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抑鬱;他憤怒;他悲傷。

  在天譴之下,他的耀眼光芒平息了我的不安,但他的不安卻該要由誰安撫?我能成為他的支柱嗎?而或…這就是我將要面臨的試練嗎?

  我不知道。




  天色已暗。曾啟銘乘坐電梯來到了十樓活動室,心中正在想著陰陽之力的變換原理,嘴裡還不停的默背太極拳的拳訣,雙手更是在電梯裡比畫起來。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阿尼。

  天氣有點涼,外頭還吹著風。能這麼清楚知道外面的情況就表示我應該是失眠了。

  聽新聞報導,說什麼英國的醫生研究出如果失眠的話,在睡前跟另一伴炒飯可以幫助睡眠,可是我沒有另一伴,也沒有炒菜鍋,那該怎麼辦呢……

  咿——嘀……  

  又來了,不曉得哪裡傳來的笛聲。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他抑鬱;他憤怒;他悲傷。

  在天譴之下,他的耀眼光芒平息了我的不安,但他的不安卻該要由誰安撫?我能成為他的支柱嗎?而或…這就是我將要面臨的試練嗎?

  我不知道。





  洪智龍,鄭理詺,洪文碇及范洋華等四人結伴走在街上,一邊走還一邊想要拿什麼武器。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怎樣的愛情才算美?

  轟轟烈烈、死去活來?

  纏綿揪葛、剪不斷理還亂?

  萬眾注目、擁有大家的祝福?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就不對了。」眼睛男挑著眉毛看著我說:「就算你問了現在在哪裡我也不會當你是笨蛋啊,因為你本來就不知道你現在在哪裡,所以不見得你問了現在在哪裡,我就會當你是個笨蛋,何況有沒有把你當作笨蛋是我自己的事情,再加上你本來就是個笨蛋,我不需要再當作你是笨蛋,把一個本來就是笨蛋的人當作笨……」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抑鬱;他憤怒;他悲傷。

  在天譴之下,他的耀眼光芒平息了我的不安,但他的不安卻該要由誰安撫?我能成為他的支柱嗎?而或…這就是我將要面臨的試練嗎?

  我不知道。




  當同學們都集中在餐廳中準備要吃早餐的時候,其實已經是下午一點以後的事情了。知道親人朋友全部平安無事的放鬆心情再加上昨日一整天的疲憊,更增加同學們在很少有機會睡到的豪華床鋪上賴床的理由,不過也有少數幾個人是按照平常作息在行動的,例如周德樺一早正常起床後隨意的吃了點餅乾,然後就開始用他的行動電腦計算分析目前人類在天譴中的各類模擬狀況與存活率;手指在鍵盤上快速移動,他輸入最後一個假設資料,等待計算。當答案在屏幕呈現的時候他微笑了,然後毫不猶豫地按下刪除鍵把一切有關的資料全部消除。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是阿尼。

  前一陣子樓上似乎在進行什麼工程,敲敲打打的吵個不停。

  不過昨天倒是只有早上吵雜了一陣,後來就安靜了。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抑鬱;他憤怒;他悲傷。

  在天譴之下,他的耀眼光芒平息了我的不安,但他的不安卻該要由誰安撫?我能成為他的支柱嗎?而或…這就是我將要面臨的試練嗎?

  我不知道。




  黑沈的夜,萬物彷彿承受天譴而寂靜著。

  然而就在這樣寂靜的街道上,他的身影卻突兀地出現在天譴者們所居住的大樓門前;他隨手撥弄著那美麗的銀白色長髮,步伐不急不徐地自一團奇特的淡淡白霧中走出,優雅自然。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外遇,到底是誰的錯?

  是留不住伴侶的心的人有錯?

  是勾引了伴侶的心的人有錯?

  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心的人有錯?

  如果一切都只推到「心動了」、「愛上了」,好像誰都沒有錯……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更,我什麼事情都沒做啊!一切都是妳們害我的耶,要我負責個什麼屁啊!

  真是的,拜託,我說左大小姐你能不能就像電影裡面的女生一樣,先關心一下有人會飛或是有人會丟火球然後嚇得暈過去這不是很好嗎?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真的有個神,為什麼聽不見我的祈禱?

