還有捷運可以搭!
 
  早知道就在台北車站下車了……現在早上那不怎麼好喝的咖啡牛奶正在我的胃裡唱歌……啊啊……還有那洋蔥比肉多的漢堡肉……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時候,會突然愛上一個自己以為是意外的人。

  但是實際上,沒有一份愛的來臨,是不意外的。

  總是突然才發現,某個人的聲音很溫柔。

  總是突然才意識到,某個人的雙手很溫暖。

  總是突然才感覺到,某個人的身影就在身邊守護著。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

  所以無論多麼相愛的兩個人,不管度過多少風風雨雨,終究,會有不得不分開的那一天。

  活著的,永遠惦記著逝去的。

  可是卻也因為那份眷戀與思念,而讓應該離開的人,放不下心離開。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Dec 16 Wed 2009 15:34
  • 新床

  我是阿尼。

  不知道是因為冬天到了,天氣冷吃太多變胖了,還是因為冬天的衣服棉被變厚重了還是怎樣,總之,昨天晚上,當我吃飽喝足了之後,像往常一樣的滾進被窩之後沒多久,我的床,就開始搖晃。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來吧!上車囉!」她笑咪咪的拍拍後座熱情邀約。

  我看看手上那頂印有白色無嘴裝可愛貓圖樣的粉紅色安全帽,再看看那剩不到20公分可以坐的後座……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後我還是在早上九點之前抵達F大門口了。

  今天的天氣比較涼,還飄了點細細毛毛的雨;我帶著惺忪的睡眼啃著手中的三明治,邊啜飲著不冷不熱不甜不苦沒有什麼咖啡味也沒有牛奶味的咖啡牛奶,邊用眼睛四處搜尋著所謂『綠色的緞帶』。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那是智慧還是深沉的計謀?那是狡詐還是善意的行為?

  那是烙印。我看見那烙印刻蝕在心底,不覺得痛,卻覺得悲傷。當面對的不是神的懲罰,而是人性痛楚的折磨,我們還要承受多久?

  難道一切都要用生命來換得?難道夢終究要崩潰?

  我不知道。



  張明奾躺在床上,看著有螢光彩繪圖樣的天花板。

  這棟大樓本來是個商業旅館,昨天初次進來房間的時候,還被抽屜內的保險套嚇了一跳,然後跟其他女同學起鬨著,大家都把保險套弄成水球來玩。只隔了一天。明明只是昨天的事情,這時候卻像是十年前的記憶。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認識了一個新網友。

  一開始會去跟她搭訕的原因,只是因為她的名字──卡諾蒙十世之一。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是智慧還是深沉的計謀?那是狡詐還是善意的行為?

  那是烙印。我看見那烙印刻蝕在心底,不覺得痛,卻覺得悲傷。當面對的不是神的懲罰,而是人性痛楚的折磨,我們還要承受多久?

  難道一切都要用生命來換得?難道夢終究要崩潰?

  我不知道。


  歐陽隼發著「嘖嘖」聲從一堆玻璃與文件、雜物中站了起來。他脫下破爛的上衣摸著吃痛的背部。那爪痕仍然不住地滲血,卻意外的少。於是他伸展著全身的骨骼與肌肉,發出「喀喀」的聲音,走出凌亂不堪的警衛室。
  
  他看到趙耀祖與周德樺就躺在大廳的地板上,卻不見歐魯特洛斯的蹤跡。

  趙耀祖在咳嗽聲中翻過身體,兩手撐著坐了起來,還是不住咳嗽,直到他發現自己胸前一大灘血漬,才想起被應該已經被歐魯特洛斯踩斷了肋骨,居然還活著。他混著咳嗽聲音咒罵著:「靠(咳咳),我沒(咳咳)沒死啊……?」抬頭看歐陽隼走來,更忍不住罵道:「你剛(咳咳)剛剛逞強個屁(咳咳咳)屁啊!」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