  如果神真的存在,祂憑什麼決定我的命運?

  人類有罪嗎?我們又憑什麼決定他人生死?

  我不知道。




  晚餐時的氣氛可說是非常的沉重。因為在聽完周德樺提報尋找黃美玉的過程與她的死訊後,幾個跟她比較親近的同學當場都哭了起來。這一哭,又把大家推進了哀淒雰圍中。

  突然間林兆宏的身體發出微微白色柔光,然後又劇烈地顫動幾下,椅子與碗盤全部翻落一地,兩旁的同學更是驚嚇四散,落慌退開;這騷動當然立刻就吸引了在場所有同學的目光,而且每個人都還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他──林兆宏雙手向兩旁伸展張開,使得整個人呈著十字型,但他的雙腳卻緩緩凌空浮起,詭異的在離地面約九十公分的距離飄動著……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家,理當是遊子的避風港。

  然而有家歸不得的辛酸,又有誰能知?

  嚐過了家庭溫暖的滋味,失去了,剜心的痛又有誰明瞭?

  只能在夢裡觸摸的幸福,醒來時的惆悵,卻是怎麼也揮不散……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如果真的有個神,為什麼聽不見我的祈禱?

  如果神真的存在,祂憑什麼決定我的命運?

  人類有罪嗎?我們又憑什麼決定他人生死?

  我不知道。



  劉劍鴻目送鄭理詺等人離去之後仍然在原地待了一會兒,直到王佳嬇輕推了他一把,提醒他應該帶領同學到旅館時他才猛然想起自己的責任。

  事實上所謂進駐旅館大樓並沒有什麼困難的地方,只要同學們把行李放進自己要居住的單位就好了,而過程中只要沒有遇上變異動物,當然也就不會有安全上的顧慮,那為什麼進駐大樓的行動會讓周德樺如此的重視呢?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緣分很奇妙。

  原本是兩個不相干的人,因為緣分而認識。

  相隔千里的兩人,因為緣分而在一起。

  當自己遇到緣分的時候,又會願意為了這個緣分,去做些什麼呢?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站在我後面的大舅才說什麼要上工了,我還沒反應過來上什麼工,就看到小舅朝著剛剛那個(強吻我的)奇怪女孩跑過去,還跟超人變身一樣一邊跑一邊脫掉身上的白色運動服,結果運動服底下卻是白色的功夫裝,超沒創意的嘛;同時,還忽然有一團橘紅色像是一個岩漿球的東西就忽然從我背後飛出去,還帶著空氣劇烈燃燒的聲音,啪啦啪啦。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真的有個神,為什麼聽不見我的祈禱?

  如果神真的存在,祂憑什麼決定我的命運?

  人類有罪嗎?我們又憑什麼決定他人生死?

  我不知道。




  「好吧…這個…不論怎樣,黃美玉還是要去找的…還有沒有誰要自願的?」

  劉劍鴻真的覺得累了。他知道自己沒有什麼能力,但同學們的眼睛全盯著他看。在他看來,那些眼神全都是在向他求助、向他詢問;或乾脆表露著「不要找我」一類的意思。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有一種寧靜叫做萬籟俱寂,我顯然就在這種寧靜之中。週遭的車聲,或是空氣的風聲,全都消失在我跟她的吻中,我唯一聽見的,是我的心跳聲,還有,她的心跳聲。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真的有個神,為什麼聽不見我的祈禱?

  如果神真的存在,祂憑什麼決定我的命運?

  人類有罪嗎?我們又憑什麼決定他人生死?

  我不知道。




  天幕壓得很低。

  重重的黑雲似乎隨時就會壓潰四周高樓的樓頂,有著令人窒息的悶溼感。

  當周德樺和歐陽隼回到麥當勞時,其他的同學都還沒回來,兩人便和麥當勞門口特有的紅髮怪叔叔比肩坐下,繼續聊天。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因為愛,所以願意。

  也因為愛,所以不願意。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看看我畫得好不好看。」

  這才注意到,我跟阿碇的面前各多了一杯咖啡。阿碇的咖啡上面畫著個看起來像是個裂開的金字塔的東西,而我的咖啡上畫著一層一層像是飛鏢的東西。

nakama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